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 平卢节度使
    ,精彩无弹窗免费!

    高力士躬身领命,立刻迈步上前,从怀中拿出一份圣旨来双手捧起打开,朗声宣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范阳节度使安禄山,英武果敢,处事不凡,逆渠缴首,功勋昭赫。特加封其为平卢节度使,赏黄金五千两,帛五千匹,缴获所得尽归其用,赐建京师宅邸一座,钦此!”

    高力士将圣旨宣读完毕,朝堂之上立刻传出一阵小声议论的声音。

    安禄山则立刻跪地叩拜,领谢圣旨。

    沈锋心中一惊,他和朝堂上其他众臣一样,除了对李隆基极为丰厚的赏赐感到唏嘘之外,也是第一次听说平卢节度使这个官职。

    在此之前,平卢地区从未设置藩镇,当然也没有节度使这一官职了。李隆基当然听到了朝堂之上的议论之声,微微一笑,看着安禄山说道:“朕打算在营州、平卢等地新设藩镇,那里同你范阳节度使防区接壤,朕想了一下,就由爱卿你来统领当地的卢龙军,兼领这第一任的

    平卢节度使吧。”

    “多谢陛下,臣叩谢圣恩,定当不负圣命!”一听这话,安禄山神情激动,朗声回答道。

    众臣心中都是惊诧不已。这安禄山乃是一个胡人,现在已经是范阳节度使了,再让他兼任一个平卢节度使,实实在在是大唐胡臣当中的第一人。放眼整个大唐,兼任多个藩镇节度使的现在只有王忠嗣和安禄山两人了。王忠嗣身兼四镇节度使,可他是李隆基的义子,也是战功彪炳;而安禄山则是一个无根无基的胡人,从一个市场买卖的中间人(互

    市牙郎)一步步升迁到范阳节度使这个职位,要说战功也有,可同王忠嗣相比则是差之千万。

    而现在,李隆基几乎是专设了一个藩镇让安禄山去当节度使,还另外再给了他一支军马。李隆基对安禄山的恩宠,甚至说是偏宠,由此可见一斑。

    沈锋冷冷的看了一眼安禄山,也看了一眼李隆基,心中则是一阵冷笑。狼都是自己养肥的,此话一点不假。

    大唐的这个掘墓人,确实是李隆基给一手提拔和培养起来的,甚至连他砍向大唐的刀,也是李隆基给递过去的。

    李林甫也将一丝阴冷的目光投向了安禄山,嘴角抽动了一下。

    当时让这个安禄山担任范阳节度使,也是他向李隆基大力举荐的。并非是李林甫欣赏这个安禄山,而是因为他自己也是带有私心。

    李林甫现在是身居宰辅之位,最担心的就是有人上位把自己给挤走。

    在大唐众官员之中,出任藩镇节度使的封疆大吏,也最有资历和能力担任宰辅之位。

    王忠嗣当时已经身领三镇节度使了,李林甫绝不想再有其他的汉人官员担任节度使一职,日后对自己的宰辅之位构成威胁。胡人是绝对不可能出任为大唐的宰相的,故而当李隆基考虑范阳节度使人选的时候,为了断绝边将入相之路,李林甫推荐了安禄山。之所以这样做,除了因为安禄山是名胡人之外,李林甫还认为自己能够

    掌控得了他。

    可自打安禄山当上了范阳节度使之后,便开始竭尽全力的迎合圣意、讨好起李隆基来。李隆基似乎很吃他这一套,日渐的宠信起安禄山来,也是擢升封赏不断。

    李林甫感到了另外一种威胁,以他在官场上的敏感,还察觉到了一丝其他不可名状的东西来。

    “安爱卿,朕今日也设下了大社献捷,以向上苍报此大捷。你先下去准备一下吧,我和诸位大臣朝会过后便一起过去。”李隆基又看着安禄山说道。

    “臣遵旨,臣告退!”安禄山再次叩拜李隆基后起身,后退着离开了太极殿。

    李隆基看着众臣说道:“今日大社献捷,乃是大唐又一次盛举。正好吐蕃使团也来到长安,硕康贵使,同朕和众臣一起去大社观看献捷仪式可好?”

    硕康躬身低头:“尊大唐皇帝旨意。”

    赤厥赞普就站在硕康的身后,也是躬身低头,只不过神情凝重而阴冷。

    ……

    朝会随即结束,沈锋和众大臣一起,同李隆基一起前往大社。

    大社位于太极宫西南角,步行即可到达。此时的大社之中,礼部也按照规制摆好了各种仪仗物品。

    在大社的神庙之中供奉着谷神和土地神,在神庙之前乃是一块平摊的青石砌成的圆坛,乃是祭坛。

    这谷神和土地神都是道教中的神祗,而大唐皇家李氏正是将道教的创始人老子尊为正源,故而李隆基以九五之尊,也只是在谷神和土地神的神像之前躬身拜了三下。

    李隆基走上祭坛,按照礼部事先写好的祷词祭告上天,然后是众官员在祭坛之前叩拜。

    礼毕之后,众官员在祭坛前肃立。安禄山此时一身戎装,先是向祭坛上奉上了牛羊牲畜、五谷酒酿等祭品,然后又将在战场上缴获的一些贵重战利品摆在了祭坛之上。

    这其中就有阿会部酋长李思用的盔甲和兵刃,以及他的金印和册封金册,还有阿会部的民册和地理图。这些全都是用来向上苍告捷表功的。

    安禄山也有一份祷词,自己站在祭坛上朗声向上天祭告。

    沈锋看着祭坛上的安禄山,煞有介事的在那里向上天为自己告捷表功,心中是一种十分异样的感觉。

    吐蕃使团中的赤厥赞普也将目光投在了安禄山身上,沉重而阴冷。

    大社献捷仪式总共进行了近一个时辰,结束之后,李隆基拉着安禄山的手臂一起走下了祭坛。

    安禄山的目光看到了站在祭坛下面的吐蕃使团,忽然神色一动,对李隆基说道:“起奏陛下,臣听闻吐蕃使团在长安城内摆下了五绝阵来?”

    李隆基看了看硕康,微微一笑,对安禄山答道:“正是,吐蕃国内的五名武士在兵部的操习场摆下了五绝阵,和我大唐才俊交流切磋,以十天为限期,现在已经有三阵被破了。”

    李隆基的语气清淡,可神色甚是得意。五绝之中破了三绝,大唐已经是绝上更绝。

    安禄山自然知道李隆基的心意,便看着李隆基问道:“还剩下哪两阵未破?”

    李隆基答道:“还有骑射和兵甲两阵未破。”安禄山目光闪动,看了看硕康,又看着李隆基说道:“那正巧,臣粗通骑射,正想去骑射阵试一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