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2章 安氏兄弟
    ,精彩无弹窗免费!

    “母亲大人消息灵通。一切都按照母亲的安排进行,孩儿今日上午去破的骑射阵,还好好羞辱了那个守阵的吐蕃骑士,将他的马给射瞎了。那个潜藏身份来到长安的赤厥赞普,估计也在马场边看着。”安禄

    山甚是得意的说道。

    幽荼大巫神色高兴,点了点头:“做得好,你现在是大唐的节度使,所做的一切事情皆是代表大唐。你去羞辱吐蕃使团,让他们对大唐心怀不满和怨恨,对咱们的事情更是有利!”“母亲说的是。之前孩儿屡屡欺压逼迫奚族,最终还寻衅剿平了阿会部落,斩首了他们的酋长,用的也是范阳节度使的名义。我是大唐的封疆大吏,这笔仇恨奚族会记在我头上,更加会记在大唐的头上。现

    在那皇帝还厚厚的封赏了我,奚族的那份仇恨恐怕会更深。”

    听完安禄山这番话,幽荼大巫冷冷一笑:“大唐的敌人越多,对大唐越是仇恨,对咱们就越有利。之前大唐的皇帝已经加封你为平卢节度使,这次破了骑射阵,又是有一笔厚赏吧?”

    安禄山连连点头:“那皇帝又赏了我黄金千两,锦帛几千匹!”

    幽荼大巫冷冷一笑:“咱们的兵他替我们养着,出手还这么阔绰,等以后送他上路的时候,咱们也要利索些,给他个痛快!”

    安禄山正和幽荼大巫在修告室里说着话,忽听门声响动,又一个人走了进来。

    这人和安禄山一样披着一件带帽的斗篷,将帽子戴在了头上遮住了半张脸,走到安禄山身旁坐下。

    “弟弟,好久未见。”

    此人将斗篷上的帽子摘了下来,转头看着安禄山,十分动容的说道。

    来的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牢山,也是幽荼大巫的另一个儿子,安禄山的兄弟。

    安禄山也将目光投向了牢山,神色有些激动:“大哥,你也来了,咱们兄弟终于相见了!”

    二人目光相投,并没有多少的言语,却都是十分激动。

    令人惊异的是,安禄山和牢山的五官相貌几乎是一模一样!

    除了五官之外,无论是身高体型还是发色肤色,甚至是眼睛瞳孔的颜色,安禄山和牢山都是完完全全一模一样,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印出来似的。

    稍稍有些不同的是,安禄山只在上唇留着一抹短须,而牢山在下颌和两腮也有胡须。安禄山在下颌上有一颗很淡的褐痣,牢山则没有。

    换句话说,牢山只要将下颌和两腮的胡须剃掉,在下颌上点一颗痣,就和安禄山像是同一个人一样!

    这二人是一对孪生兄弟,也是幽荼大巫的一母同胞,而牢山的全名,正是安牢山!

    幽荼大巫神色激动,看了看安禄山,又看了看牢山。

    “太好了,今日我们母子三人终于团聚。”幽荼大巫一改以往冷冷的语调,变得有些激动起来。

    “母亲大人,多年未见,可我们兄弟二人一直都在按照您之前的安排在行事,从没有忘掉对大唐的仇恨,也从没有忘掉想尽一切办法为我们要做事情做准备。”安禄山动容说道。

    “好,很好,你们兄弟二人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就是插在大唐躯体上的两把匕首,待时机一到,我们随时可以了结大唐的性命,报我们的亡国灭族之仇!”

    幽荼大巫的神情有些激动,随即咳嗽了一阵。她稍稍平复了一下情绪,然后看着安禄山兄弟二人说道:“我这次出山来到大唐,一路上所见所闻,实在令我感到震惊,没想到现在的大唐竟然是这样的繁荣和强大。咱们以前制定的安排和计划,现在看来

    要有所变更了,今晚我有很多话要和你们兄弟二人说。”

    ……

    第二天早上,沈锋和陈玄礼一起,又来到了兵部那块操习场,观看吐蕃五绝阵中的最后一阵—兵甲阵。

    沈锋心中也很奇怪,他知道吐蕃的铁器铸造锻打技术也很先进,其出产的盔甲极为精良,甚至出口到其他的国家。

    可这单独的兵甲又如何能自称一绝,这守阵的吐蕃武士又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这兵甲阵算是吐蕃五绝阵中守阵时间最长的一个了,将近九天的时间来,不断的有人前来上阵挑战,可没有一个人能够破阵下来。

    只剩下这最后一阵了,今日前来观战的人又是人山人海,将兵部操习场上的一块区域给围得是水泄不通。

    陈玄礼和沈锋走了过来,兵部的兵士们随即清出一条道路来,他们这才能靠近兵甲阵之前。

    沈锋注目向兵甲阵上一看,不由得眼前一亮,心中也是一震。

    只见在兵甲阵之上,站着一个身高逾八尺,全身披挂铁甲的吐蕃武士!

    古代常有七尺男儿这么一说,换算成现代的度量长度,也就是一米八多,可眼前的这个吐蕃武士身高已经超过了八尺,那就是两米多高了!

    这次吐蕃布下的五绝阵,其中的角力阵和械斗阵都是由身材极为高大的吐蕃武士守阵,可和兵甲阵的这个吐蕃武士相比,又是矮上了一截,甚至李嗣业站在他面前也只能仰视!

    更让沈锋感到震惊的是,这吐蕃武士全身上下都被泛着哑光的灰色铁甲给包裹,没有露出任何一点柔软的部位。

    这吐蕃武士头上戴着一顶厚重的铁盔,脸上还遮着一个狰狞的怪兽面具,也是用金属制成,更显得凶煞异常。

    站在这块场地之上,这名吐蕃武士就像是一个铁甲巨人一般,虽然手上没有拿着任何的武器,却仍是让人感到一股威压之势。

    沈锋心中暗暗惊叹,看这吐蕃武士一身厚厚的钢铁盔甲,便知道重量极大,穿着这样一身重甲守着这兵甲阵九天,若是没有极为惊人的体力,肯定承受不住。

    在战场之上,这种重甲武士活动起来并不十分灵活,往往让他们去骑在负重能力极强的马上,用作攻坚冲锋之用。沈锋心中也十分好奇,这样一个站在地上的重甲武士,又是如何前来守阵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