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药王后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天一早,沈锋睁开眼睛,只觉得身上一阵温暖,鼻中淡淡的幽香沁入。

    钟离素藕臂轻绕着自己的脖子,将脸贴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仍在甜睡。

    沈锋心意荡漾,搂着钟离素,又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一下。

    “主人,洗漱的水给您送来了。”门外传来玉晗的声音。

    钟离素微微睁眼,仰头看着沈锋,嗤嗤暗笑。

    “嗯……好……就放在门外吧,回来我自己端进来!”沈锋回了一句。

    “不让奴婢伺候您洗漱了么?”玉晗微微有些失落的问道。

    “不用啦,我自己来就好。”

    门外一声轻叹,接着是铜盆放在地上的声音。

    钟离素眼含秋水:“沈郎,今日我伺候你洗漱……”

    ……

    同日,晟亲王府。

    晟亲王躺在床上,手中端着一个玉碗,仰头喝了一碗汤药。

    喝完之后,躬身站在一旁的沈锋急忙递了一个丝巾过去,让晟亲王擦拭嘴角。

    “全靠沈将军啊,我这把老骨头又升官一次,当上了上将军。”晟亲王看着沈锋,笑着说道。

    “王爷莫要开玩笑了,折煞下官了。那晚要不是王爷您舍命相助,末将也是救驾无功啊。再说了,圣上只是让末将暂掌金吾卫,等王爷您康复了,金吾卫还是要由您来统领!”沈锋谦恭说道。

    晟亲王微微叹了一口气,看着沈锋语重心长道:“长江后浪推前浪,我这一把老骨头也该退下来了。金吾卫能够交到你手里,老夫甚慰啊!”

    “王爷,我才来长安城几天啊,涉世太浅经验不足,让我接手金吾卫大将军这么一个重要的职位,实在恐怕是担当不起啊。”

    “你担得起。沈将军,你在西域边疆就已经是屡立奇功了,现在到长安城不到半年的时间,又是功绩非凡。圣上也很是器重你,这个位置只有你坐才最合适,才是朝廷之幸!”晟亲王动容说道。

    “多谢王爷夸赞。”沈锋谦虚道说道。

    晟亲王轻轻咳嗽了一阵子,那晚他伤的不轻,脏腑受损,此时身体仍然很是虚弱。

    “沈将军,你现在位高权重,朝堂上自然有人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你也要多加小心。有本王在,怎么也能罩着你一些,可若是哪天本王不在了,沈将军也要能自己应付自如。”晟亲王目光沉沉,看着沈锋动容说道。

    “王爷……多谢王爷提醒,末将记住了!”沈锋看着晟亲王投来的目光,心中也是十分感动。

    晟亲王又将金吾卫诸事向沈锋交代了一番。看他身体虚弱,沈锋也不愿多加打扰,不久便辞行离开了。

    离开了晟亲王府邸,沈锋也没有回府,而是来到了平康坊的升平馆。

    这里,同样有一个让沈锋牵挂不已的人。

    升平馆后院的一间暖阁之内。公孙岚躺在屏风后面的一张床上,上半身的衣服已经脱了下来,露出雪白的后背来,杨念坐在她的旁边,小心仔细的给她的伤口换药。

    屏风外面,还站着一个灰发老者。这老者一身青色布衣,洗的微微有些发白,头上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头饰,只用青色的布巾将一头灰发给盘扎了起来。

    这老者目光炯炯精神矍铄,就在他身后的桌上还放着一个大药箱,药箱的前面放着一个碾钵,里面还存着一些碾成细粉的药末。

    沈锋站在这名老者的旁边,有些奇怪的看着他,却也是默然不语。

    过了一会儿,杨念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向沈锋和这名老者都是点头致意。

    “孙神医,您配的这几张敷贴效果确实不错,公孙堂主的伤口现在毫无脓血,也在慢慢收敛愈合。”杨念看着老者,欣喜说道。

    “杨右使可别那么称呼老朽,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夫了,治病救人乃是本分,当不起神医这个名号。”老者微微摇头,谦虚说道。

    “这神医的名号您若当不起,天下还有谁可以?尊上乃是名闻天下一代药王孙真人,先生尽得家父真传,悬壶济世救人无数,实实在在的是当世神医。公孙堂主要是没有您为她调理伤势,怎会康复的如此之快?”杨念看着老者,很是认真的说道。

    一听到一代药王孙真人这个名号,沈锋微微一怔,转头看着这位白发老者,脑海中也在回忆着自己曾经看过的那些唐代史书。

    过了片刻,沈锋终于想到了,这个孙真人指的乃是唐代名医孙思邈,也就是后世所称的一代药王孙思邈!

    孙思邈自称是太白山处士,也是一位修真的道人,故而也被世人称为孙真人!

    唐代的道人和后来的不太一样,有些是可以结婚成家的,杨念称孙真人为这位老先生的家父,那他自然便是药王孙思邈的后人了!

    史书记载,孙思邈生于隋朝,一直活到了唐高宗永淳年间,享寿一百零二岁,一生除了医术精湛之外,尤为精通药物药理,曾经为唐太宗和唐高宗看过病,均是药到病除,在当时就已经有药王之称。

    孙思邈一生著作颇丰,流传后世的医书也有好多本。这位老先生既然是孙思邈的儿子,自然是得尽了家传,医术精湛,尤其是他所配制的药物,定然是深有奇效。

    沈锋急忙向这位孙先生拱手一拜,恭敬说道:“原来是药王后人,失敬失敬,不知孙先生如何称呼?”

    “阁主不要如此客气,属下孙淳一,也是乘烟阁长安分堂的人,一直隐居终南山中研究药理。此次公孙堂主身受重伤,属下这才出山为其诊治伤势。”孙淳一向沈锋拱手一拜,恭敬说道。

    沈锋心中暗暗惊讶,没想到连药王孙思邈的后人都是乘烟阁的人,这个组织果然是人才济济,也难怪神通广大!

    公孙岚穿好了衣服,从屏风后面缓缓走了出来。

    “公孙堂主,原来有药王后人为你诊治伤势,实在让我放心了不少!”沈锋看着公孙岚,欣慰说道。

    “那是自然,孙先生所配的药灵验无比,属下的伤口已经在慢慢愈合了。”公孙岚脸色仍是有一些苍白,看着沈锋说道。

    沈锋微微点头,想到她那晚奋不顾身相救自己的义举,心中又是感怀不已。

    “公孙堂主,那晚全靠了你,我才能抓住机会杀了那个图堂王子。”沈锋看着公孙岚说道。

    “阁主不必介怀,这是属下应该做的。”公孙岚淡淡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