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4章 截杀使团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另有一个声音接着说道:“这次圣上亲自在曲江池为吐蕃使团设宴,除了正使硕康之外,那个赤厥赞普也肯定会去,咱们在路上截杀的时候,吐蕃使团成员的人一个都不要放过!”

    一听到这句话,沈锋的脑海之中轰的一下,这些老兵口中所说的“他们”,果然指的是吐蕃使团,然而令沈锋始料未及的是,他们居然也知道赤厥赞普就在使团之中!

    原来皇帝李隆基邀请了吐蕃使团,明晚前去曲江池赴宴,这些老兵居然要在路上截杀吐蕃使团,截杀赤厥赞普!

    他们又是怎么知道赤厥赞普在吐蕃使团之中的?

    他们的行动时间就在明晚,沈锋心中也是暗暗庆幸,幸好自己今晚来了,也算及时。

    沈锋向杨念递了一个眼色,他自己该进去了。

    只见沈锋站起身来,猛的踹了一下房门。

    “当”的一声,两扇房门向里面大开,撞在了门框之上发出了一声巨响,沈锋则挺直身子的站在了门口。

    “什么人!”

    屋里的老兵陡然一惊,只听见一阵金属撞击摩擦的声音,他们全都抽出了随身带着的兵刃来,瞪着眼睛看着沈锋。

    沈锋不慌不忙,迈步走进了屋内,站在了光亮之处。

    “诸位曾经都是王忠嗣大人麾下的兵吧,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大家。”沈锋微微一笑,朗声说道。

    “你是什么人?”

    这些老兵也全都是一惊,没想到这个人还知道他们的身份。

    “大家都是两三年前才从军中退役的吧?”沈锋接着问道。

    这些老兵并未回答,只见从他们之中走出了一个戴着牛皮眼罩的独眼老兵来,虽然只剩下了一只眼睛,可眼光仍是凌厉异常一场,此时也充满了一股杀气。

    “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名独眼老兵再次朗声问道,只见他手中提着的乃是一柄障刀,这也是唐军中的制式军刀。

    这名独眼老兵将手中的障刀向上提了提,在这昏暗的光线之中,刀刃仍是寒光闪闪,定然是经过了反复打磨锋利异常。

    沈锋在唐中服役过,知道在上阵打仗之前,兵士们都会反复打磨自己的兵刃,力求对战杀敌时锋利无比。

    这个手中提着锋利障刀的独眼老兵,就像是即将又要奔赴战场一样。

    沈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毫无畏惧的看着他的眼睛,朗声回答道:“我就是金吾卫的掌卫大将军沈锋,同大家一样,我也在王忠嗣大人的麾下拼死效力过,也在黄河右岸同吐蕃人打过仗!”

    “什么?你……你就是沈锋沈大人?”这独眼兵士的眼神之中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其他的老兵也都是如此。

    “正是!”沈锋朗声回答道,然后从怀里拿出了自己的官制腰牌来,举起来给这些老兵看。

    沈锋现在是朝廷正三品的大员了,他的官制腰牌乃是鎏金材质,一面刻着自己的官职和姓名,另一面则刻着一些小篆文字和一些奇特的符号,乃是防伪之用。

    沈锋拥有皇城行走和宫城行走的特权,他这官制腰牌也是特制的,在这两处出入的时候,只要向守卫展示腰牌即可,无人敢加以阻拦。

    这些老兵自然认出了这块腰牌来,也确认他的身份是沈锋无疑。

    只见这些老兵纷纷将手中的兵刃都放了下来,神色稍稍变的缓和了一些。

    这名独眼兵士看沈锋身上并没有带着任何的兵刃,便将自己手中的障刀也插入了刀鞘之中。

    只见他拱起手来竟向沈锋行了一礼,开口说道:“见过沈将军,刚才多有冒犯。”

    沈锋微微一笑,毫不介意说道:“不碍事的,大家退役的也早,都没有见过我,好在大家都还听说过我的名字。阚义校尉,你的这只眼是在打仗的时候被流矢所伤吧?”

    公孙岚提供给沈锋的那个名单,除了有这些人的姓名之外,还有他们退役之前的军中官职,以及相貌特征的描写。在临来之前,沈锋将这份名单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多遍。

    他们这些老兵大都没有什么严重的伤残,独眼的只有阚义这么一位,他退役前的官职是唐军中的一名校尉。

    只见这名独眼老兵稍稍一惊,看着沈锋说道:“沈将军这次确实是有备而来。”

    沈锋面色凝重,答道:“在见面之前,我只是想多了解大家一下。”阚义微微点头,看着沈锋说道:“沈将军的大名我们是如雷贯耳,在收复黄河右岸诸城的时候,沈将军拼死沙场立下奇功,最后那青云湖一役打得实在精彩,还生擒了吐蕃的松都赞普。只可惜的是,王忠嗣

    大人和沈将军最后将那个松都赞普给放了。”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这名独眼兵士的眼神立刻黯淡了下来,突然之间充满了仇恨之意。

    沈锋的心中陡然一冷。

    “是啊,沈将军,为什么要放了他?”

    “不光是那个松都赞普,我们俘虏了这么多吐蕃兵士,为什么要把它们都给放回吐蕃去!”

    “为什么我们要如此的心慈手软!”

    独眼兵士身旁的几名老兵也开始义愤填膺的说道,眼神之中充满了愤怒,也带着仇恨。

    沈锋心头颤动,默然不语。

    只见那独眼兵士看着沈锋接着说道,“沈将军,你能来到这货栈之中找到我们,还知道我们的身份,定然也知道我们的遭遇了吧?”

    沈锋微微点头。

    这名独眼老兵的眼睛眨了一下,微微吸了一口气。

    “我们这些老兵现在全都是孤身一人,上无父母,下无妻儿,只靠朝廷的一些抚恤救济过日,时常还被一些贪官污吏吞没一部分,沈将军可知道是为什么?”

    “我……我知道,是因为吐蕃……”沈锋看着这名老兵那只独眼说道,心中也是一阵沉重。

    在占据了黄河右岸诸城之后,吐蕃的所作所为沈锋心中也是知道,他这次前来,自然也是心中做了一番准备。就听这独眼的阚义校尉接着说道:“那些吐蕃军人在攻破黄河右岸每一座城池之后,都会大肆的奸淫掳掠一番。我们的家人在受尽凌辱之后,也最终都惨死在他们的屠刀之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