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9章 一夜之后
    入城之后,沈锋和郭子仪一起将万安公主和吐蕃使团妥为安置,全都住在了城内的一座官邸。

    后续从船上运下来的物资和人员众多,沈锋也是一直忙到了很晚,这才回到了自己休息的房间。

    为了方便护卫,沈锋的住处离万安公主和吐蕃使节硕康的房间都很近。

    回到房间之后,沈锋确实感到困乏,正好看见屋内的桌案之上放着一坛子酒。

    沈锋走过去打开坛盖一闻,发现里面装的竟是上等的葡萄酒。沈锋心想这大唐西域本来就盛产葡萄酒,估计这坛子酒是郭子仪命人放在自己屋内的,也是犒劳一下自己。

    沈锋兀自一笑,也不用酒碗,打开坛盖仰头便喝了起来,没用多长时间,这一坛子葡萄酒就全都喝光了。

    这坛酒下肚之后没多久,沈锋就觉得身子慢慢的开始有些燥热起来,喉咙有些发干,脑海之中还有些异样的感觉。

    沈锋便伸手解开了上衣上的几个扣子,半敞着怀散热气。心中也是奇怪,自己这才喝了一坛子葡萄酒,这样就上头了?

    沈锋在屋里走了几步,就觉得全身更加燥热起来,脑海之中那种异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紧接着居然是一股男人的*腾然从心中升起!

    这股*在全身蔓延开来,似乎是无法遏制一样,令沈锋心中也是十分惊讶,怎么喝了这坛子葡萄酒,竟会是这样的反应?

    难不成有人这坛酒里放了催情之药?

    沈锋捏了捏自己的额头,想让自己平复下来,却没想到忽然听到屋内的床上传出一阵异响。

    沈锋陡然一惊,急忙开口问道:“什么人?”

    只见床幔被缓缓掀开,一名身披轻纱半露着肌肤的女子,款款从床上走了下来。

    “沈将军好酒量啊,这么一坛子酒,自己一个人就喝完了。”这女子轻身说道。

    这屋内只点着一盏昏暗的油灯,沈锋头脑发胀,暂时也看不清这女子的相貌来,待这名女子越来越走到自己身前,沈锋心中一惊,不由得身子也是猛的一颤。

    这女子正是万安公主!“公主殿下……您……您怎么会在我房间之中。”沈锋强自压制住自己心中的那股*,可看着万安公主那娇艳欲滴的面庞,还有那轻纱裹身的曼妙身姿,在那坛葡萄酒的“作用”之下,不由得也是心旌荡漾起

    来。

    只见万安公主的神色变得郑重起来,也带着一丝幽怨。“今晚可能是我留在大唐的最后一晚了,明早咱们出发之后,差不多一天的时间就能够到达吐蕃境内了。沈将军,这次离开之后,我不知此生还能不能再回到大唐,也还能不能再见到沈将军一面。”万安公

    主看着沈锋,目光闪动说道。

    沈锋心中的那股*愈发强烈,人就是在强自控制着,有些心不在焉,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万安公主看着沈锋,微微一笑:“沈将军,在离开大唐之前,我还想自己掌控自己的命运一次。”

    说完之后,万安公主又将身子向沈锋靠近了很多。

    沈锋鼻中已经能嗅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特有的幽香来,透过那一层薄纱,万安公主雪白的肌肤也是若隐若现。

    万安公主里面只穿着一件低胸的抹衣,雪白的肩颈露在外面,两根修长突出的锁骨上垂着一缕黑发,也是酥峰高耸。

    “公主……您……”

    这种感官上的刺激一再加强,沈锋就觉得一股热血涌上了自己的头颅,抓挠了一下的胸口,似乎觉得有些控制不住。

    “沈将军,我不想第一次便遇到一个我毫不认识的异族男人。此生我不能和我中意喜欢的男人长久在一起,却至少要和他曾经在一起过!今晚我只要随心随意,真真正正为自己过一次!”

    说完之后,万安公主一下子扑在了沈锋的身上,雪白的手臂挽过了他的脖子,将自己的身子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身上。

    沈锋只觉得一阵软玉温香入怀,身子也是猛得一颤。

    万安公主开始用嘴唇轻吻着沈锋的耳垂,接着是脸庞,随即轻轻的印在了他的嘴唇之上。

    沈锋只觉得自己的身上一阵阵电流涌过,随即一个香甜如樱桃一般的嘴唇放入了自己的嘴中。

    万安公主身上那股幽香窜入沈锋的鼻中,就像是一团可燃的气体一样,瞬间引爆了他体内的那股欲火。

    沈锋心中的那道防线瞬间崩塌粉碎,在熊熊火焰之中焚烧殆尽。

    沈锋随即也紧紧的搂住了万安公主的身子,用自己的嘴唇在她的耳垂、脖颈、香肩上热吻了起来。

    万安公主的身子瞬间变得柔软无比,像是整个要融化在沈锋那宽阔温暖无比的胸膛之中一般。

    万安公主的脸上是欣喜和陶醉的表情,可眼角之中竟也带着一些泪花。

    万安公主用手臂轻轻的勾着沈锋的脖子,二人慢慢的退到了床边。

    万安公主轻轻推开了沈锋的身子,慢慢的褪去了自己身上穿的那一层轻纱衣裙,脱掉了里面的那件抹衣,然后缓缓的躺在了床上。

    “郎君……”

    万安公主目含秋水的看着沈锋,轻轻地唤了他一句,雪白的身体在沈锋面前一览无余。

    沈锋只觉得耳中一阵酥软,头脑之中也是一阵眩晕,随即轻轻的扑在了万安公主的身上。

    这一夜,屋内灯火点点,帐内春意无限。

    这一夜,有一位大唐皇家公主对命运最后的放纵,有对情爱最大的享受。

    这一夜,有一位焚火之中的男子在施展最本能的本领,一切皆是忘我。

    ……

    第二日清晨,沈锋在有些冰冷的帷帐之中醒来。

    床榻之中的幽香犹在,可佳人已经离去。

    沈锋的头脑还是稍稍有些恍惚,他轻轻站起身来,披上了自己的衣服,用屋内盘中的凉水洗了一把脸。

    沈锋的大脑终于稍稍清醒了一些,看着盆架上铜镜中自己的面庞,心中是一份愧疚,一丝不舍,还有一股交杂在一起说不清楚的感觉来。

    沈锋随即又用冷水抄了一把脸,紧接着用布巾用力的擦拭了几遍。

    整个人完全清醒下来之后,沈锋便穿上了自己的衣装甲胄,拿着舍金刀径直出门。今日一早,还要护送着吐蕃使团和万安公主离开河桥城,去往吐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