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天子相邀
    ,精彩无弹窗免费!

    众人坐下来之后,沈锋看着杨感问道:“对付这个兵部尚书,杨左使有什么建议?”

    杨感凝神思考了一下,答道:“兵部尚书乃是朝廷的三品大院,扳倒他并非易事。李林甫虽是宰相,可却是一个文官,要想插手军务,很多时候也必须得通过他这个兵部尚书。所以一旦这个卢尚书有事,李林甫也会全力保他。所以么,要想扳倒这个兵部卢尚书,得找到一个令天子震怒的罪名,让那个李林甫不敢去保他。”

    杨感转头看着一旁的公孙岚:“公孙堂主,长安这边的官场你比我熟,可有什么好办法?”

    公孙岚微微一笑:“不愧是我乘烟阁的督查左使啊,虽然远在江湖,对这朝廷上的事情也明白的很。这个卢尚书我认得,也是平康坊的常客了,各处风流花债也欠下不少。想给他找出些罪名不难,贪赃枉法的事情也有,只不过这些都扳不倒他,反而提前暴露了咱们的意图,让对方警觉起来。按照阁主的意思,咱们得找个一击必杀的办法来,让他没有反抗或是翻身的机会。”

    沈锋连连点头,无论是杨感还是公孙岚,他们所说的完全符合自己的心意。

    一般的小打小闹沈锋不愿意弄,也没有什么意义。对于卢旭这个官场老手,加上有李林甫的庇佑,确实对他无关痛痒。要想扳倒他,确实要一击必杀,要让那个李林甫也保不了他。

    沈锋目光闪动,看着公孙岚问道:“公孙堂主说的正是,可有什么好办法?”

    公孙岚低头想了一下:“阁主稍安,给属下些时间,我去专门梳理一下关于这个卢尚书的各项情况,一定尽快给阁主一个答复!”

    ……

    同日下午,寿王李瑁府邸。

    李瑁一脸阴沉,一手端着一个白瓷茶碗,一手轻轻捻动着自己的手指。

    李林甫一身便装坐在下面,面色同样阴沉,默然不语。

    “李相,原本一个烫手的案子交给了金吾卫,交给了那沈锋,没想到他居然能立下了救驾之功劳,现在成了正三品的金吾卫大将军,当真是风光更胜啊。”李瑁缓缓说道,语气低沉。

    李林甫看了李瑁一眼,微微叹气:“这件事情是臣谋算不足。谁也没有想到这案子后面居然能牵扯到石国人前来长安复仇的巨大阴谋!那晚臣也在太极宫中,就在延寿亭内,那虫潮确实是恐怖万分,现在想起来仍令人不寒而栗啊。”

    李林甫那晚也是从延寿亭二层跳水后才得以逃生,沈锋也算是救了他一命。见识过那恐怖的虫潮和太极宫内遍地的尸骨之后,李林甫现在确实心有余悸。

    李瑁那晚并没有去太极宫参加杨玉环的寿宴。对于李隆基、杨玉环来说,他的出现都是一件令人尴尬的事情。也正是因为李瑁没有去,他才没见到血腥恐怖的那一幕,对整个事情并没有像李林甫那般刻骨铭心。

    李瑁冷冷笑了一下:“无论怎样,那个沈锋都是最后的受益者。他区区一个边塞武夫,不到而立之年,来到长安也不到一年,现在就已经是正三品的大将军了,执掌长安十六卫其中的金吾卫。李相,就是你当年也不曾这样风光过吧?”

    李林甫目光闪动,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

    李瑁说的没错,自己在沈锋这个年龄的时候,还在官场之中苦苦煎熬和挣扎着,远远没有他现在这般风光。

    “树大招风。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王爷放心,这个沈锋,臣是一定要除掉他的。”李林甫冷笑了一下。

    现在的沈锋位高权重,也甚得李隆基的厚爱,对已李林甫来说,也已经是一个极大的威胁了。

    对于能够威胁到自己的人,李林甫从来都不会手软。

    “怎么,李相还有办法去对付他?”李瑁抬眼看着李林甫,沉沉问道。

    “那是当然。王爷放心,区区一个正三品的金吾卫大将军,挡不住我,也挡不住王爷。东宫的那位,靠他也护不住。”李林甫的语气很大,连正三品的金吾卫大将军在他口中都是“区区”。

    李瑁眨了眨眼睛,微微叹气。

    “听说王忠嗣那边李相已经出手了?”李瑁冷冷问了一句。

    李林甫点了点头:“王忠嗣身兼四镇节度使,管得多,摊子铺的也大,自然耗费也大。咱们现在管不住他的兵马,却还能管得住他的粮饷。臣已经让兵部的卢尚书好好的给他把把关了,向朝廷来要钱要粮,自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李瑁点了点头:“这个虽然是一个办法,可却只能是暂时压制一下那王忠嗣。要想扼住他的喉咙,这点力度恐怕不够。”

    李林甫的脸色阴沉了下来:“臣知道。现在吐蕃的那位松都赞普已死,赤厥赞普即位,在边境已经有所异动。王忠嗣擅自签下的那份铁板烙书已经失效,他最大的一个破绽已经露了出来。臣也在等候时机,随时向他发出致命一击。”

    李瑁点了点头:“李相务必盘算的周全些,还有,也要防着那个沈锋,他们和太子可是都在一条船上。”

    “多谢王爷提醒,臣知道了!”李林甫微微点头躬身。

    ……

    回到了自己的府宅之后,沈锋就见钟离素在指挥着仆役和婢女们在收拾家里的东西。离搬去常乐坊那处宅邸的日子也近了,一些家物细软要整理好带过去。

    一看到这幅场景,沈锋瞬间觉得她很有一种家里女主人的感觉,心中也感到踏实。

    无论在外面怎样,确实需要一个女人在家里守着自己。

    沈锋微微一笑,心中一股暖意升起,也没去打扰她。

    沈锋在后院里又陪了小灰一阵子,就快到晚膳十分,从宫里又来了一名宦官。

    “圣上请沈将军去兴庆宫赴宴。”这名宦官看着沈锋,十分恭敬的说道。

    沈锋也不知李隆基为何会忽然招他赴宴,但天子相邀哪敢有不去的道理,便跟着这名宦官一同前往兴庆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