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常将军
    ,精彩无弹窗免费!

    马车这么一停,刘敬安心中咯噔一下子。

    长安县衙的大牢,门前是一条封闭的街道,两边都是围墙,只有正前方一个出口,这样也便于监控往来出入人员。

    此时的这架马车,正位于这条道路的出口处,很明显能让人看出是从长安县大牢出来的。

    “这车上做的什么人啊?”马车外传来一声问话。

    卢尚书和刘敬安的身子都是微微一颤。

    就听马车的车夫回答道:“大人,这是我们长安县县令刘大人的车,车里面坐的自然是刘大人。”

    一听到车夫称呼外面的人为大人,刘敬安心想,莫非拦着车的还是一个官差?

    “原来是刘大人的车啊,太好了,我们正要去找刘大人呢。之前去了趟县衙,听说刘大人到大牢这边来了,没想到正好在这里碰上碰上了。刘大人可好啊?”

    外面有一群人走到了马车车厢之后,向里面打招呼道。

    刘敬安此时坐不住了,轻轻的掀开了后厢的车帘,露出一个头去。

    车厢之外,一个武官便装打扮的人领着四名披甲兵士挺身而立。

    这四名披甲兵士身上穿的都是嵌金丝鱼鳞甲,腰间挂着的都是纹饰精美的横刀,各个都是眉目俊逸,威风凛凛。

    从这一身装备上刘敬安也认得出来,这四名兵士都是金吾卫的人马。

    刘敬安再一看那名带着黑幞头,身穿枣红袍的便装武官,也立刻将他认了出来。

    “原来是常……常将军啊,您怎么来了?”刘敬安很是惊讶。

    来的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常自约。

    之前接手那四名武官离奇暴毙的案子的时候,常自约曾经和沈锋一起来到长安县衙,接待他们的正是这位长安县令刘敬安,故而二人也算认识。

    常自约原先的官职是个从五品的振威校尉,那晚在太极宫中,常自约也是救驾有功。事后沈锋替常自约报功,李隆基亲自降旨,擢升常自约为正四品金吾卫左郎将。长安县令只是个正五品官,现在常自约比刘敬安官阶还要大。

    刘敬安立刻掀开车帘走了下来,向常自约行了一礼。

    “别提了,今早天没亮就有人来金吾卫衙门报官,说是平康坊有人在国丧期内狎妓取乐,还当街斗殴。此乃十恶之中大不敬之罪,金吾卫执掌京师治安,不敢轻慢。听说昨晚那人被长安县的武侯给拿了,这不,本将亲自带人前来提审这个要犯!”

    常自约这话一出口,刘敬安和车里的卢尚书脑中都是轰的一下子,冷汗一下子全都渗了出来。

    有人报官?

    车里的卢尚书心想,莫非是昨晚带人来殴打自己的那个轻浮恶少?

    刘敬安面色煞白:“常将军……这……这是长安县的案子,不知金吾卫为何来此提审犯人啊?”

    “嗯?”

    常自约一脸惊讶的样子,看着刘敬安说道:“刘大人也是长安县的老县令了,这件事情怎么还不清楚?首先是有人来金吾卫衙门报官,金吾卫接案后必须办理。还有,大不敬乃是十恶之一,这种重罪长安县衙无权审案判结,须由金吾卫提审犯人,最后交由三法司会审判结。我也是照章办事,刘大人不会不了解吧?”

    刘敬安此时不是面色煞白了,而是面色如土,成滴的冷汗顺着鬓角往下掉,后背也已经湿透。

    小风一吹,后心嗖嗖发凉

    坐在车里的卢尚书身子微微发颤,一口大气都不敢出。

    “嗯……下官了解……常将军说的……可……”刘敬安声音发颤,神情闪烁吱吱呜呜。

    常自约一看他这般模样,更是感到惊讶了。

    “怎了了刘大人,身体不舒服?”常自约关切问道。

    “没……没有……”

    “刘大人,刚才看你掀开门帘下车的时候,里面好像还坐着一个人吧?”常自约开口问道。

    在金吾卫供事多年,常自约也是观察极为细致之人。刚才刘敬安掀开门帘下车的时候,虽然他刻意遮挡,可是常自约仍是看到车厢内露出了一个人的脚来。

    一听这话,刘敬安神色大变。

    “没有……不是……”刘敬安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向车帘处移了过去,想要挡住。

    可还没等他身子移动,常自约的一只手掌就按在了他的肩膀之上,将他的身子给按住。

    “刘大人,这车里是谁啊,不方便见人么?”

    “没有…这车里就是我的一个熟人…”刘敬安的身子开始不由自主的发抖起来。

    常自约的手就按在他的肩上,自然能够感受的到。

    “看来刘大人的身子确实不太舒服啊。奇怪了,刘大人在这大牢之中有什么熟人啊,还用自己的马车亲自来接?”常自约冷冷一笑,随即掀开了车厢后帘!

    卢尚书在里面缩着头,完全不敢迎着常自约的目光。

    常自约首先闻到了一股馊臭气味,他心中也自然明白,大牢里的犯人身上经常会有这种气味。

    常自约面色一紧,朗声说道:“把头抬起来!”

    卢尚书后背已经完全被冷汗湿透,身子微微发颤,此时只好把头抬了起来。

    常自约看了一眼卢尚书,只见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像是被人痛揍了一顿。

    “当街斗殴…”常自约嘴里喃喃的说了一句,随即从怀里拿出一个丝质卷轴来。

    “狎妓及当街斗殴者,体态微胖,左眼眉梢有黑痣…”

    常自约一边拿着丝质卷轴,嘴里小声念着,一边目光向卢尚书脸上扫去。

    卢尚书的左眼眉梢上确实有一颗黑痣,听常自约这么一念,他便知道常自约手中拿着的就是今早的报案记录了,上面对自己的体态特征有着详细描述。

    也难怪,那轻浮恶少是从床上把自己给揪下来的,自己当时光着身子离他们还很近,身上的体貌特征自然被看的一清二楚了!

    之前常自约官职小,也没有资格上朝,自然认不得卢尚书。只见他脸色一变,上前一手把卢尚书给拽下车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