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0章 反身箭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骑射阵和其他的四阵都不同,场外有三名裁判,分别是一名大唐的武官和一名吐蕃使团的成员,还有一名来自异国的胡人武官,由这三名不同身份的裁判来裁定最后的对阵结果,也是为了公允。

    另有一名胡人来到了安禄山身旁,在他耳旁小声说话。

    这胡人也是身材壮硕,一头弯曲的长发,腮下留着短须,身穿一件枣红色的武官便服,腰挎障刀。此人一边同安禄山说着话,眼睛也在四处转动着看,很是精明狡黠的样子。

    沈锋有些奇怪,便向陈玄礼问道:“此人是谁?”

    陈玄礼答道:“此人便是平卢兵马使史思明,现在安禄山成了平卢节度使,此人也算是他的属下了。”

    一听到史思明这个名字,沈锋心中也是咯噔一下子。今天倒好,安史之乱的两个主角全都出现了,不由得又将目光向史思明那边投了过去。

    二人交头接耳一番之后,安禄山便翻身上马,史思明则退出了场外。安禄山和那名吐蕃骑士相对而立,中间隔着几十丈的距离。只见他将黑色的角弓和缰绳一起牢牢的握在了手中,左手搭在了箭壶之上,臀部稍稍离开了马鞍,腿部微微弯曲,做好了随时可以纵马骑射的准

    备。

    场外的桌案之上摆着一个香炉,上面插着一根标准长度的计时用的长香。一名兵士手中拿着一个火折,一但发令哨响,立刻点燃这根香。

    只听场外裁判一声哨响,安禄山和那名吐蕃骑士同时开始纵马飞驰。安禄山立刻从箭壶之中抽出一支白羽箭来,迅速的搭在了角弓之上,手臂拉开首先撒放一箭。

    只见对面的那名吐蕃骑士身子迅速的贴在马背上,微微一侧,极为灵活的躲开了这一箭。

    不光是躲开了,只见这名骑士一手持弓,一手搭箭,从马背上侧身向安禄山射出了一箭来!

    沈锋心中暗暗较好,这名吐蕃骑士的反应确实极为迅速,而且控马和平衡的能力非常好,一瞬间完了了闪避和反击,若是在战场之上,这是极为厉害的本领。

    吐蕃骑士这一箭迎头向安禄山射了过来,安禄山也是稍稍侧身便躲了过去。二人便开始在马场上互相追逐射箭,马蹄飞扬,箭支往来如电,空气中是接连不断的箭支破空的“嗖嗖”声。一炷香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直到现在,二人手中射出的箭没有一支能碰到对方的身上

    。

    场上精彩不断,场外众人都是连连喝彩。今天

    忽然间,沈锋就听身旁的陈玄礼咳嗽了一声,也轻轻碰了一下他的胳膊。

    沈锋转头看着陈玄礼,只见他先是给自己递了一个眼色,然后将目光投向了场外另外一个地方。

    沈锋循着陈玄礼的目光看去,不由得心中一惊。

    只见皇帝李隆基身穿一身便装,由高力士陪着,也在场外看着安禄山和那名吐蕃骑士对阵。

    “陛下……也来了?”沈锋压低声音看着陈玄礼问道。

    陈玄礼点了点头,声音也是很低:“陛下和高公公都是便装前来,自然是不想暴露身份,咱们也不要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沈锋心中也是暗暗惊讶,没想到此次李隆基居然是微服出宫,亲自看安禄山来挑阵。

    之前破吐蕃五绝阵中角力阵、刀剑阵、械斗阵的时候,虽然事后李隆基赐下厚赏,可从未见他现身操习场亲自观看挑阵。

    可安禄山一上阵就不一样了,他竟和高力士一起微服出宫前来观看,此番表现,足见他对安禄山的重视和厚爱。

    沈峰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待李隆基知道日后安禄山如何对待自己,定然会为今日的此番表现懊悔不已。

    时间过的飞快,场外香炉上的那根计时长香已经烧掉了三分之二,现在只剩下短短一截,红色的香头还在慢慢的向下走去。

    安禄山和那名吐蕃骑士还在场上胶着,追逐骑射不断。安禄山一边骑着马,一边用余光走过了场外的那炷香,随即嘴角冷冷的笑了一下。

    只见安禄山撒手向那名吐蕃骑士放了一箭,猛的夹了一下马肚,嘴里大喊了一声“驾!”

    他胯下的五花马便飞速向前奔驰而去,吐蕃骑士便在他身后追逐,不断的向安禄山的后背放箭。

    此时的安禄山神勇异常,后脑勺上像是也长了眼睛,身子在马背上灵活的扭动闪转,也都极为惊险的避开了这些从后面射来箭支。

    眼看着安禄山坐下的五花马快要跑到场地边缘,只见他猛的将身子向后一个平躺,将后背几乎贴在了马背之上。

    安禄山的右手握着黑角弓向后伸出,左手竟从箭壶之中一下子拔出了三只白玉箭夹在了手指之间!

    沈锋心中暗暗吃惊,平时射箭都是一支一支箭射出的,他也不知安禄山这一下子拔出三支箭来究竟是意欲何为。

    这见安禄山先将一支白羽箭搭在了弓弦之上,满满拉开后撒手放出,紧接着又稍稍变换了一下身姿和位置,将手中剩下的两支箭也全都向后射了出去。这三支白羽箭风驰电掣一般向吐蕃骑士射来,只见他稍稍一个侧身,避开了第一支白羽箭,却没想到还没有等他变换身姿,另外一只白羽箭已经接踵而至,一下子打在了他的咽喉位置,在上面留下了一道

    朱砂的痕迹。

    安禄山射出的第三支白羽箭没有射在吐蕃骑士的身上,竟然是射入了他坐下的那马匹的左眼之中!

    这白羽箭虽然没有箭头,只剩箭杆,可射入马匹眼睛这种柔软的物体之中还是轻而易举。

    这骑射对阵并没有什么专门的规则,也没有禁止去射击对方的马匹,只不过这吐蕃武士和其他人对战的时候,双方都很是讲究,只是向人身上射去,并不射向坐下的马匹,尤其是马匹的眼睛。

    同样都是骑士,也都是爱马之人,这样残忍的手段他们不屑于做。可安禄山就不一样了,为了能够得胜,且不会违规,他什么样的手段都能够使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