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口供
    ,精彩无弹窗免费!

    晟亲王身子微微颤动一下。

    作为李隆基的弟弟,在他身边也算服侍多年。晟亲王明白,此时的李隆基除了好大喜功之外,对大唐的能力和国力甚至有了一种盲目的自信。得知了石国一役的真相,他毫不在意,也不为高仙芝的背信弃义而感到羞耻,而是为大唐强大的军力感到兴奋。

    对于他来说,一个亡国的王子领着几个亡国之人来长安复仇,能够掀起多大的波澜?

    晟亲王更是感到紧张,对那些不顾一切来复仇的石国人,更是对李隆基的这种态度。

    “臣弟遵旨。”晟亲王只得再次叩首,无奈说道。――

    太平坊,图堂王子藏身的那处宅邸,地下冰窖之中。

    和沈锋那一战,图堂王子当时确实受了重伤,可现在的他全身行动自如,像是毫发无伤一般。

    只不过现在图堂王子的相貌发生了一番变化。原本乌黑的头发变得灰白,也脱落了不少,皮肤变得苍白无比,从脖颈向上有淡青色的血管脉络在向上蜿蜒。

    最令人不寒而栗的是图堂王子的眼睛,在光线昏暗的地下冰窖之中,隐隐向外透射出蓝色的幽光。

    灰衣国师站在他的身旁,神色暗淡。

    “殿下,已经联系不上呼木延了,他那边恐怕已经出事了。那处地道,恐怕不能再用。”

    图堂王子点了点头:“无碍,那地道只是一处备选。没剩几天了,谁也阻止不了我们!这处宅子,今晚也必须烧掉。”

    “在这里放火,动静不是太大?”

    “就是要动静大一些,把他们的精力都吸引到这边来。给他们的时间也不多了,要让他们一直忙下去。只有这样,咱们才能顺利完成复仇大计。”

    “殿下,这四条母虫已经完全成熟了,之前您受伤,耽误了一些日子.”灰衣国师沉沉说道。

    图堂王子点了点头:“我知道,咱们的时间不多了。国师,三天的时间,幼虫能行么?”

    “虽然晚了几天,但幼虫依然嗜食,虽然虫体稍稍孱弱,但只要数量足够多,依然势不可挡。”灰衣国师冷冷说道。

    图堂王子点了点头,双目中的蓝光闪了一下。

    “殿下,您.您是要开始了么?”灰衣国师神色哀恸。

    图堂王子淡淡一笑,看着灰衣国师道:“国师,记得你当年把我从长安救出来的时候,我跟你说过什么话么?”

    灰衣国师目光闪动:“殿下跟我说的是:有生之年,不想再到长安来.”

    图堂王子吸了一口气:“十年,整整十年。我人生本该美好的童年岁月,全都是在长安城的皇宫之内,在无数目光的监视中渡过。我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就因为我是一个质子,是父王留在长安城的筹码.”

    灰衣国师默然不语。

    四年之前,正是他伪装成石国商人悄然来到长安,买下了沈锋现在住的那所宅子重新翻修,暗中挖掘了地道,最终将图堂王子救出了长安。

    四年之后,他们再次回到了长安。故国已不在,身上背负着血海深仇。

    “所以国师,我这次来长安,就没打算要活着离开。这里是我的坟墓,我要让我们的仇人给我陪葬。”

    “殿下.”灰衣国师潸然泪下。

    图堂王子轻轻的扶着灰衣国师的肩膀:“国师,你我虽是君臣,而我一直把你当成是我的父辈来看待。你从小就看着我出生,也是你亲自把我从长安城救出来。若是没有你,在唐军破城的时候我也已经死了。我心中明白,我能够活下来,是一种宿命。这宿命就是要我去为死去的父王母后和兄弟姐妹们报仇,去为所有惨死在唐军屠刀下的石国族人报仇!”

    图堂王子的情绪激动起来,眼中蓝光再次闪动。

    灰衣国师的身子微微发颤,眼睛看着图堂王子,充满了爱惜和无奈。

    这是一种父亲对儿子的爱惜,这是一种渺小生命对命运的无奈!

    在命运面前,复仇也好,生命也罢,都渺小得如同一粒尘沙。

    图堂王子平静了下来,看着灰衣国师说道:“所以,这就是我的命,明白么?”

    “等我完成了复仇大计。国师再领着剩下的族人离开长安,后路我也已经为你们留好了。无论如何,保存住我们石国的血脉,只要我们的血脉在,我们的国就还在!”

    “臣……遵命!”灰衣国师老泪纵横。

    图堂王子闪着蓝光的眼睛也流下几滴泪水,他双手合十,向灰衣国师深深一拜!

    随即,图堂王子走到了豢养这四条拘尸那虫母虫的深坑旁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睛微微闭上。

    忽然之间,图堂王子的身子猛地抽搐了一阵子,只见他瞬间趴倒在地上,双手和双脚像一支虫子一样弯起来,将躯干给撑起来。

    图堂王子的嘴巴张开的很大,大的有些不可思议,下巴像是完全脱臼了一样。

    图堂王子眼中的蓝光开始亮起来,像是黑暗中的亮点蓝色的鬼火一般。

    片刻之后,只见四条黑色的触须从图堂王子的嘴里伸了出来,缓缓向深坑之中伸了进去。

    图堂王子整个人就像一支巨大的虫子一般静静爬着,那四条黑色触须在缓缓的蠕动着――

    等屋里的火光再次亮起来的时候,呼木延的眼睛眼睛被刺的睁不开了。

    他微微闭上眼睛适应了一会儿,然后才睁开,又看到沈锋站在了绑着自己的那块木板旁边。

    “你又回来了。”呼木延冷冷说道。

    沈锋此时的目光也变得阴冷起来,缓缓的说了一句:“我再问你一次,你们那位石国王子在长安城内的秘宅到底在哪里?”

    呼木延冷冷笑了一声:“我看你还是快点动手杀了我吧,省的我们两人都费劲。”

    沈锋叹了一口气:“我本不想这样,只不过事情太过重大,我不得已如此了。”

    呼木延视死如归:“你还能怎样?大不了还是杀了我。”

    沈锋冷冷一笑:“有一种办法,可以让你比死更痛苦。”

    说完之后,沈锋轻轻一动了一下木板,让呼木延的头比脚稍低。

    紧接着,他将一块厚布盖在了呼木延的脸上,然后从身旁的水桶中拿起了一个水瓢,缓缓的向呼木延脸上的湿布浇水。

    呼木延的身子开始剧烈的抽搐挣扎起来,可绳索将他紧紧地的困在木板上,根本动弹不得。呼木延脸上盖着布,湿水后不仅无法呼吸,还有大量的水从鼻腔和口腔灌入,有湿布盖着,也无法喷吐出来。

    这是一种快要窒息和淹死的感觉,会唤起人最本能的恐惧和痛苦。

    这个过程还会持续很长时间,让你想死都死不了,也是生不如死。

    一边浇水,沈锋的身子也在微微颤抖。过了一会儿,他停了下来,掀开了呼木延脸上的厚布,冷冷的问了一句:“愿意说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