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常乐坊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锋急忙叩拜谢恩:“臣谢陛下赏赐!”

    李林甫微微转头,冰冷的目光向了沈锋。

    常乐坊位于长安城东边的万年县,位置有些特殊。因为它是离李隆基现在的寝宫兴庆宫最近的一坊,那里居住的大都是皇亲勋贵,或是李隆基极为信任的近臣。

    自己的一处宅邸,正是位于常乐坊之中。

    李隆基让沈锋搬到自己身边来住,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李林甫深深吸了一口气,默然不语。

    杨钊站在李林甫的后面,先是看了看沈锋,然后又看了看李林甫纹丝不动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来。

    鹬蚌相争,自己可成渔翁否?

    散朝之后,沈锋自己一个人离开了大殿。身后跟着一些官员,也都在交头接耳小声议论着。整个朝堂之上,沈锋现在虽然是位高权重,可能够说上话的人并不多。

    杨钊从后面走到了沈锋旁边,满脸堆笑的说道:“恭喜沈将军,贺喜沈将军!圣上隆恩顾幸,沈将军前途无量啊!”

    沈锋淡淡一笑:“多谢杨大人。”

    杨钊面色一变,声音一下子压低很多,接着说道:“沈将军要小心李相。刚才下朝的时候,下官看李相的面色很不好。”

    “哦?李相为何脸色不好啊?”沈锋转头看着杨钊,故意问道。

    杨钊也看着沈锋,眼神中带着一丝明知故问的意思,心道:怎么,你吃过了李林甫的亏,还不知道他为什么不高兴么?

    “沈大人,您现在位高权重,圣上恩宠正隆,可对于李相来说,无异于眼中钉肉中刺啊。”杨钊沉沉说道。

    这个沈锋当天知道,只不过这话从杨钊的口中说出来,意思就有一些不一样了。

    作为一个穿越者,读过唐代的史书,沈锋当然知道现在的这个杨钊,后来的杨国忠到底是怎样一个货色。

    自己现在和李林甫针锋相对起来,对他来说才是一件好事情。渔翁之利,何乐不收?

    沈锋转念一想,这个杨钊对那个李林甫也是侧目已久,有李林甫在,即使杨玉环身为贵妃,他也很难上位。以他的心思,估计是想把自己当枪使。

    吃过李林甫的亏之后,沈锋也算是吃一堑长一智,心中暗想,与其以后被坏人算计,倒不如先把坏人给捏在手里。

    坏人还需坏人磨,沈锋脑海中忽然想到了这句话来,也立刻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沈锋脸上轻展笑意,看着杨钊说道:“多谢杨大人提醒啊,对了,哪天再去杨大人在怀仁坊的宅子登门拜访,你家那处后花园景色很是雅致啊!”

    杨钊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凝固了,嘴巴张开,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

    怀仁坊的那处宅子是虢国夫人的宅邸,沈锋已经知道了,现在是在暗暗点一下杨钊。

    看杨钊这番模样,沈锋心中暗笑。

    “本将初入朝堂,很多事情还不太清楚,以后还希望杨大人多多指点啊。”沈锋笑着说道。

    “承蒙大人看得起,下官定当全力襄助大人。”杨钊低头应声。

    ……

    沈锋回到自己太平坊的那处宅邸没多久,皇帝李隆基的赏赐就送来了。这次比较特殊,是高力士领着内侍省的宦官和几十名龙武卫禁军亲自送来的。

    那黄金千两分成了三个木箱装着,由几名龙武卫禁军亲自给抬了进来。程安现在是沈府的管家了,由他领着放入了府内的细库之中。

    那五千匹帛就比较麻烦了,整整十几辆大车装着,都是从宫里的内库房直接拉来的上等锦帛,各种颜色都有,色彩艳丽。

    看着门口这十几辆大车,沈锋心中感慨,看来自己的这所宅子确实太小了,这五千匹帛还真不好找地方放。

    其实按照市价来算,这五千匹帛的价值比那千两黄金还要高。府里的下人和杂役们,看自家的老爷得了这么大一笔赏赐,一个个脸上都是笑开了花,尤其是玉蕴和玉晗这两个高丽婢女,看着自家主人如此有本事,更是心花怒放,觉得这次真是跟对了人。

    不过这一对妙人儿心中也是稍稍有些失落,为何自家男主人对自己毫不动心,一直规规矩矩的,只把自己当成普通婢女使唤?

    唉!

    沈锋把高力士迎入正堂。之前晟亲王跟沈锋讲过,在把自己从刑部大牢救出来的时候,高力士在李隆基面前说的那几句话起了不小的作用。

    对于这个历史上著名的宦官,沈锋的心中先是有了一丝的好感。

    虽然自己现在已经是三品高官了,可沈锋对高力士很是客气,拉着他在正堂上和自己并排而坐。

    高力士看沈锋如此尊重自己,脸上也带着一丝欣慰的笑意。

    “沈将军,杂家这次前来,是特意来恭喜你的,也是来谢你的。”高力士笑着说道。

    “多谢高公公。这恭喜我明白是什么意思,可您谢我什么?”沈锋不解。

    “谢您救了圣上,救了大唐。那晚要是没有沈将军,一切不堪设想。”高力士的面色沉了下来。

    沈锋微微叹了一口气,那晚的场景在自己的脑海中浮现,心中怅然。

    “身为大唐臣子,也是金吾卫的将官,这是我应该做的。”沈锋答道。

    高力士微微点头,目光闪动:“有沈将军在,陛下甚幸,大唐甚幸。”

    “高公公谬赞了。”沈锋谦卑一笑。

    高力士目光缓缓的转了过来,平视前方。

    “沈将军,在朝堂之上,虽然比不上西域战场上的刀光剑影,可也是凶险的紧。杂家已经看了几十年了,原先心惊肉跳,现在已经是见惯不怪了。”说完之后,高力士淡淡一笑。

    可这笑容背后,是多少的血雨腥风和波谲云诡。

    沈锋心头沉沉,不知道高力士话指何意。

    “沈将军,自陛下登基以来,太子换了两位,宰相换了六位,可杂家一直都陪在陛下身边,从没离开过。用别人的话来说,就是从没失宠过。沈将军可知为何?”高力士将目光投来,看着沈锋说道。

    沈锋心中不解,也觉得高力士话中有话,开口问道:“沈某愚钝,不解公公深意,敢问为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