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大不敬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锋心中一阵激动,急忙赶往怀远坊。

    这几日正是让皇帝李宪的国丧之期,宫里下了旨,平康坊里各处妓馆、曲坊,酒肆全都关门停业。公孙岚是心思细致之人,没让沈锋去平康坊,而是将见面地点安排在了怀远坊的灌云楼。

    这灌云楼乃是一处品茶吃饭的地方,不算是娱乐场所,到此来也可免生枝节。

    灌云楼二层的一个僻静包间里,公孙岚一身素衣,和杨感杨念兄妹二人一起等着沈锋的到来。

    沈锋一路小心谨慎,独自一人来到了灌云楼上的这个包间。见到公孙岚之后,沈锋急忙问道:“公孙堂主,到底是有何进展?”

    公孙岚微微一笑:“阁主别急,先坐下。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件事情确实有进展了。”

    沈锋坐下之后,就听公孙岚接着说道:“按照阁主的吩咐,属下这些天来一直派人紧紧的盯着那个卢尚书,这几天果然发现了一件事情。”

    “哦,发现了什么事情?”沈锋心中一阵惊喜。

    “那位卢尚书可真是耐不住寂寞啊,现在乃是国丧期,估计他也是忍不住了,昨晚偷偷来了平康坊,找他之前相好的一个艺伎又风流快活了一晚。”公孙岚回答道。

    “是昨天晚上去的?”沈锋急忙问道。

    公孙岚点了点头:“没错,昨晚宵禁前来的,偷偷去了一家琴馆,和他的那个相好在后堂隐蔽的包厢里快活了一晚,今早宵禁解除后又偷偷的溜走。”

    杨感看着沈锋说道:“现在是国丧期间,圣上已经降旨京城禁止一切娱乐,更别提去平康坊里找女子风流快活了。这个卢尚书胆子真大,此乃大不敬之罪。”

    正巧,沈锋前几天恰好研究了一下唐律,知道这大不敬之罪是什么意思。

    大不敬之罪,指的是对皇帝无人臣之礼,也就是古代侵犯皇帝人身及尊严的一种罪名,在唐代之前属于十重罪之一,在唐代被定性为“十恶”之一。有成语“十恶不赦”,这大不敬之罪,在唐代是无可赦免的重罪!

    李宪现在已经被李隆基追封为了皇帝,在皇帝驾崩大行之后的国丧期内,这位堂堂正三品的兵部卢尚书还去平康坊那边风流快活,实实在在的是大不敬之罪!

    缺什么来什么,不作死就不会死,沈锋心道。

    “可是他昨晚去风流快活,咱们只是暗中看到了,并无证据,又如何用来去对付那个卢尚书?”沈锋转念一想,又看着公孙岚问道。

    公孙岚微微一笑:“这个阁主不用担心。那个和卢尚书相好的女子我也认识,也暗中打听过了,那位卢尚书,今晚还会去。”

    “他今晚还去?”沈锋一阵惊喜。

    杨感也笑着说道:“是啊,这个卢尚书原本就是花间常客。国丧期之内清苦难耐,估计是他昨晚太快活了,意犹未尽,所以今晚还要去。这也正好给了咱们一个机会。”

    沈锋想了一下,冷冷一笑:“没错,确实是个好机会,咱们去抓他个现行!”

    杨念看着沈锋,眨了眨眼睛,接着说道:“刚才跟公孙堂主和哥哥商议了一下,这个现行不用咱们去抓。这件事情,咱们躲的远远的在一旁看着就好。”

    “哦?诸位有什么好计划?”沈锋惊喜道。

    公孙岚便压低声音,在沈锋面前细细说了一番。

    听完之后,沈锋面色欣喜目光闪动,笑着说道:“这样最好!这是他自己作死啊,今晚就让那个卢尚书再最后快活一次吧!”

    ……

    天黑之后,各衙门堂口的武侯还有各坊的坊丁们开始陆续上街巡逻,整个长安城即将进入宵禁。

    一辆拉货的有棚马车缓缓的驶入了平康坊,停在了风曲琴馆的后门。

    这风曲琴馆名义上是个琴馆,可其实也是男人们寻乐子的一个风月场所,有艺伎在前堂抚琴演奏,后院则是一个个厢房。

    看上中意的艺伎,只要价钱给够,自然也可以将她们带入厢房之中风流快活一番。

    在国丧期内,这家琴馆也已经停业,外面挂着的灯笼都没有亮起来。

    从这辆马车车棚之内,一个一身平民布衣打扮,身上还披着一个斗篷盖着头的男子钻了出来。

    他走到琴馆后门前,用手轻轻敲了几下。

    “谁?”门后传来一声问话。

    “来送货的。”男子脸上轻浮一笑。

    后门缓缓打开一条缝,斗篷男子推门而入。

    后院的一个包厢之内,一名浓妆艳抹的艺伎坐在屋内,对着铜镜整理着自己的头饰。

    随即,房门被轻轻推开了,斗篷男子走了进来,一脸笑意。

    艺伎急忙起身,帮男子拿掉身上斗篷。

    “卢大人,你可来的真准时啊,这宵禁的更鼓刚刚落下……”艺伎笑着说道。

    卢尚书一把搂住艺伎的腰肢,将鼻子贴在她白皙的胸口深吸了一口气,沉醉道:“怎能让佳人独守空房?怎能辜负这良辰美景?”

    艺伎用手轻轻按了按卢大人的鼻子,笑着说道:“卢大人嘴上给抹了蜜似的,让奴家听着就是舒服啊。”

    “**一刻值千金,美人儿……”卢尚书搂着美艳艺伎的身子向屋里走去……

    ……

    半个时辰之后,风曲琴馆的后门猛然被人给撞开了。

    一个孟浪男子带着两名彪形大汉气冲冲的闯了进来。

    这男子径直来到了卢尚书所在的那间厢房,猛地将房门给踹开。

    卢尚书半裸着身子,正搂着那名美艳艺伎酣然入睡,听到房门被人猛然撞开了,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惊惶万分!

    那孟浪男子领着手下径直来到床边,两手一扯,将布帘子全给拉了下来。

    卢尚书大惊失色,急忙扯住被子盖着自己肥硕的身子:“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那孟浪男子看了看躺在卢尚书身旁,同样露着雪白肩膀的美艳艺伎,满脸怒气。

    “好啊,之前大爷看上你,你不愿意伺候大爷,还说自己是卖艺不卖身,想不到在这个时候,躲在这里和男人厮混!”孟浪男子怒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