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火焰吞噬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座连接着延寿亭和东海对岸的木桥,乃是用上等的硬木制成,外面还髹了一层罩漆,除了耐腐蚀之外,还有一些耐火耐烧的特性。

    幸好沈锋让这些禁卫兵士们在桥上浇上了易燃的油脂,不然的话是很难将这座木桥给点燃的。即使火焰这么熊熊燃烧着,这座木桥依然屹立不倒,结构完整。

    这二十名禁卫兵士奋力的用手中的兵刃砍着桥桩,每个人的衣服和眉发都被火给燎烧着,手中的兵刃已经发烫,可他们仍然在不顾一切的砍着!

    沈锋心中震撼,虫潮汹涌而来,木桥很难砍断。这二十名禁卫兵士,已经把自己当成了死士。

    沈锋也知道情势不妙,转身看着常自约,立刻说道:“常校尉,你立刻领着剩下的兵士去延寿亭的一层,将一层和二层之间连接着的木制楼梯给我毁了,还有,将整个延寿亭里所有油灯的灯油,全都给我泼洒在一层大堂之中!”

    “大人,您这是要在一层点火?”常自约震惊。

    沈锋点了点头:“没错!将楼梯毁了之后,你们全都躲在二层,待这些虫子涌入一层大厅之后,你们立刻点火!”

    常自约的身子猛地一颤:“大人,这延寿亭乃是木制结构,圣上他们可还在二层,你将一层大堂给点燃了,这整个延寿亭可就”

    沈锋面色一沉:“若这些虫子过了桥,涌入这延寿亭一层,我们如何去抵挡?现在什么都挡不住这些虫子,只有火!”

    常自约目光闪动:“属下明白!大人,那您呢?”

    沈锋的目光落在了对岸的那个石国王子身上:“那个王子还要过来,我要会会他。”

    熊熊烈火在木桥上燃烧,那些拘尸那虫终于还是爬了过来。

    二十名禁卫兵士毫无惧色,两根粗大的桥桩在他们的奋力砍击之下,几乎就要被砍断。

    一多半的虫子爬过来之后,这座木桥终于在熊熊烈火中倒塌,剩下的那些虫球也全都掉落水中。

    这些拘尸那幼虫虽然不会游水,但他们的虫体依然浮在了水面之上,好在身下全是细足,也很难划水向延寿亭靠近。此时乃是冬季,东海的池水也是寒冷刺骨,用不了多长时间这些虫子也会被冻僵。

    在桥上的熊熊烈火之中折损了不少,又有不少的虫子落在了水中,最终到达延寿亭所在中心岛的拘尸那幼虫的数量只有原先的一半多一点。

    那二十名禁卫兵士脸上带着一丝欣慰和坚定的笑容,最终被虫潮吞没。

    沈锋微微闭眼,随即跃上了延寿亭二层的屋檐之上。沈锋低头向下,只见那些虫子像是知道路一般,全都向延寿亭一层涌了进来。

    待那些虫子全部进入之后,沈锋一个纵身跃下屋檐,从外面将一层的木门从给关上。

    “放火!”沈锋再次跃上了延寿亭二层的屋檐,向里面大声喊道。

    一层和二层之间的楼梯已经被毁了,延寿亭内所有的灯油都泼在了大堂中的木制桌案和地面之上,极易燃烧。幸好今晚延寿亭内灯火通明,楼里各处存了不少的灯油。

    这些拘尸那幼虫爬进一层之后,也再也没有路径能够向二层爬去,只好在大堂内爬来爬去,有的也往墙上爬去,身上也沾上了不少的灯油。

    常自约蹲在原先二层楼梯的入口处,举着火把警惕的看着一层大堂内的情形。

    此时下面漆黑一片,常自约火把的光亮照下去,只能映出一片暗红色的光泽来,便知道下面已经爬满了虫子。

    又听沈锋这么大声一喊,常自约立刻将自己手中的火把给丢了下去,身旁其他几名禁卫兵士也将自己手中的火把扔到了一层大堂其他的地方。

    火焰随即燃烧起来,一开始不大,可油助火燃,烧的也是越来越大!

    一层大堂中的那些拘尸那虫,很快全被火焰吞没!

    虫体被烧焦的味道开始向上涌来,常自约捂住鼻子,心中终于稍稍轻松一些。

    “你好大的胆子,圣上在这里,你们你们居然敢在一层大堂放火!”李林甫站到常自约身后,怒道。

    晟亲王立刻站了出来,朗声直言道:“若是不用火,如何能消灭这些虫子!要不是沈将军和常校尉他们这番安排,现在这些虫子恐怕早就涌道这里来了,你哪还有机会说风凉话!”

    李隆基惊魂稍定,听晟亲王这么一说,他也跟着说了一句:“沈将军他们做的对,这是在救驾!”

    李林甫猛地被打击了一下,急忙低着头,面色阴沉,也不再说话。

    看着下面在火焰中延烧着的那些诡异的虫子,李林甫的心中也是悚然!

    延寿亭外,沈锋从二层的屋檐上跳了下来,站在了外面的空地之上。

    眼前是那二十具禁卫兵士的遗骨,沈锋心中震撼,也是敬佩万分。

    无论是在浴血拼杀的西域边塞,还是在这金碧辉煌的宫殿之中,大唐的将士们从来不怕死,为了忠诚和自己的职责,从不顾惜自己的性命。

    沈锋抬头看了一下延寿亭的二层,大唐皇族和重臣们都躲在了里面。若不是皇帝李隆基的盲目自信和大意,今晚也不会危险到这样的地步。

    支撑大唐江山的,从来都不是他们。看着地上的那些禁卫兵士们的遗骨,沈锋心道。

    就在东海这个大水池的对岸,图堂王子静静的站着。看着那些拘尸那幼虫滚成虫球通过了木桥,又看着一半的虫子落入了水中。

    最终那些虫子还是涌入了延寿亭之中,图堂王子的心中稍稍激动,可忽然看到了那里又一下子燃烧起大火来,心中又猛地沉了一下子。

    图堂王子深深吸了一口气,双拳紧握,迈步向那座已经烧毁的木桥走了过去。

    沈锋心头一紧,立刻将舍金刀抽了出来。

    到了断桥跟前,图堂王子眼中蓝光闪动,只见他的身子猛地跃起,然后在水中的一块漂浮着的木板上借了一下力,整个身子再次飞起,最后稳稳的落在了东海中心的这个小岛之上。

    图堂王子站在了沈锋的对面,闪着幽蓝光芒的双眼直直的看着他。

    “今晚若是没有你,我的复仇大计已经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