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山谷喋血
    山谷之下,阚义和其他六七名老兵一起,向赤厥赞普这边发起了攻击。

    他们这些人身后都背着一面圆盾,腰间插着一把唐军劲弩,手中拿着一柄寒光凛凛的障刀。

    刚才利用绳索从悬崖上落下来的时候,他们已经离赤厥赞普的位置很近了。这边落地之后,立刻拿出军弩,向赤厥赞普这边射出一阵弩箭来。

    赤厥赞普这边有四名武士拿盾牌护卫着,这阵弩箭根本没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

    其他的飞龙骑护卫兵士也立刻扑了过来,保护赤厥赞普。

    这山谷下的道路本来就是很窄,加上有燃烧着的马车停在路中央,给众人能够施展拳脚的空间极小。阚义和这些老兵首先抢占了极为有利的地形,所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那些赶来的飞龙骑护卫都被堵在山谷之中,前后相叠,也在躲避着火焰的炙烤,根本无法靠近赤厥赞普,也无法对这些老兵展开围攻

    。

    挡在阚义和这些老兵面前的,几乎就只有那四名守五绝阵的吐蕃武士。

    摩怀珂手臂已经是严重受伤,不能再战,他的身形也过于巨大,此时便退到悬崖边上,挡在赤厥赞普的后面,也为其他三人提供施展拳脚的空间来。

    安覃珠首先出战,只见她扔掉手中的盾牌,一把修长锋利的弯刀挥动而至,和这些老兵对战起来。

    安覃珠的刀法极为凌厉快速,加上她身材瘦小,正好能够施展开手脚来。这些老兵的身手虽然厉害,可却并不是她的对手,十几招过后,有些老兵的身上已经受伤。

    阚义一看这吐蕃女子的刀法极为厉害,心中稍稍有些吃惊。他们今天的目标就是赤厥赞普,也不愿和安覃珠更多的纠缠下去。

    阚义给身旁几名老兵递了一个眼色过去,这几人立刻会意。

    只见两名老兵一手持着圆盾,一手挥动着手中的障刀,一起向安覃珠这边砍杀过来。

    安覃珠立刻挥动手中的弯刀,格挡开了这两名老兵砍过来的障刀,没想到这两名老兵在刀被格挡开之后,竟将身子缩在了圆盾后面,猛得向安覃珠这边顶撞了过来!

    安覃珠立刻挥动起手中的弯刀来,分别在这两名老兵的腿上砍了几下,可没想到他们竟然硬是忍住伤痛,丝毫没有减速,直接将盾牌顶在安覃珠身上!

    安覃珠的身子被这两面盾牌紧紧夹着,暂时也无法出招,手中的一柄弯刀也施展不出来。

    紧接着就听嗖嗖两声,两枚弩箭直接擦过这两名老兵的身子射了过来,插在了安覃珠肩上!

    安覃珠只觉得肩膀一阵剧痛,身子猛的向后退了过去,可手中仍旧紧紧握着自己的那把弯刀,这两名老兵的腿上已经是鲜血淋漓,只见他们仍旧举起手中的障刀,奋不顾身的向安覃珠这边砍了过来。为了能够尽快的杀掉赤厥赞普,阚义和手下这些老兵也顾不上什么道义和规矩了,几个人开始一起围攻这个吐蕃的女武士来,手持盾牌的那两个老兵只是用来引开安覃珠的注意力,后面还有两人趁机向她

    放冷箭。

    安覃珠的肩膀中箭,此时两个手臂也无法再发力了,也不能用手中的弯刀去格挡这两名老兵的攻击。

    紧接着就听嗖嗖两声,两枚黑羽短箭从安覃珠的后面射了过来,直接插入了这两名老兵的眉心,可怜这两个老兵还没有来得及说出一句话来,便向前扑倒在地上,登时殒命。

    安覃珠后面有人一把将她拉了回来,递给她手中一面盾牌,让她将身子躲在盾牌后面。

    这人正是骑射阵中的那名神射手苏塔,只见他手中拿着一把黑臂角弓,刚才那两枚黑羽箭正是他射出的,箭箭夺命。

    苏塔又立刻搭弦上箭,以极快的速度连续的射出了两位黑羽箭来,全都射向了阚义。

    他似乎已经看出了阚义是这群老兵的首领,故而首先向他发箭。

    立刻有一名老兵手拿盾牌挡在了阚义的身前,无奈他手中的那面圆盾防护面积有些小,只是挡住了一枚黑羽箭,另一枚则射入了他的腹中。

    只见这名老兵忍住腹中剧痛,将盾牌挡在自己的身前,不顾一切的向苏塔这边冲了过来。

    苏塔神情惊骇,立刻不断的向着这名老兵的身上放箭。此时这名老兵也根本不加躲闪了,用盾牌稍稍遮挡住自己的身子,任由一枚枚黑羽箭射在了自己的身上,仍是不顾一切的向前冲,在离苏塔还有几步距离的时候,一枚黑羽箭钉入了他的眉心,这名老兵终

    于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这名老兵的身体刚刚倒地,就听嗖嗖嗖嗖一阵声音,好几枚弩箭一起向苏塔的身子这边射了过来,此时他也没有时间再去躲避了,有几枚弩箭扎在了他身上的要害位置。

    苏塔咬紧牙关,扔掉了手中的那把黑臂角弓,从地上拿起那名老兵的障刀来,大吼了一声,不顾一切的向阚义这边冲杀了过去。

    在自己生命的最后关头,他仍要拼尽全力的去保护赤厥赞普。

    只见阚义目光一冷,猛然将手中的圆盾用力向前抛出,直接向苏塔的身上打了过去。

    苏塔用力挥动手中的障刀,将这面飞旋而来盾牌给格挡开来。

    只听“当”的一声,这枚盾牌掉落在了地上,苏塔再次拼尽全力提起障刀来,想要接着往前冲,就听嗖的一声,一枚弩箭准确无误的扎在了他的额头之上。

    只见阚义手中举着一把军弩站在苏塔身前,眼神之中稍稍带着一丝敬意。

    对于他来说,这个吐蕃武士也是一个毫不畏死的忠诚勇士,虽然是敌人,可在战场上也值得一份尊重。

    虽然是眉心中箭,可苏塔并没有立刻向前扑倒在地上,而是缓缓的跪了下来,将身子挡在了阚义等人的身前。

    就是死,也要把自己的身体挡在赤厥赞普的身前,给敌人带来最后的一丝阻碍!此时在赤厥赞普身前,仍旧持盾护卫他的便只有那个角斗阵的勇士萨番和那个已经双肩中箭的安覃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