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忘谷伏击
    ,烽火盛唐最新章节!

    阚义微微点头,神色凝重,没有说话。那晚他并没有参加长安城内的那一场突袭,故而对老残话中的另一番意思毫无察觉。

    就在他和这些老兵的身旁,还放着几十个陶罐,这些陶罐里面装的也全都是易燃的火油。

    “现在把这些油罐扔下去吧。”老残看着阚义说道。

    阚义稍稍迟疑了一下,神色有变:“沈将军和万安公主也在下面,那些随行护卫的飞龙骑也是自己人,咱们就要用这些火油去烧他们?”老残面色一紧,那张被火烧毁的脸上稍稍露出些狰狞的神色,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谁让他们和吐蕃使团以及那个赤厥赞普在一起呢?有盾牌和那些特制的车厢保护着,普通的弩箭和落石根本伤不了他们,只能用火攻。再说了,咱们这火油罐的数量也有限,只是想把那些马车给点燃,把里面躲着的吐蕃使团成员和那个赤厥赞普全都给逼出来。咱们往下投掷的时候,只砸向那些马车便可。等火焰

    烧起来,下面阵脚一乱,咱们才好趁机出手!”

    这番话一出口才打消了阚义心中的顾虑,只见他点了点头,给身旁那些老兵递了一个眼色过去。

    这些老兵便一个个都举起了那些火油罐来,站在了悬崖旁边,猛的用力向下抛了过去。

    “不好,大家小心!”一看有东西从悬崖上落了下来,沈锋心中大惊,急忙大声喊道。

    随行护卫的飞龙骑立刻将盾牌高高的举过头顶,将自己的整个身子挡在了盾牌下面,相互间还抵扣遮挡,随即又紧紧的贴在了那些马车旁边。

    只听一阵“当”、“哗啦”的声音不断,这些火油罐全都砸在了马车的车顶之上,罐体立刻破碎,那些火油全都泼洒开来,除了在车顶和车厢之上,还有不少还飞溅在了飞龙骑护卫的盾牌和他们的身上。

    “是火油,大家小心!”看此情形,沈锋急忙大声喊道,更觉得现在的情形是凶险万分。

    话音刚刚落下,就听嗖嗖嗖的声音从悬崖上面传来,一阵火箭雨也随即落了下来。

    这些火箭也纷纷扎在了马车的车顶之上,火油遇火即着,一辆辆马车车厢瞬间便熊熊燃烧了起来。

    火苗窜起之后,有很多飞龙骑护卫手中的盾牌也着了起来,还有几个人身上的盔甲也着了起来。

    他们随即纵马离开,将盾牌扔在地上,有几人下马在地上打滚将身上的火苗压灭。

    众人紧接着将身子贴在悬崖壁上,躲避着从上面落下来的火箭雨。

    幸好他们头上有这些盾牌给挡着,不然的话现在也全都被烧成一个个火人了。马车车厢着火之后,坐在里面的吐蕃使团成员便再也按耐不住了,纷纷打开车门从里面逃了出来,也全都将身子缩在了悬崖壁旁边,缩在了金吾卫兵士手中的盾牌后面,躲避从上面连绵不断落下来的火箭

    雨。

    硕康从马车车厢之中逃出来之后,立刻有几名飞龙骑兵士将他给护了起来,用盾牌将他的身子给牢牢罩住,让那些火箭根本无法伤害到他。

    而赤厥赞普从车厢之内跑出来之后,守五绝阵的那五名吐蕃勇士则立刻围在了他的身旁。

    赤厥赞普将身子蹲了下来,安覃珠手拿一面特制的镔铁盾牌挡在她的左侧,守角力阵的那名吐蕃武士萨番手拿一面盾牌挡在他的右侧。守械斗阵的摩怀珂身形最是高大,只见他手中举着两面盾牌,一面挡在了赤厥赞普的身前,一面挡在了他的头顶,那名侏儒手中没有拿着盾牌,也没有拿着任何的兵器,只是贴身靠着赤厥赞普,双臂交叉

    放于胸前,眼中精光内敛。

    守骑射阵的那名吐蕃武士名叫苏塔,只见他身后背着一把角弓和一个箭囊,也拿着一面镔铁盾牌蹲在了摩怀珂身前,牢牢护住了他的下盘。

    这五面盾牌将赤厥赞普和那名侏儒给包裹了起来,不留缝隙,就如同一个铁桶一样,没有任何的火箭能够伤到他们。

    一看到这般阵势,沈锋心中更加确定了,这个被五名守五绝阵的吐蕃武士给护起来的普通使团成员,就是赤厥赞普!

    吐蕃的王者赤厥赞普也被困在这忘谷之中,那这次的埋伏和突袭便更加不一般了,似乎有着更大的目标和阴谋!

    万安公主刚才也从车厢之中跑了出来,沈锋立刻和几名飞龙骑兵贴在她的身旁,用盾牌将她给牢牢的护住。

    “沈将军,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万安公主将身子缩在盾牌下面,惊慌的向沈锋问道。

    沈锋到现在也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听公主这么一问,他只好将神色镇定下来,看着公主说道:“公主殿下放心,无论发生什么事,只要有我在,定可保您无恙!”

    万安公主微微点头,便不再说话,心中也是惊慌不已。

    过了一会儿之后,这阵火箭雨才停了下来。

    困在忘谷中间的这几十辆马车,现在全都熊熊燃烧起来,这山谷中的道路本来便是极窄,贴在悬崖旁边的那些人也被马车上熊熊燃烧的火焰给炙烤着,一个个都是苦不堪言。

    沈锋转头四下里看了看,心中也是一阵沉重。

    这些马车车厢一开始燃烧的时候,很多的吐蕃使团成员都慌忙着从车厢之中跑了出来,却也没有想到外面的火箭雨还是在连绵不断的落了下来。

    好几个吐蕃使团成员猝不及防,身子便被这些火箭给扎在了要害部位,一个个顿时扑倒在地上,身上的衣服也开始燃烧了起来。绝大部分的护卫骑兵大都被堵在了山谷的前部和后部,随行的飞龙骑兵数量又是有限,盾牌的数量也很是不足,很多没有来得及掩护或是被盾牌遮挡的吐蕃使团成员在奔跑逃命中也这些火箭给射中要害,

    一个个也都倒在了地上,遗体也开始燃烧起来。空气中弥漫着皮肉烧焦的难闻气味,沈锋眉头紧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