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1章 最后一别
    只见一个红色的身影飞速的向牢山这边靠近,正是万安公主!

    万安公主身旁的那些飞龙骑护卫刚才都已经被牢山给杀死了,此时她看到牢山举起军努将要射杀赤厥赞普,便不顾一切的向他冲了过来。

    作为原本要嫁往吐蕃为大唐和亲的公主,她心中自然知道这赤厥赞普死在大唐的土地上会是怎样的一番后果。

    万安公主纵身一跃,用自己的身体撞在了牢山的身上!

    只听“嗖”的一声,牢山手中的两把军弩只有一把射出了一枚弩箭来。刚才他的身子被万安公主猛的这么撞了一下,这枚弩箭也已经射偏了。

    只听“咚”的一声,这枚弩箭最终钉在了甲赞后背的那个木匣子之上。

    赤厥赞普和甲赞俱是一身冷汗!

    牢山的身子被万安公主猛的撞了这么一下,向一侧踉跄了几步,随即又牢牢站稳。

    看到刚才那一幕,沈锋除了震惊和庆幸之外,心中也骤然有了一股极大的不祥之感!

    “公主殿下快闪开!”

    沈锋拼尽全力的向万安公主大喊了这么一句!

    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

    只见牢山猛的转头看着万安公主,狰狞的脸上充满了怒气,眼神之中也充满了杀气。

    “找死!”

    牢山冷冷的说了一句。

    “不要!”

    沈锋声嘶力竭的喊出了这两个字来!

    只见牢山手中剩下的那一把军弩被他端了起来,对准了万安公主的心口。

    牢山狰狞的面庞带着杀气,嘴角挂着一丝阴冷的笑意,扣动了军弩的扳机。

    “嗖”的一声,一枚弩箭激射而出,不偏不倚,直接扎在了万安公主的心口之上。

    只见万安公主的身子猛地颤了一下,随即缓缓向后躺倒在了地上……

    沈锋的头脑之中一阵天雷轰鸣,心口也像是被这枚弩箭给扎中一样一阵剧痛!

    “公主!”

    沈锋大喊了一声,手中的那把舍金刀猛地向牢山这边砍了过来。

    牢山冷冷一笑,随即原地猛地一个侧转,避开了沈锋这一刀。

    这山谷之中火焰炙烤,牢山脸上那原本用来伪装面容的胶泥早已经被烤软了,又猛的转头躲避了沈锋这么一下子,整块胶泥便骤然脱落了下来,露出了他原本的相貌来!

    沈锋的身子从牢山身旁冲了过去,也看到了他脸上的胶泥掉落,急忙向他看去。

    就是这惊鸿一瞥,沈锋这才发现牢山的脸上留着胡须,高鼻深眼,完全是一副胡人的面孔!

    沈锋心中震惊,却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几个箭步冲到了万安公主身边,将她的身子从地上扶起,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赤厥赞普目光向下,也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心中震动,没想到这个万安公主会奋不顾身的相救自己。赤厥赞普心中也是一阵痛惜,万安公主心口中箭,已经是没有生还的可能。

    甲赞担心这个人再继续向自己和赤厥赞普放箭,只听“咔咔咔”一阵声响,甲赞后背的木匣子底部又向下射出一阵钢针来,全都射向了牢山所在的位置。

    牢山急忙几个翻身躲避,这些钢针便全都钉在了地上。

    甲赞和赤厥赞普的位置现在已经很高了,便是再用弩箭也无法进行有效的杀伤。看着甲赞和他后面背着的那个木匣子,牢山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阴冷的笑意来。

    “有意思。”牢山冷冷说道。

    赤厥赞普和甲赞一起终于登上了悬崖顶上,此时郭子仪已经领着大队人马赶到了这里。

    “什么人!”郭子仪麾下的一名骑兵看着甲赞朗声问道。

    甲赞也不答话,而是猛地跃起向前一冲,直接将这名骑兵给撞落马下!

    紧接着他的身子落在了马背上,赤厥赞普也随即翻身上马,这二人趁着郭子仪的人马没有来得及反应,立刻纵马狂奔,向着不远处吐蕃境内的石堡城飞驰而去!

    悬崖之下,忘谷之中。

    万安公主躺在沈锋的怀中,气若游丝,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沈锋的面庞。

    沈锋再也忍不住了,眼中热泪涌出。

    “沈郎,那晚我在酒中下了情欢散,别怪我。”万安公主看着沈锋说道。

    沈锋急忙摇了摇头:“殿下,您对我一番深情,我不会怪您……”

    沈锋原本是百毒不侵之体,可这情欢散并非是毒药,只是一种催动和激发人体本身*的药物,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补旺之剂,故而对沈锋也起作用。

    万安公主淡淡一笑,脸上是释然的表情。

    “今早说让沈将军送我最后一程,没想到一语成谶,真的是最后一程了……”万安公主的眼角有泪滴滑落。

    沈锋身子猛地一颤,想到今早出发时万安公主对自己说的那句话,热泪滚滚留下,滴在了万安公主脸上。

    “沈郎,我刚听人告诉我这地方名叫忘谷,我在这里离开,可希望沈郎你心中也……也不要忘了我。”说完这句话,万安公主的气息已经是极为微弱,眼角泪滴不断滑落。

    沈锋心中一阵悲怆,心如刀绞一般。

    “不会的……不会的,我沈锋一辈子都不会忘了公主殿下,一辈子都会记得这份情……”沈锋泣道。

    万安公主的脸上是欣慰释然的表情,眼角最后几滴眼泪滑落,嘴角微微带着一丝笑意。

    万安公主的眼睛缓缓闭上,头向一侧垂了过去,贴在了沈锋的胸口。

    “公主!”

    沈锋悲怆无比的喊道。

    斯人已逝,再无一丝回应。

    “好啊,没想到你这个赐婚使和这个大唐公主还是一对情人儿,不知道吐蕃的那个赤厥赞普知不知道啊?”牢山站在不远处看着沈锋,冷笑着说道。

    沈锋紧紧抱着万安公主依然温热的身子,猛然抬头看着牢山,眼中的怒火似要喷射而出。

    自己的师父常自足死在他手上,现在万安公主也死在了他的手上,这个牢山已经欠下了自己两笔血债!

    沈锋现在是悲愤交加,悲中有怒,怒从悲来!

    沈锋轻轻的将万安公主的身子放在了地上,然后缓缓的站起身来,举起了手中的舍金刀,将刀尖对准了牢山。“今天,我要让你给我师父,给万安公主偿命!”沈锋的身子微微发颤,愤怒无比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