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 生杀予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隆基话音落下,就见李林甫立刻站出列来,脸上是悲愤交加的样子。

    他眼中噙着泪水,向李隆基躬身一拜。

    “先帝驾崩,臣等和圣上一样悲痛万分。日日缅怀,沉寂哀思。兵部尚书卢旭,寡廉鲜耻,恬不知恩。所作所为实在令人发指。臣完全赞同高公公刚才所言,所谓十恶不赦,卢旭和刘敬安这二人不仅无可赦免,定然还要罪加一等严惩之,以慰先帝在天之灵!”李林甫痛心疾首的说道。

    沈锋心中一惊,没想到李林甫切割得如此之快,这二人可都是他的党羽亲信。

    不过转念一想,李林甫原本就是这样的人,察言观色揣摩圣意,处处以迎合李隆基为准。看到今日李隆基龙颜大怒,李林甫根本犯不着为这两个人去辩护什么,还不如及早划清界限,体现自己同天子同悲同怒。

    沈锋低着头,冷冷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李隆基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让别人难以察觉的冷笑来。

    刚才那一番话,他是故意对李林甫说的,既是一番试探,也是一番敲打。

    驾驭臣子之术,他依然十分熟捻。

    李隆基长长叹了一口气,这才说道:“看来诸位卿家与朕同心,此二贼确实罪不可恕,还当罪加一等。”

    李隆基的目光又扫过堂下众臣,天子的威严,生杀予夺的无上权力,此时在他脸上全都浮现了出来。

    “兵部尚书卢旭,忤逆不敬,荒淫不恭,判斩立决,抄没家产,全家流放朔方,永不得返;长安县令刘敬安知法犯法,私放重犯,判抄没家产,全家贬入贱籍,流放岭南永不得返!”李隆基朗声说道,让自己的话语传入每一个堂下臣子的耳朵之中。

    这就是辱没天子、辱没皇家的代价!

    沈锋心中也是震惊,没想到李隆基判居然卢尚书一个斩立决。他此番种种安排,只是想让那个卢旭从兵部尚书的位子上掉下来,最多判个流放,并不想夺他性命。

    可没想到这次李隆基突然严刑峻法起来,将这二人罪加一等重判,一杀一流。

    沈锋心中也是一阵冰冷。大堂之内,李隆基高高在上,生杀予夺只在他的一念之间。

    这就是至高无上的权力,可以给予你一切,也可以瞬间剥夺走你的一切。

    “圣上英明!”堂下臣子心中皆是惶惶,却又一起朗声赞道。

    “退朝吧。”李隆基冷冷说道。

    ……

    下午申时,怀远坊,灌云酒楼。

    沈锋和公孙岚等人还是相聚在那个包间之内。

    公孙岚微微一笑,看着沈锋说道:“阁主,想不到咱们这次是一石二鸟啊,除了除掉那个兵部尚书之外,还顺带着捎下来一个长安县令,这两个可都是李林甫的心腹党羽啊,这次他的损失也算不小。”

    沈锋的脸上并没有太过欣喜的表情,沉沉说道:“是啊,不过我也没想到这次圣上的判决会如此之重,那个兵部尚书还送了性命。”

    杨感知道他心中所想,开口说道:“阁主心中也不用过于难受,若是这次不把那个兵部尚书给除掉,他一再阻碍王忠嗣大人,边疆战端一开,还不知有多少大唐将士要送掉性命。”

    听杨感这么一说,沈锋心中这才稍稍好受一些。

    “扳倒这两个人不是咱们最终的目的,为王忠嗣大人那边除掉障碍,尽我们最大的可能去帮他,这才是我们的本意。”沈锋接着说道。

    “现在那个兵部尚书已经倒了,可接下来谁接任他也是个问题,若是同样也是李林甫的党羽,那咱们也算是前功尽弃啊。”杨念有些忧虑的说道。

    沈锋点了点头:“是啊,一定不能再让李林甫的人得到兵部尚书这个位子了。不破不立,咱们好不容易扳倒的那个卢尚书,一定要再让一个能忠心为国,不结党徇私的人接任这个兵部尚书。”

    “是啊,要安排一个自己人上位。”公孙岚若有所思的说道。

    “公孙堂主,你经常出入宫廷,对百官也算相熟,在这朝堂之上,你认为可有合适的人选?”沈锋看着公孙岚问道。

    公孙岚想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属下心中现在也想不出有什么太合适的人选。”

    “这件事情宜早不宜迟啊,兵部尚书的位子现在空着,李林甫那边也一定会去争夺,他在朝堂上党羽众多,再扶植一个人上位也并非什么难事。”沈锋忧心重重的说道。

    “阁主所言极是,您现在也是朝廷高官了,莫非您心中已经有合适的人选了?”杨感看着沈锋问道。

    沈锋微微摇头:“我也算刚刚入朝,同其他官员并无深交,也谈不上了解,当然现在也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只不过我现在知道这件事情该怎么办了。”

    “哦?阁主有什么好办法?”杨感此时也很感兴趣。

    沈锋微微一笑,看着他们三人说道:“我要去一个地方,见一个人,那个人会帮我找出合适的人选。”

    ……

    第二天上午,西安城郊。

    沈锋一身平民便装,也没有带任何的兵刃,一人一马来到了城外的青云岭下。

    玉真公主修行的那所玉真观,就在这青云岭之上,沈锋之前已经来过一次了。

    他将马拴在山门之下,自己一个人沿着山路石阶,步行来到了玉真观门外。

    上官璟元一身灰衣女道士的打扮,出门相迎。

    “沈将军好久不见,今日怎么得闲到这玉真观来了?”见到沈锋之后,上官璟元的神色中带着一丝惊喜,开口问道。

    沈锋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看着上官璟元微微一笑。

    “这段时间来心情郁闷,就想到这清静之处来排遣一下。今日见到上官姑娘,心情便已经好了很多了。”

    上官璟元清冷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来:“沈将军真会说话,您这次前来,并非只为是见我一面,恐怕另有他意吧。”

    沈锋微微一笑:“什么都瞒不过上官姑娘。”

    “真人正在后堂精舍之中闭关修炼,沈将军先随我入内稍等片刻。”上官璟元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