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不容解释
    ,精彩无弹窗免费!

    常自约点了点头,之前吐蕃使团已经在平康坊的升平馆遇刺过一次了,若是让吐蕃使团知道又有人在路上截杀他们,定然还会掀起一番波澜来。

    “大人放心,今晚参加行动的都是自己人,定然不会向外泄露出去。”

    “把今晚牵涉到的地点全都清理打扫干净,所有惊动的人家、商户都要告知,也让他们不要向外透露今晚发生的事情。”沈锋又交代了一句。

    常自约点头领命,领着金吾卫的手下开始按照沈锋的交代行事。

    此时沈锋的心中沉重异常,和几名金吾卫兵士一起押送着这个黑衣人的遗体返回金吾卫衙门。

    那两名黑衣人骑马冲出了金吾卫的包围,向前逃窜一阵之后,随即停了下来翻身下马。

    只见那黑衣人猛地用鞭子抽了一下这马的屁股,让这匹马沿着街道继续行进,吸引别人的注意。

    此时的长安城乃是宵禁,就这么骑着马在街道上继续跑下去,不知在路上会遇到多少的武侯和坊丁,说不定还会有追兵继续追过来,到时候更是麻烦。

    只见这名黑衣人同那名身材瘦小的黑衣人一起,沿着一条僻静的街道向前走了一段距离,然后便来到了一处宅院门前。

    宅院大门虚掩,这名黑衣人推开了宅院之门走了进去,然后就从里面将门给反锁上。

    只见这是一个独门独户的小院,里面只有四间房子,位置也很是僻静,在院子里挂着几盏灯笼,透着一些亮光出来。

    只见那黑衣人将脸上带着的面巾和头巾全都拿了下来,站在了一处光亮的地方,转头看着那名身材瘦小的黑衣人。

    身材瘦小的黑衣人一惊,只见这名黑衣人不是别人,正是牢山!

    这名身材瘦小的黑衣人一看到是牢山,身子猛的一颤,随即也将自己头上的头巾和面巾全都给摘了下来。

    这个黑衣人正是醉仙酒坊的掌柜呼兰朵,也就是突厥的那位金珏公主。

    “你害我好惨!”

    呼兰朵双目圆瞪,愤怒无比的神情之中透出一股杀气来。只听她大喊了一声之后,瞬间从腰间拔出了两把短刀来,左右手各持一把,猛的向牢山这边砍杀了过来。

    “公主且慢动手,容我说几句话!”牢山也随即说了一句。

    呼兰朵哪容得他再说话,只见她手中两把短刀挥舞而至,向牢山这边攻了过来。

    牢山随即向后退了几步,避开了呼兰朵这几下攻击。

    呼兰朵紧追不舍,两柄短刀又扑面而至。“上次你让我的人去霸山之中截杀那个钟离素,没想到路上遇到了一个李嗣业,几乎将我所有的手下全都斩杀殆尽;这次你又让我安排人,同那几个退役的唐军一起去截杀吐蕃使团和那个赤厥赞普,却没想

    到那些唐军老兵根本就没有出现,我们还中了沈锋的埋伏,我的手下这次全部丧命。我从草原上带来的狼卫现在已经没剩下几个了,你替我死去的那些手下纳命来!”

    呼兰朵一边咆哮着说道,一边用手中的短刀向牢山这边攻击了过来。

    牢山只是不断的闪避,并不出手还击。他的身法也是极为灵活,无论呼兰朵的攻击多么的凌厉迅速,他总是能轻易躲过,丝毫也伤不到。

    “公主殿下请冷静一下,我也是刚刚才知道情况,我也没想到那些唐军老兵会突然失踪!也没有想到那个沈锋会设下伏击来!”牢山一边躲闪着呼兰朵的攻击,一边看着她正色说道。

    “不要再装了!你会不知道?我看你完全就是和那个沈锋一伙的,处处在算计我们,就只想把我们给彻底铲除掉!”呼兰朵越说越是愤怒,出招处处带着一股狠劲,更是变得凌厉异常。

    这院子里的空间本来就不大,二人在这院子里面一攻一退,每下过招都是凶险异常。

    牢山仍旧是一边退着一边闪避,将双手紧紧的贴在身旁,没有任何想出手还击的意思。“公主殿下,我真的和沈锋不是一伙的。这次确实又是我失算了,让那个沈锋又反过来算计了我们一次。对那些突厥精英狼卫的牺牲,我心中也是沉重无比!在发现异常之后,我便立刻赶来相助,没想到还

    是晚了一步,却幸好也救下了公主殿下!若是我和那沈锋是一伙的,直接将公主殿下抓住给他便可,又为何费力的将你救了回来?”牢山面色紧绷,确实也是带着一份沉重和痛惜。

    “贼喊捉贼,假慈悲!谁知道你接下来还有什么阴谋!少说废话,纳命来!”呼兰朵根本不听牢山的解释,仍是不断的向他攻击。

    “公主殿下,快停手吧,咱们不要自己人打自己!”牢山再次恳切说道。

    “谁和你是自己人!”一听这话,呼兰朵更是愤怒了。

    只见她瞬间跃起,右手的那柄短刀直向牢山的头顶砍了下来。

    牢山随即以一个灵活无比的闪步侧身避过,这边身子刚刚站定,就见呼兰朵左手的那柄短刀又拦腰向他斩了过来。

    牢山随即又向后猛的退了几步,避开了胡兰朵这一下。

    不断的躲避着呼兰朵的攻击,却不施加还手,牢山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公主殿下,我再最后说一遍,你停下来,咱们谈谈!”牢山面色一紧,看着呼兰朵朗声说道。

    “休想!”

    呼兰多此时已经是怒火中烧,听不进任何的话来。

    只见她迅速的变换了一下招式,右手握着一柄短刀向前伸出,左手将那柄短刀举过头顶。

    她这一下攻击,专门针对牢山这种极为灵活的闪避,随时可以变换招式发动另一种攻击,出招之间连续不断,也可以随时变刺为砍,令人防不胜防。

    眼看着呼兰朵根本听不进自己的话,居然还使出了这种凶险异常的招式来,牢山的面色一紧,目光闪动。

    只见他这一次不再闪避了,而是踏步向前,迎着呼兰朵直刺而来的砍刀,向她的身子扑了过来。“公主殿下,得罪了!”牢山看着呼兰朵大声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