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7章 孝徒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场上弥漫的硝烟渐渐散去,沈锋将目光扫过,只见那小道士缓缓站起身来,神色激动的看着场上那一片金属盔甲部件和零件。

    在场地上最大的一块盔甲部件便是这铁甲巨人的胸甲和腹甲了,这两者浑然一体,就像是一个大铁桶一样立在场地上,也被刚才爆炸给熏的一层焦黑。

    突然之间就见这块胸腹甲部件突然动了一下。

    沈锋心中一惊,急忙向那小道士大喊了一声:“小心!”

    这小道士也是一惊,急忙将身子闪向一侧。

    不停的动了几下之后,就见这块胸腹甲部件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发出了“当”的一声。

    紧接着,令人瞠目结舌的景象出现了,从这件胸腹甲里面,竟钻出了一个身材只有几尺的小侏儒来!

    这小侏儒只穿了一件贴身的衣服,光着头,也被刚才爆炸弄的是焦头土脸狼狈不堪,钻出胸腹甲之后,伸着舌头咳嗽了一阵,然后一溜烟儿的向城外跑了过去,就像是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在场地上跑一样。

    吐蕃使团立刻有几名成员将这个侏儒给接了过来,围成一团护住他,迅速的带他离开了这块操习场。

    场外围观的众人这才发出一阵哄笑来,却没想到竟是有一个侏儒藏在这副巨大的盔甲之中。

    这也解答了沈锋心中那个最大的疑问,吐蕃着这个铁甲巨人并不是一具无人机甲,而是有一个侏儒藏在胸腹甲之中,通过里面的各种机关和机械部件来操控着这具巨大的镔铁盔甲。

    可即使是这样,能够制造成这样一具巨大的镔铁盔甲,而且把里面的各种机关设计的如此精密机巧,就如同真的有人在穿着这副盔甲一样,动作协调而灵活,也确实是令人惊叹不已。

    古人们的一些智慧,令人震惊不已。

    即使是沈锋穿越之前所处的那个时代,也都还没有出现这样由人来操纵的机甲,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项黑科技!

    吐蕃的五绝阵,至此全部被破,大唐完胜!

    陈玄礼很是激动,也很是兴奋,只见他迈步来到了场上,站在了这个叫行云的小道士身前。

    “孩子,你今天这番表现实在精彩,真没想到你能用这种方法来获胜。你那布囊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为何会爆炸起来啊?”陈玄礼开口问道。

    “是……是火药……”

    行云小道士的神色一下子黯淡了下来,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哀伤。

    “火药?”陈玄礼对这个词也是似懂非懂。

    沈锋此时也走了过来,看着小道士说道:“这布囊里装的火药,是你在炼丹的时候得到的吗?”

    小道士的脸色更加哀戚,然后带着一丝悲容的点了点头:“这火药原先是我师傅在炼丹的时候配制的,本是用来化金的,却没想到……”

    小道士没有再说下去,眼中有泪花闪动。

    沈锋忽然想到了之前听到的别人的议论,说这小道士所在的流云观在一个月之前意外失火,而且还有爆响,心中也忽然明白了什么,便没有再接着问下去。

    小道士目光闪动,抬头看着陈玄礼问道:“大人,您是这里最大的官么?”

    陈玄礼感到有些奇怪,看了看沈锋,然后点了点头:“我们俩都是。”

    小道士的脸上显出一丝很是激动的神情,便对沈锋和陈玄礼说道:“两位大人,我听说破阵之后会有一笔很大的赏金,这是真的吗?”

    陈玄礼稍稍感到有些惊讶,接着点了点头,回答道:“没错,破了吐蕃的这个兵甲阵,朝廷自然会有一笔很大的封赏,难道……难道你是为了这笔赏金才冒险前来破阵的吗?”

    沈锋的心中也是感到有些奇怪,这修道之人应当是清静无为,更不应该贪恋钱财,难道这小道士如此冒险的前来挑战这个吐蕃的兵甲巨人,就是为了那笔赏金?

    只见这个小道士点了点头,很是认真的回答道:“没错,我就是为了那笔赏金才来破阵的。”

    “你要这笔钱来做什么呢?”陈玄礼接着问道。

    小道士的眼睛眨了一下,几滴泪珠从眼角流了下来。“有了这笔钱之后,就能将师傅和几位师兄的遗骨去好生殓葬了。上个月师傅和几位师兄在用这火药化金汞的时候,失手将庙给烧了,他们也在火中丧生,至今他们的遗骨都还没有入土为安……”小道士声音

    沉缓的说道,一边说着,眼泪又扑簌簌的流了下来。

    沈锋听他口中说的是遗骨,便知道那场火烧得极为惨烈,他的师傅和几位师兄的遗体都已经在大火中被火化了。

    古代的火药最早都是由这些炼丹术士用来炼制丹药时用的,唐代的时候有著名的硫磺火伏法,再往后还有火矾法,都是把火药当成是炼丹时候的一种添加剂。

    这些炼丹术士并不知道火药的危险性,在炼丹的时候也时常有意外的情况发生,爆炸火灾自然是常有。

    行云的师傅以及他那其他几位师兄,就是在炼制丹药的时候火药意外发生了爆炸,最终丧生火海,也把流云观给全部烧了。

    陈玄礼此时也是十分动容,知道他乃是一个孝徒,急忙对行云说道:“放心吧孩子,朝廷的赏赐很快便会下来,到时候我亲自给你,也会安排人帮你殓葬你师傅和师兄的遗骨。”

    一听这话,行云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向沈锋和陈玄礼叩拜了一下:“多谢两位大人!”

    沈锋急忙将这个行云小道士给扶起来,伸手一摸他的身子,这才发现他瘦骨嶙峋,脸上也是面黄肌瘦,很是营养不良的样子。

    沈锋的心中也是痛惜不已,急忙开口问道:“你的流云观烧毁之后,这些天来你都住在哪里?又以何为生?”

    行云回答道:“我还是住在道观的废墟里,在里面搭了个棚子,也守着师傅和师兄的遗骨。这段时间来也是以……以乞食为生……”

    行云的神情变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看着他今天在场上这一番表现,以及得知了他这一番遭遇,沈锋对这个小道士心中是既喜欢又怜惜。沈锋目光闪动,神情变得温和无比,看着行云问道:“我看你以后就跟着我吧,自然会让你衣食无忧。我看你有些本事,脑筋也是极为灵活,在我那里以后自然也会有一番大用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