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伙夫
    ,精彩无弹窗免费!

    呼兰朵领着伙计走了之后,沈锋站在尚膳监这里觉得有些尴尬。

    自己原本是满怀着希望而来,现在却是毫无结果,白白激动和紧张了一场。

    沈锋心中暗自笑了一下,这倒也未必是一件坏事,正好又排除了一个安全隐患。

    晟亲王看时间不早了,看着沈锋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也要前去赴宴了。这是我的令牌,你拿着,可以在这太极宫内自由行走。”

    说完之后,晟亲王将一个金制令牌交到了沈锋手里,这是皇帝李隆基御赐给他的宫城行走令牌,持着他可以在宫城之内,除了李隆基的寝宫之外自由行走。

    沈锋手里拿着这块令牌,手中沉沉,心中也是沉沉。

    “王爷……”沈锋目光闪动。

    晟亲王将手轻轻地搭在了沈锋的肩上,目光凝重:“沈将军,这令牌你拿着,今晚宴会的时候我也会择机向皇上禀明情况,你不算僭越。今晚若真是有事,沈将军也是这太极宫中的一道屏障。”

    沈锋点了点头,收下了这块令牌。

    “王爷放心,今晚我会时刻保持警惕,一旦有不测之事发生,定当拼尽全力以策万全!”

    晟亲王点了点头,沉沉道:“沈将军,无论发生什么,先要保护好圣上,保护好太子。他们是我大唐血统正溯,有他们在,天下才可安定,明白么?”

    沈锋点了点头,也当然明白了晟亲王的心意。

    “王爷放心,属下定当不辱使命!”沈锋朗声回答道。

    晟亲王便不再多言,转身离开了尚膳监,前去太极宫内东海的延寿亭赴宴。

    在尚膳监的伙房之中,一群身穿宫内杂役服装的人在忙着搬运木炭柴火,还有的人在守着灶台旁边,不停的向里面添柴加炭。

    伙房之内烟雾炭灰众多,故而这些负责柴火炉灶的杂役脸上都带着布巾面罩以遮挡烟尘。

    这些人只有眉眼露在外面,看不清五官相貌来,也正是因为如此,每个人的腰上都挂着一个十分明显的腰牌,上面刻着姓名,用来标明身份和区分彼此。

    一个腰牌上刻着“冯丁”二字的伙房杂役手里捧着一捆木柴,步伐沉重的向伙房那边走着。一边走,他的目光一边向沈锋那边看去,一直目送着他出了尚膳监的大门。

    看沈锋走了之后,这伙房杂役立刻加快了脚步,将手中的柴火送到了伙房之中。趁着身旁众人都在烟熏火燎中忙碌着,他悄然来到了伙房后面。

    这伙房后面还堆着几桶没有分装的醉仙酿,这是醉仙酒坊的那个店主呼兰朵专门送来孝敬尚膳监的几名监正的。

    醉仙酿能够被宫里选中成为御酒,这些监正自然也得了不少的好处。趁着给宫里送酒的机会捎来几桶送给他们,也算是聊表一点心意了。

    这伙房杂役四下打量了一番,确认周围无人之后,悄悄的来到了一个酒桶的旁边。

    这伙房后面有一个排水暗渠,上面盖着镂空的青石板。这名伙房杂役轻手轻脚的将几桶醉仙酿搬到了排水暗渠旁边,然后用手指在每个桶的桶底用力按了一下。

    这几桶酒的桶底都是特制的,在上面有一个暗塞,用手指用力按的话,可以将暗塞给顶到酒桶里面。桶里装着的醉仙酿酒水随即顺着小孔缓缓向外流出。

    这些酒桶里的酒水流出之后,全都排入了旁边的地下暗渠之中。这些醉仙酿酒液便顺着太极宫地下精密而复杂的排水系统,缓缓的向宫外流去……

    宫城外的一个地下排水口旁边,灰衣国师和几名手下静静的守着,一旁还栓着一条拂林犬。

    这拂林犬在后世还有一个名字,叫做京巴犬。拂林是当时唐人对拜占庭(东罗马)帝国的称呼,也是这种狗的原产地。拂林犬在唐武德年间由高昌传入中国,后来这种拂林犬在原产地绝迹,反而在华夏国存活了下来,被称为京巴犬。

    拂林犬体型小巧可人,在唐代的长安城,这可是达官贵人最为钟爱的宠物,饲养者众多,很是常见。在后世的一些唐代画作、雕像当中,也经常出现这种拂林犬的身影,足见其风靡程度。

    虽然比不上金吾卫专门饲养的细犬,这拂林犬的嗅觉仍是很灵敏,能够闻到很多人嗅不到的气味。

    这排水口位于一个地下排水总渠之中,位置很是隐秘。这排水总渠就像是地下的一个走廊一般,中间是水道,两边各有一排青石,可供人站立行走。如此这般设计,便是为了方便定时清污之用,防止排水总渠堵塞。

    这排水口缓缓的向外流着污水,里面的管道通着太极宫尚膳监内的地下排水系统,专门用来排放厨余污水。

    过了一会儿之后,这条拂林犬便冲着那排水口开始吠叫了起来。

    那些流入伙房外排水暗渠中的醉仙酿,和各种其他厨余污水混合在一起之后,终于从这个排水口缓缓的流了出来,汇入了地下总渠之中。这条拂林犬也是以前专门训练过的,对醉仙酿的气味尤为敏感和熟悉,即使被其他的污水稀释了很多,这狗的鼻子仍然是能够将醉仙酿特殊的气味给嗅出来。

    现在开始叫了起来,正是因为嗅到了排出污水中醉仙酿的特殊气味。

    这狗叫声就像是信号一样,让灰衣国师和几名手下都是精神一振。

    灰衣国师向其中一名手下递了一个眼神过去,就见这名手下猛的向这条拂林犬的头部踩了一下,鲜血蹦出,紧接着又踢了一脚,将这条狗的尸体给踢到了水道之中,随着污水缓缓流走。

    地下总渠之中再没有了狗叫声,又变的沉寂一片。

    在灰衣国师的身后的总渠水道之上,还头尾相连的放着四个巨大的木箱,如同四具棺材一样。

    这四个木箱,正是之前存放在醉仙酒坊地下密室中的那四个。每一个木箱靠近那个排水口的一端,都有一个活动的挡板,上面有一个木卡子,卡子上拴着一条绳索。

    这四条绳索汇集在一起打了一个结,挂在的地下总渠顶上的一个出口盖板旁边。

    灰衣国师冷冷说了一句:“咱们该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