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1章 自己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话音落下,只见牢山的身子猛然一个侧转,瞬间伸出右手来一下子抓住了呼兰朵右手的手腕,然后紧紧的用力攥住。

    牢山这一下使出的力道极大,呼兰朵到底还是一个女子,手臂肌肉的力量还是稍逊一筹,她只觉得手腕一阵酸痛,右手再也握不住刀柄,只好松开,手中那柄短刀当啷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呼兰朵仍是毫无退意,只见她目光骤然一闪,左手的那柄短刀又从上而下挥砍了下来。

    只见牢山微微一笑,身子也没有闪避,迅速的将左手并成剑指,猛得向呼兰朵的左肩胛位置点了一下。

    呼兰朵只觉得整条左臂瞬间一阵酸痛,再也发不出力来。

    牢山迅速变剑指为掌刀,猛的向呼兰朵左手的手腕位置砍了一下。

    呼兰朵左手的那柄短刀也瞬间脱手而出,飞出了老远,然后才当啷一声掉才落在了地上。

    牢山迅速欺身上前,右手紧紧握着呼兰朵的右臂,左手则卡在了她的咽喉位置,稍稍用力,牢山就这么推着呼兰朵向后走了几步,然后将她的整个身子抵在了墙上。

    呼兰朵的左臂现在是又酸又痛,无法发力,右臂则被牢山紧紧的攥着,根本动弹不得,咽喉要害被他牢牢的给锁着,根本无法再发起任何的攻击。

    牢山将自己的脸紧紧的贴在了胡兰朵面前,鼻孔呼出的气息已经喷在了她的脸上,一双深邃幽然的棕色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她。

    闻着牢山的气息,看着他那深邃的目光,不知怎的,呼兰朵心中突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一颗心脏砰砰直跳。

    对于呼兰朵来说,从来没有男人曾经这样的接近过她,也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像这样把自己给打败。

    呼兰朵虽然是女儿身,可是她的父王朔叶可汗从小就把她当成是一个儿子来养,弓马技艺武术身法一样不少的全都教授给了她,还时常亲自带着她身临战场,见识一番刀光剑影血雨腥风。

    这也从小就养成了呼兰朵坚毅勇敢,甚至是有些冷血无情的性格来。她现在的身手功夫,就是突厥军中的一些高手也比不过她。

    可自打见到牢山第一面起,呼兰朵的心中就稍稍有些异样的感觉,却怎么也说不上来。

    她之所以愿意相信牢山,愿意听他的安排去做一些事情,甚至是冒着一定的风险,还损失了不少自己得力的手下,很难说不是因为这种感觉。

    就像是今天,自己中了沈锋的埋伏,随她一起行动狼卫全都是损失殆尽。

    若不是这个牢山出手相救,自己都差点被沈锋给活捉了。

    她在这院子里带着愤怒下手毫不留情的同牢山打了一场,最终还是被他打败了。

    可是当牢山将身子紧紧的贴近,自己的鼻子之中可以嗅到他散发而出的独特气息的时候,呼兰朵心中那种极为异样的感觉又再次不由自主的油然而生。

    不仅如此,一颗心脏好砰砰直跳,呼吸稍稍急促起来,面颊觉得有些发热。

    牢山则用深邃的目光看着她,虽然带着一丝严厉,却没有任何的杀气。

    同样,他扣住呼兰朵脖子的左手也没有多加发力,只是让她的头部贴在了墙上,丝毫也没有弄疼她,或是让她感到一丝丝的窒息。

    “公主殿下,我们现在可以谈谈了么?”牢山冷冷的问道。

    呼兰朵强自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将目光变得冰冷了一些,投向了牢山。

    “你几次三番的害我,现在还想要说什么?”呼兰朵冷冷的说道。

    牢山微微地叹了一口气,看着呼兰朵说道:“公主此言差矣,我绝非是有意要害你,这两次确实……确实是我的失算!这个沈锋,当真是我一辈子的劲敌!”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牢山咬着牙,充满了一股恨意。

    无论是之前自己六煞堂的覆灭,还是来到长安之后一次又一次计划的失败,全都是拜沈锋所赐。

    牢山的这一生,从来没有像这样被一个人连续的如此打击过。他心中对沈锋的那份恨意,实在已经是无以复加。

    可他现在依然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并不能全力以赴不顾一切的去为自己来报仇血痕。

    “他是你的敌人?你这连续两次的计划,全都是在无形当中帮助了那个沈锋,让我则是损失惨重,谁会信你?”呼兰朵冷冷一笑,愤然说道。呼兰朵这番话说的也是不假。第一次霸山截杀钟离素失败,让沈锋得了李嗣业这员猛将;而这次刺杀吐蕃使团的失败,反中了沈锋的埋伏,则让呼兰朵损失了大批的精英狼卫。确实都是在无意中帮了沈锋

    。

    “公主殿下,这两次确实都是我失算了,也实在是对不住你。还记得我刚才说过的话吗?咱们是自己人。”牢山目光闪动,看着呼兰朵问道。

    “自己人?别以为你长着胡人的相貌,我便会相信你!”呼兰朵的目光依然阴冷,毫不客气的说道。

    牢山微微闭眼,然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只见他瞬间松开了自己的左右手,不再扣着呼兰朵的咽喉和手臂,身子向后退了一步,让她自己站在了地上。

    呼兰朵稍稍惊讶。紧接着,就见牢山又伸出右手来并成剑指,在呼兰朵的左肩胛位置点了几下。呼兰朵左臂那酸麻的感觉慢慢的消失了,渐渐的又可以重新发力。

    呼兰朵用右手轻轻的揉着左手腕,稍稍活动了一下脖子,有些奇怪的看着牢山,不知他为何会突然会放开了自己。

    “公主殿下,不知这样你可愿意相信我了么?”说完之后,牢山猛地用双手扯开了自己上身的衣服,露出了自己的胸膛来。

    牢山的上半身满是紧实的肌肉,一对坚挺的胸肌向外凸出,刚才和呼兰朵一阵打斗,他身上也是微微出汗,在光亮之下皮肤还闪耀一些光泽来。

    呼兰朵将目光投向牢山的上半身,一颗心脏又不由自主的砰砰直跳起来。

    突然间,呼兰朵看到牢山在左胸心口位置的皮肤上,竟纹着一个狼头的图案!

    看着牢山心口上的这个狼头纹身,呼兰朵的身子微微发颤,不由得屏住了呼吸。过了一会儿,呼兰朵的目光从牢山的胸膛上离开,看着他的眼睛惊讶问道:“难道……难道你也是我们突厥族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