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分担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牢山的眉毛稍稍上扬,看着呼兰朵说道:“之前欠了店家一个大人情,现在自然是来将功赎罪还人情的。”

    “还人情?怎么还?”呼兰朵目光阴冷,看着牢山问道。

    “店家可知,吐蕃的那赤厥绝赞,现在已经来到了长安城内?”

    “什么?”

    一听这话,呼兰朵也是震惊不已。

    “吐蕃使团来到长安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只不过吐蕃那边只派了一个叫做硕康的使节过来,并未听说赤厥赞普这次也来了啊?”呼兰朵惊诧问道。

    “赤厥赞普确实来了,只不过他装扮成普通使团成员,潜藏在使团当中。他刚刚继位没多久,大唐也没有使节去往吐蕃见过他,故而长安城内的大唐君臣自然也认不出他来。”牢山回答道。

    呼兰朵思忖片刻,两道冰冷的目光投向了牢山,开口问道:“这件事情如此隐秘,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牢山微微一笑,很有自信的答道:“我自然会有我的渠道。请店家放心,我这次所说的全都是实情。”

    呼兰朵自然是半信半疑,看着牢山问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牢山冷冷一笑,并未直接回答,而是说道:“我今日前来,还想送给店家一句话。”

    “哪句话?”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牢山的脸上带着一丝阴冷的笑意。

    一听这话,呼兰朵目光闪动,思忖了片刻,开口说道:“你这句话的意思我明白,大唐若是和吐蕃再起刀兵来,对我们……突厥极为有利。”说到突厥二字的时候,呼兰朵的声音已经是压得不能再低。

    “店家果然聪明,一点就透。”牢山赞道。

    “可吐蕃使团这次是带着诚意和亲而来,大唐和吐蕃显有修好的迹象,又如何能够让他们再起刀兵?”呼兰朵惊诧问道。“修好?大唐先后已经有两位公主嫁往吐蕃和亲了,可还不是打了几十年的仗么?大唐和吐蕃乃是宿敌,决不会那么容易修好。即使是边境短时平静,竟那也是因为双方的力量达到了一种平衡,谁都不敢首

    先出手。”牢山冷冷说道。

    呼兰朵也明白了牢山的意思,现在有王忠嗣身兼四任节度使镇守大唐边境,还将黄河右岸一大片土地从吐蕃那边夺了过来,吐蕃现在即使再兵强马壮,也不敢随意同大唐再起刀兵。

    “你说了那么多,我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让我们知道吐蕃的赤厥赞普来到了长安,又如何能让大唐和吐蕃再起刀兵,又如何能让我们渔翁得利?”

    牢山冷冷一下:“这个么,先要让大唐自毁长城。店家放心,这个我已经有所安排。而且这次我不会只让你们动手,我也会出手,店家到时候要相助与我。”

    “哦?先生到底有何安排?”呼兰朵瞬间来了兴趣,语气也是客气了一些。

    “今日就说那么多吧,店家有所准备便是,我会再来,到时候我会把全部计划告诉你。牢山冷冷一笑说道。

    ……

    同日。

    离开了平康坊的升平馆没多远,沈锋在路上就又遇到了兵部尚书陈玄礼。

    陈玄礼也得知了昨晚吐蕃使团遇袭的事情,也专门向沈锋仔细打探了一番。

    沈锋将自己知道的情况都告诉了陈玄礼,却暂时没有将自己怀疑吐蕃的赤厥赞普也使团当中的事情告诉他。听完之后,陈玄礼面色凝重,低头凝思了片刻,然后看着沈锋说道:“现在吐蕃带着诚意来我大唐和亲,两国有修好之意。大唐仍有很多敌人,那刺客故意喊出那句话来,定然是深有心机,要谨防有人趁机

    挑拨大唐和吐蕃的关系。”

    沈锋点了点头:“陈大人说的正是,我心中也有此担忧。那个刺客不知是何来路,可动机绝不简单。我已经让金吾卫加强了吐蕃使团的戒备,同时也在全力追查此事。”

    “在长安城内遇袭,那吐蕃使节定然会向圣上有所抗议。到时候圣上把这件事情压下来,沈大人,你肩上的担子也不轻。”陈玄礼接着说道。

    沈锋苦笑一下:“还是陈大人体谅我,知道我的难处啊。”

    陈玄礼想了一下,随即说道:“抽空我进宫一趟,向皇上请旨,调派一队飞龙骑护卫吐蕃使团。沈大人肩上的担子和责任,得有人给你分担一些。”

    飞龙骑乃是李隆基亲兵部队中的精英,有他们前来护卫吐蕃使团,不仅安全大增,金吾卫的责任也担子也确实减轻了不少。

    毕竟那是李隆基的亲兵部队,万一再出了事,又有谁能向他们来问责?

    一听这话,沈锋心中十分动容。在官场之上,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肯有人为你分担责任和担子更是少之又少。沈锋看着陈玄礼恳切的面容,心中又生出不少好感来。

    陈玄礼微微一笑,看着沈锋又说道:“再说另外一件事情,沈大人,你可知我又来找你做什么啊?”沈锋会意一笑,点了点头:“这个我知道。吐蕃的五绝阵咱们昨天破了两阵,可还剩三阵。这五绝阵就摆在陈大人兵部的操习场上,吐蕃人每天在那里摆阵叫板,若是不能尽快全部破阵,陈大人肩上也有压

    力。”

    陈玄礼点头微笑:“沈大人也很是懂我。”

    沈锋轻轻拍了拍陈玄礼的肩膀:“陈大人放心,你肩上的担子和压力,也当有人给你分一分,咱们这就去吧!”

    陈玄礼哈哈一笑,二人随即便来到了兵部操习场。

    昨天有人连破两阵,长安城内也算轰动,今日虽然只剩下了三阵,可围观的人比昨天还要多。

    李白昨日破了一阵立下大功,李隆基很是高兴,除了重赏之外,也让他可以出宫前来观摩。一看沈锋和陈玄礼来了,李白急忙迎了过来。

    “你们俩去哪了,让我好等!今天这三阵也很是精彩,走,我先带你们看看那个械斗阵,守阵的吐蕃人实在不一般!”

    说完之后,李白便领着沈锋二人来到了一块场地外围,这里便是五绝阵中的械斗阵了。

    这械斗的意思,指的就是使用除了刀剑弓弩之外的重型兵械进行格斗,在战场之上,这也是极为重要的军事技能。

    自有兵士将围观的人众分开,替沈锋三人让出一条空路来。围观的人中已经有人认出了其中有昨天破阵的二人,也自然是向一旁避让,让他们能够站到最前面。站在场边,沈锋定睛向场上一看,心头微颤:李白所言不假,这场上守阵的吐蕃人确实很不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