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夜思日见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吃完了晚膳,沈锋也没有让玉蕴和玉晗伺候洗浴,而是自己一个人草草的洗漱了一下,回房歇息。

    这一对妙人儿暗暗失落,在沈锋房门前盘桓一会儿才走。

    躺在床上,沈锋将怀中的离素刃拿出来,细细摩挲。

    沈锋心中黯然,离开凉州城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一直是音信全无,也不知钟离素现在怎样了。

    手中的这把离素刃,不知多少次在危急关头救了自己了,睹物思人,想到钟离素对自己种种情深义重之举,沈锋心中又是心潮起伏起来。

    好在,我并未负她,却不知何时可以相见,沈锋心道。

    一夜半梦半醒。

    第二日清晨,程安领着府里的几名杂役和府兵去西市将帛匹换钱,沈锋吃完早饭后无事,便在后院练起功来。

    沈锋运转天元一气功,体内的内力在全身经脉中按照大小周天运转,全身慢慢发热。虽然现在是冬天,可没过多长时间全身上下已经是大汗淋漓。

    沈锋脱去上身衣服,只穿着裤子在院内练功。

    “主人,有人找,您……”一阵悦耳的声音从沈锋身后换来。

    沈锋转头一看,只见玉蕴走了过来。玉蕴面颊有些绯红,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沈锋的胸膛之上,一时语塞。

    “哦,主人,外面……外面有客人找。”玉蕴回过神来,看着沈锋说道。

    “知道了。”沈锋急忙穿上衣服,跟着玉蕴来到了中堂。

    只见中堂之内,一个一身素缎衣装,头戴黑幞头的男子端坐在坐塌之上,身旁站着一个同样俊俏的伴僮。

    “不知是哪位……”

    沈锋走到那名男子身旁,一看到他的相貌,整个人木在那。

    “离素……你……你怎么来了?”沈锋的身子微微发颤,声音也微微发颤。

    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女扮男装的钟离素!

    钟离素一身男装素衣,头戴着黑幞头,飞眉入鬓,杏眼高挑,配着她原本清冷的神情,更是显得英姿飒爽气宇昂昂。

    她这般相貌,这般打扮,若是去外面的街上转一圈,不知能迷倒多少妙龄少女来。

    沈锋神情激动,一下跑到了钟离素身前,刚想有些亲密举动,忽然看到身旁还站着一个伴僮,身后还跟着玉蕴,只好打住。

    钟离素见到了沈锋,眼神中透出激动来,可神情依然是有些清冷,淡淡一笑,开口说道:“凉州城一别,好久不见了,沈将军这才来长安多长时间,现在都已经是朝廷的三品大员了,可喜可贺啊!”

    沈锋哈哈一笑,急忙坐到了钟离素身旁,心花怒放,眼睛直直的看着钟离素,有些失神。

    玉蕴的眼光也很是敏锐,加上女人特有的敏感,早已经认出钟离素乃是女扮男装,一看自己的男主人对她神情举止如此热情,心中也是惊讶,不知这来者到底是何人。

    钟离素终于让沈锋看的脸颊微红,撇了他一眼:“沈将军这是做什么,怎不说话?”

    “离素,你穿男装也真好看啊,好看……”沈锋眼睛还是不离开钟离素,痴痴说道。

    钟离素终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又不是第一次见了,干嘛这样?”

    沈锋稍稍回过神来,看了看周围二人,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了,微微脸热。

    毕竟,他太久没有见到钟离素了。昨晚还想到她,辗转难眠,今日就骤然见到了她,莫非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离素,你怎么到长安来了?何时到的,来之前怎么不告知我一声,我好去迎你!”沈锋开口问道。

    “沈将军这么忙,怎么好意思打扰?我只是来长安这边走趟生意,顺便过来看看沈将军这个故人。”钟离素故意冷冷说道。

    沈锋听出钟离素语气中带着一丝怨气。自己来长安快半年多了,和钟离素之间连个书信往来都没有,确实是冷落了佳人,难怪她带着一丝怨气。

    “是我不好,冷落了你。”沈锋急忙说道,然后从怀里拿出离素刃来,轻轻按在自己的胸口。

    “可它从没有离开过我,一直贴着我的胸口放着,还救了我好多次。”沈锋微微笑着说道。

    钟离素一看离素刃的刀柄和刀鞘,已经被摩擦的有些发亮,便知道沈锋经常用手摩挲,心中暗暗有一丝欣喜。

    “大人,不知这位姑娘是?”玉蕴缓缓走了过来,面色微微有变,看着沈锋问道。

    沈锋知道她认出了钟离素乃是女扮男装,想了一下,看着钟离素眨了眨眼睛,忽然开口说道:“这位正是我的未婚妻钟离素,之前一直在凉州城,现在来长安找我了!”

    钟离素一惊,脸颊腾的一下子红了起来,没想到沈锋忽然会这样说。

    “沈将军……你……”钟离素稍稍带着一丝嗔怒,可心中一想,自己已经和沈锋有了夫妻之实,他这样说,却是有情有义的样子,心中暗暗欢喜。

    唐代的女子不像是后来的古代女子那般扭捏,也算是敢爱敢恨,钟离素没了父母,自己就是家中的掌家了,婚姻之事自然也是自由了很多。

    跟钟离素来的那个伴僮也是女扮男装,是钟离素的一个贴身丫鬟。她何尝不知钟离素的心意,这么大老远的从凉州城跑到长安来,哪里只是为了走趟生意,还不是因为实在是受不了思念之苦,来长安见见她的沈郎?

    听沈锋忽然这样一说,那丫鬟也是又惊又喜,面带笑意的看着钟离素。

    玉蕴的神色稍稍黯淡下来,她身份只是个奴婢,自知不该有太多非分之想。

    玉蕴立刻向钟离素微微欠身行了一礼:“奴婢见过钟姑娘。”

    沈锋只说她是未婚妻,并未行嫁娶之事,故而称不上她是夫人,只好如此称呼。

    钟离素微微点头行礼,一看玉蕴的相貌,却也是难得的一个妙人儿。见她和沈锋一起来的中堂,心中立刻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沈将军在长安日子过得真不错啊,连家里的婢女都是如此的美貌动人,当真是享受齐人之福啊。”钟离素瞅了沈锋一眼,冷冷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