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章 再会酒坊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听到醉仙酒坊和醉仙酿这两个词,沈锋的心中猛然沉了一下。

    那晚太极宫中惨烈的一幕,又开始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

    杨玉环的寿宴之上,所选用的御酒正是醉仙酿。

    沈锋的脑海之中,也回想起了那晚在太极宫的尚膳监之中,见到醉仙酒坊掌柜呼兰朵的情景,不知怎的,心中忽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来。

    沈锋思忖片刻,若有所思道:“既然两位兄长都提到了那个醉仙酒坊,咱们就去那里尝尝醉仙酿吧!”

    ……

    怀远坊,醉仙酒坊。

    沈锋领着李白和晁衡二人踏门而入,店里有伙计急忙招呼他们三人在大堂之内坐下。

    这醉仙酒坊只有一个大堂,并没有什么包间,沈锋他们三人坐在靠角落的一张桌子上,点了两坛酒,又要了几样下酒的小菜。

    三人各自斟满了一碗酒,先干了一碗。

    酒入喉中,李白又细细品味了一番,神色大悦。

    “好酒,果然是好酒啊!除了酒香之外,还有一股异香,喝的好生畅快!”李白笑着说道。

    “这异域美酒和大唐的果然是不一样,醉仙酿,确实是神仙可醉!”晁衡也是微笑着开口赞道。

    沈锋喝完之后,细细的嗅着碗中残留的香气。

    沈锋的眉头紧锁,神色凝重。那晚在太极宫中,无论是尚膳监,还是延寿亭,沈锋同样闻到了这股浓浓的酒香。

    这股香气,再不能给沈锋带来愉悦的感觉,反而是噩梦一般的回忆。

    “来来来!再来一碗!”

    李白拿过沈锋手中的酒碗,又满满斟上了一碗。

    “原来是沈将军来了,妾身有失远迎,还望恕罪!”呼兰朵急匆匆的从内堂走了过来,见到沈锋之后,先是躬身行了一礼,面色惶恐。

    沈锋将目光投向呼兰朵,微微一笑:“店家不用如此,我们只是来此喝点闲酒罢了,本不想惊动你的,没想到你的伙计还是把我给认了出来。”

    呼兰朵这才起身,道:“沈大人赏脸到我这里来,也是看得起妾身,定然是要好生招待一下的。”

    说完之后,一名伙计便送过一坛酒来。

    “这是店里的陈酿酒了,和上次送往宫里的那批御酒是同时开封的,特拿来款待三位大人。”呼兰朵客气说道。

    说完之后,那伙计将酒坛子给打开,一股更为浓郁的香气飘散开来,紧接着给沈锋他们三人每个人都斟上了一碗。

    沈锋忽然觉得心中一阵恶心,不想再喝,李白却是开口赞道,果然这陈年老酒香气更是浓郁啊,来,咱们再干了一碗!

    晁衡也端起酒碗来:“好,感谢店家,咱们再干了这一碗!”

    沈锋无语,只好跟着他们又喝了这一碗醉仙酿。

    其实沈锋很想问这个呼兰朵掌柜一些事情,可之前李隆基已经下了严旨,那晚太极宫所发生的事情,所有在场之人均不可对外透露出半个字来。

    一个亡国的石国王子杀入太极宫中来复仇,这是折损李隆基颜面,折损大唐颜面的事情,当然越少知道的人越好。

    沈锋沉默了一下,随即看着呼兰朵,开口问道:“店家,自打咱们上次在尚膳监相见之后,你可还曾送醉仙酿去宫中?”

    听沈锋这么一说,呼兰朵叹了一口气,神色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从那晚贵妃娘娘寿宴之后,我这醉仙酿就再没有被宫里采办为御酒,之前尚膳监负责采办的几位监正,不知怎的也再没有露过面。沈大人,那晚你也在太极宫中,可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不是我店里这醉仙酿圣不合宫里诸位贵人们的口味?”

    一听这话,沈锋一怔,心想这个呼兰朵果然不知道那晚在太极宫内发生了什么。别说那几个负责采办御酒的监正了,就是整个尚膳监也全都葬身虫腹。

    这些话沈锋也说不得,只好微微一笑,看着呼兰朵说道:“宫里的那些贵人们口味多变,估计是想换换其他美酒尝尝了。再说了,他们玉液琼浆喝的太多,口舌都有些麻痹了,谈不上有什么酒对他们的口味。店家也不用过于介怀,说不定以后还有机会。”

    听沈锋这么一说,呼兰朵这才微微点头,没再说什么。

    “对了店家,那天之后,你可还曾见过之前那些给你运香料来的胡人?”沈锋又接着问道。

    他所说的那些胡人,指的自然是跟图堂王子一起来长安的那些石国人了。太极宫那晚之后,这些石国人也全都神秘消失,再也找不到半点踪迹来。

    为什么这些石国人没有和图堂王子一起进入太极宫来复仇,他们又到底去了哪里?这两点在沈锋心中,也是一个极大的谜团。

    呼兰朵神色有些惊慌起来,急忙看着沈锋说道:“没有,再也没有见到过!妾身只是从他们那里订些香料,可真的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啊!”

    沈锋一看她的神情,估计是怕自己再拿这件事情找她的麻烦,心中也是稍稍一软。

    “店家不用多想,我只是这么随便一问。以后若是在长安城内再见到他们,记得通知金吾卫一声,也算你举报有功。”沈锋笑着说道。

    呼兰朵微微点头,神色仍是有些惊慌。

    “那妾身就不打扰三位大人了,酒菜管够,有什么需求尽可随意吩咐。”呼兰朵看着沈锋等人又说了一句,躬身行了一礼后转身离开。

    沈锋便和李白晁衡二人接着在店内畅饮起来。席间,沈锋又向晁衡请教了一些关于居合刀法的问题,晁衡也是毫无保留,将居合刀法的精要坦然相告,沈锋听完之后,心中震撼,自然也是获益良多。

    不知不觉中,天色愈发暗下来,长安城宵禁的时刻也马上就要到了。三人也是酒足饭饱,沈锋没有喊店家结账,而是将一个伙计叫来,将一个金珠子交到了他手上。

    沈锋现在仍然对唐代的金钱没有多少概念,也不知这一颗金珠价值几何,只是觉得便于携带,随身都装了一些。

    晁衡和李白自然知道这一颗金珠的价值,也都是暗暗惊讶。那伙计也是惊慌,开口道:“三位大人万万不可,掌柜已经交代过了,这顿酒菜算是我们店里孝敬三位大人的,不能收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