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 轻抚琵琶只为君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杨贵妃没有再穿着上次寿宴那般喜庆的红色华贵衣装,而是一身淡雅的绿色衣裙,头发只是简单的盘了起来,插着几支玉簪,脸上的妆容也是清淡了很多。

    即使这样,依然遮不住杨玉环盖世的容貌和绝然的气质。

    沈锋微微屏息,目光也不由自主的落在了杨玉环身上。只见她的神情再也没有之前的喜庆欢悦之色,眼神中带着淡淡的哀伤和冷寂。

    “姐姐也在这里啊,沈将军那晚可都是咱们的救命恩人,也要好好谢谢他呢。”杨玉环看着虢国夫人说道。

    虢国夫人立刻将目光从沈锋身上收回,神情变得庄重起来,答道:“是啊,我也正感谢沈将军呢。既然妹妹来了,那你们聊吧,我再去别处看看。”

    说完之后,虢国夫人又斜着看了沈锋一眼,抽身离去。

    杨玉环向沈锋身前缓缓走了过来,沈锋也立刻闻到一股淡雅的幽香,不由得心中一动。

    杨玉环开口问道:“今日晚宴很是热闹,沈将军为何不与众人一起娱乐啊?”

    “末将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宫中宴会,诸多游戏娱乐都不懂规则,不知如何参与。”沈锋诚恳而答。

    “不会也好,这些娱乐有些嘈杂,有的也很无趣。”杨玉环杏目流转,神情清冷的看着那些游戏娱乐的众人。

    “沈将军懂些音律么?”杨玉环接着问道。

    沈锋不知杨玉环为何会如此发问,只好回答道:“我是军旅粗人,对音律确实不懂。”

    杨玉环微微一笑:“这也无碍,只要能听出曲子好不好听就行了。本宫会弹奏琵琶,沈将军可愿意听一曲?”

    沈锋一怔,随即点了点头:“末将荣幸备至!”

    杨玉环微微一笑,转身向花萼相辉楼走去,沈锋紧跟其后。没多长时间,二人便来到了二层的大堂之中。

    这里比一层大堂和外面的百花园里要清静多了。有些大臣和皇族们在这里聊天说笑,还有些在玩一些文字类的宴会游戏。

    杨贵妃轻轻坐在靠里面的一张坐塌之上,一名宫女随即给她送来一个装饰精美的琵琶来。

    沈锋曾经见过现代的琵琶演奏,也知道现代的琵琶都是四根弦。

    可杨贵妃手中拿着的却是一把五弦琵琶,外形上也比现代的琵琶要大上一些。

    这种唐代的五弦琵琶,到了宋代就已经失传了,后世的琵琶都变成了四弦。现代要想再见到这种唐代的五弦琵琶实物,只能去东瀛国奈良的正仓院。

    正仓院里所藏的那把螺钿紫檀五弦琵琶,也是李隆基通过遣唐使赠送给天皇的御用之物。

    现代的琵琶演奏都是将琵琶竖在怀中,可杨玉环却将琵琶横抱在自己的怀中,左手扶着琵琶细颈,右手用一个象牙拨片轻轻拨动了一下细弦。

    一阵清脆的琵琶乐音传出,整个大堂瞬间安静了下来。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将目光投向了杨玉环,微微惊讶。身为独得天子恩宠的贵妃,杨玉环已经很久没有在这种场合演奏琵琶了。

    杨玉环将目光缓缓扫过众人,最终落在了沈锋这里。

    杨玉环目光款款,看着沈锋闪动了一下,然后便低头,继续用牙片拨弦。

    随即,一首动人心弦的乐曲便从杨玉环的琵琶中飘散而来。

    沈锋不懂音律,识不出音调音色音准,反而却能听出乐曲最本源的东西:曲中之情、曲中之意。

    杨玉环的这首琵琶曲,曲调先是轻快悠扬,像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少女在阳光普照的原野上自由奔跑,衣袂随风飘逸;随后曲调变得婉转低徊,像是那少女家中遇到了什么变故,境遇难堪;接着曲调又变得陈缓幽怨,像是这女子在经历着重重人生的磨难;后面的曲调又变得热烈开放激情洋溢,像是女子的人生焕然一新,过着鲜花着锦的生活;最后,曲调又一下子变得清冷寂寥起来,像是女子的人生一下子黯淡孤寂了下来……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沈锋在内,全都屏息凝神,听的是如痴如醉。

    乐曲缓缓入耳,在沈锋的脑海之中,忽然想到了白居易的那首著名的《琵琶行》来。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白居易诗中所描述的琵琶曲,当真是贴切无比。盛唐的诗人们可以做到文字如曲,而杨玉环则是曲如文字一般。

    沈锋已经听了出来,杨玉环其实是在把自己的一生,用手中的琵琶娓娓道来。

    沈锋心中怅然,默默不语。

    一曲终了,大堂之中先是静的落针可闻,随即便爆发出阵阵喝彩和掌声,众人纷纷向杨玉环那边围了过去。

    杨玉环并没有站起身来,任由喝彩声在她身边响起。在她身边的这些人,又有几个能听出她的弦外之音来?

    曲终人潮起,知音能几人?

    良久,杨玉环轻轻抬头,在不经意间又看了沈锋一眼。

    沈锋目光闪动,微微点头。

    杨玉环欣慰一笑。

    忽然间,喝彩声停住了,人群中闪出一个缺口来。

    李隆基缓缓走了过来,脸上带着一丝丝的惊讶。他刚刚在楼下同几名贵妇在玩投壶掷箭的有戏,听闻楼上有琵琶弹奏,这才走上楼来,却没想到是杨玉环在亲自演奏,便站在一旁仔细听了起来。

    “爱妃,你好久没有弹琵琶了。”李隆基微笑说道。

    杨玉环这才微微躬身:“今日圣上特为臣妾设下晚宴,臣妾感动,看诸位嘉宾兴致正浓,特献丑弹上一曲助兴。”

    李隆基微微一笑:“朕好久没有听你弹琵琶了。本以为你会技艺生疏,却没想到竟是更胜以往。这首《绣衣行》,朕真的好久没听你弹了,却没想你今晚弹得如此精绝。”

    “这《绣衣行》乃是臣妾亲自作曲,自然体会良深,这些日子来也在细细斟酌曲谱,今晚才敢弹出来献丑。”杨玉环回答道。

    李隆基神色微微一变:“爱妃,你在后面又加了一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