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缘由
    ,精彩无弹窗免费!

    牢山点了点头:“我刚才说咱们是自己人,意思正是我们同为突厥族人。”

    呼兰朵又将目光投向牢山的胸口,仔细看了一下他的那个狼头图案,只见它和自己朔叶部落的狼头纹身图案不一样,两个尖锐硕长的獠牙从狼嘴之中伸出,更显得狰狞凶狠。

    “你是……你是默啜可汗的后人?”呼兰朵认出了这个独特的狼头纹身来,看着牢山问道。牢山点了点头:“没错,我的母亲,正是默啜可汗的长公主。默啜可汗因大唐被杀,麾下各部也或是被灭、或是投降大唐。我的母亲在部族被灭之后,逃亡了延阙国以西的乌涂山,在那里艰辛度日将我抚养

    长大。在我们母子的心中,无时无刻不充满着对大唐的仇恨,大唐也是我们部落,我们家族的仇人!”这默啜可汗乃是东突厥的一名可汗,为人也是凶狠残暴穷兵黩武,在武则天时期就屡屡兴兵侵略大唐。武则天死后,趁着大唐朝局动乱,默啜可汗更是对大唐刀兵不断。他在位十五年,发动战争二十五次

    ,使得部族内部也是深受其害,部众多有不满。

    李隆基即位之后,大唐国力日渐强盛,尤其是改府兵制为募兵制之后,军队的战斗力和凝聚力直线上升,在同默啜可汗的战争中逐渐占据优势。

    开元初年,李隆基派皇室宗亲之中最为善战的亲王李祎亲领神武军,征讨默啜可汗。

    李祎智勇双全,出兵后不久便使出反间计来,使得默啜可汗帐下的一个部落暗中归降大唐,并临阵倒戈杀死了默啜可汗,将其首级送给了唐军。

    默啜可汗一死,其他各部落要么是归降大唐,要么是负隅顽抗被大唐所灭,东突厥也就此一蹶不振。

    而安禄山和安牢山的母亲,也就是那位居住在乌涂山的幽荼大巫,正是默啜可汗的长公主。默啜可汗死后,其诸王子之中有人归降了大唐,有的人则是领兵继续反抗,最终被唐军所杀。幽荼大巫则是唯一活下来的反抗大唐的公主,在唐军的追剿之下,最终躲入了乌涂山中,开始修习阴毒凶残的

    巫邪之术,成为了传说中的那个幽荼大巫。

    呼兰朵吸了一口气,看着牢山说道:“真想不到你也是我们突厥人,也和大唐有着血海深仇。只不过为何你不早说?”牢山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我一直是以粟特胡商的身份潜藏在长安,我的真实身份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之前和公主殿下接触不深,也是为了你好,故而才没有敢直言相告。可这两次接触之后,我便

    极为信任你了,也觉得甚是对不起你。今晚这般情形,为了不和你再继续打下去白费力气,只能直言相告了。”

    听完这番话,呼兰朵点了点头,神色也是变得缓和了很多。

    “你若是早说,我也不会就那么不分青红皂白的和你打下去了。”呼兰朵说道。牢山道:“这两次确实是我失算,也是那个沈锋狡猾和命大,害得你损失了不少的手下。那些狼卫都是我们草原上身经百战的精英武士,实在可惜。只不过我绝不是想有意加害于你,而是想和你联手共同对

    付大唐,对付我们这个共同的仇人和敌人!”“既然咱们都是突厥人,对大唐也怀着同样的仇恨,那便都好说了。我的那些手下,也都是我父王朔叶可汗的狼卫,他们跟着我来到了长安城,也随时打算为了我们突厥族人而牺牲……”呼兰朵面色沉痛之中

    带着一丝坚定说道。

    “天气冷,你……你别敞着怀了,把衣服穿上吧……”呼兰朵走到牢山身前,面色微微一红,伸手将他的衣服给拉了起来。

    谁知牢山趁势将手臂向前一伸,猛的将呼兰朵一下子给搂在了怀中,让她的脸庞贴在了自己紧实的胸膛之上。

    “你……”

    呼兰朵面颊一阵绯红,可当她的面颊贴在了牢山的胸膛之上,那股异样的感觉又骤然猛烈无比的袭来,一颗心脏砰砰直跳,浑身酥软,也无法发力去抵抗。

    虽然呼兰朵从小就被朔叶可汗当成是男孩子来养,性格坚毅冰冷,也是带着仇恨来到了长安。

    可她毕竟还是一个女人,是女人就会有情窦初开的时候。

    之前那种种异样的感觉,甚至是对牢山那种过度的信任,其实都是因为两个字:动情。

    也正是因为对牢山动了情,现在被他紧紧的抱在怀中,鼻中嗅着他充满了男性魅力的气息,呼兰朵心中的那条防线也彻底崩塌了。

    “公主殿下,咱们突厥儿女从不扭捏,也是敢爱敢恨。我也直说,自打见公主第一面起,你便已经在我心中了,每日每夜都忘不掉。”牢山低头看着呼兰朵的眼睛,直接说道。

    呼兰朵的目光闪动,眼神中也满是动情的样子。只见她也伸手紧紧的搂住了牢山的腰身,将脸贴在了他的胸口之上,不再移开。

    牢山微微一笑,忽然弯下腰来,将呼兰朵的双腿也给抄了起来,将她整个人的身子横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呼兰朵丝毫没有抗拒,反而用双臂勾住了牢山的脖子。

    牢山猛然低头,和呼兰朵深吻起来。

    过了一会儿,二人嘴唇分开,牢山便抱着呼兰朵的身子,缓缓的向一旁的房间走去……

    ……

    第二日清晨,呼兰朵香肩半露,脸庞紧贴在安牢山的胸前,轻轻的睁开了眼睛。

    牢山松开了手臂,呼兰朵缓缓的走下床来,又缓缓的披上了自己的衣服。

    “牢山,昨晚那件事情之后,你还有何打算?”呼兰朵看着牢山问道。

    牢山也走下床来,并未披上自己的衣服,而是又走到呼兰朵身旁,伸出双臂将她搂住。

    “若是昨晚事成,你再出手将那些唐军老兵给灭口,那整件事情就可以完美无缺了。可突然事变,咱们也是棋差一招。公主放心,我其是轻易放弃之人?虽然有此变故,但我依然有后续的安排。”“你还有何安排?”呼兰朵将后背贴在牢山身上,开口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