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球场伤人
    沈锋在马背上站起来之后,身子比其他的马球手都高上了一头,手臂高高举起之后,月杖立刻在空中用力一挥,猛地击打在了木球之上!

    只听“砰”的一声,木球从高向下一个斜直线飞出,直接钻进了李瑁的球门之内!

    这至关重要的最后一球被沈锋打入,太子李亨队赢了这一场比赛!

    木阁楼之上掌声、欢呼声雷动,万安公主跳了起来,大声的喝彩鼓掌!

    李亨的心中也终于轻松了一些,拿下这一场胜利之后,自己后面还有机会反败为胜,现在有了沈锋的加入,李亨的心中更加有了底气。

    李隆基看的很是兴奋,这么长时间以来,这是他看过的最为精彩的一场马球比赛,不仅比赛节奏紧张,双方的球员打的也很是精彩,尤其是沈锋,令李隆基眼前一亮。

    李隆基兴致勃勃,当场宣布今天下午再进行一场比赛,他想一天看过瘾。

    沈锋和太子等人只是中午休息了一阵子,下午未时一过便接着来到了马球场。李隆基早已经在这里等待。

    气势一打出来,下一场比赛就是越战越勇。今天下午的比赛依然打的很是精彩,沈锋神勇卓著,一人独进五求,沈锋也大力配合太子,李亨也进了四球,最终领先两球胜了李瑁的球队。

    李隆基真是看得很过瘾,这一场比赛双方咬的都是很紧,使出全力在打,打出了不少漂亮的进球来。

    由此一来,太子李亨连扳两局,和李瑁打成了平手。

    两队的队员和马匹打的也都是精疲力尽了,李隆基兴致正浓,随即宣布最后一次决定最终胜负的比赛就在明天上午举行。

    散场后,李亨只是和沈锋简单交谈了几句,夸赞了一番,转身离开。

    万安公主兴冲冲的跑到了沈锋身边,高兴说道:“就知道我没有找错人,沈将军,你真是太厉害了!”

    沈锋摸了摸湿透的上衣,看着公主说道:“殿下,一天两场比赛,末将已经是拼尽全力了!”

    “知道知道,沈将军辛苦了!最后要是能夺冠,父皇一定会有厚赏的,到时候我也给沈将军一个惊喜!”万安公主兴奋说道。

    沈锋笑了笑,辞别了万安公主,回到自己的府邸休息。

    明天那一场比赛才是最为关键的一场,两方都会拼尽全力。沈锋回味着今天的比赛,也在分析明天对方可能的战术,早早休息。

    第二天早晨,沈锋也是早早的来到了马球场,木阁楼之上的观战人数比昨天要多上了不少,在旁边还临时搭了一个高台,上面也坐满了观战的官员和皇亲国戚们。

    这场比赛已经打出名气来了,很多人都是慕名而来,专门向李隆基请求观战,李隆基龙心大悦,也都欣然应允。

    马球场上,两支球队先后出场,掌声欢呼声随之而来。

    太子李亨这边,昨天连胜两场,队员们都是意气风发,神采飞凡。

    寿王李瑁这边,昨天连败两场,队员们的的面色都是十分凝重,目光沉沉。

    今日杨玉环没有出现在阁楼的看台之上,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只有李隆基一人坐在正中。万安公主今日穿了一身喜庆的红色裙袍,在一众皇家女眷中很是抢眼,不停的向沈锋和太子这边挥摆手臂。

    李隆基走到阁楼的木栅栏前,神色悦然,轻轻挥动了手中的黄旗。

    一声哨响,乐工奏乐,比赛在一片激昂的乐曲中开始。

    李瑁的队伍今天明显加强了拼抢和控球,动作和进攻都是激烈了很多。李亨这边也是毫不示弱,每球必争,拼尽全力,比分一直紧咬。

    半个时辰之后,双方五比五,仍是持平。

    沈锋和李亨斗志不减,目光坚毅。看台上的众人也都看的是如痴如醉,每一位马球手都是人马一体,在球场上纵横驰骋,一颗木制的马球飞来滚去,令人眼花缭乱。众人心中大呼过瘾,已经很久没有看过如此精彩的马球比赛了!

    李瑁上半身的衣服已经全部湿透,额头上大汗淋漓,有运动出的汗,也带着一丝冷汗,原本自己是稳操胜券的,可有了沈锋的加入之后,瞬间改变了马球场上的形势,李亨那边有如神助,自己现在反而岌岌可危。

    李瑁长长出了一口气,转头看了一下自己的那两名胡人马球手。

    两名胡人马球手接过了李瑁的眼神,微微点头,似乎明白了什么。

    球赛继续进行,李亨这一方控球。只见一个胡人马球手猛然冲了过来,用月杖向地上的马球拨了过去。

    李亨这边的控球手立刻将身体向一侧低俯过去,用月杖护住球,二人的月杖碰了一下,发生一声脆响。

    只见那名胡人马球手身子一个不稳,用外侧的腿夹了一下马肚子,那马匹的后腚瞬间摆了起来,后蹄向外甩了一下,用后半身猛的撞了一下李亨这边的那位控球手。

    那控球手的身姿本来就很低,一腿几乎是挂在马鞍之上的,自己的马匹被这么撞了一下,他整个人一瞬间栽倒在地上。自己骑的那匹马也是躲闪不及,两个前蹄在那人的身上踩踏了几下。

    只见这名马球手躺在地上打滚,嘴里不时的发出疼痛的喊声,定然是臂骨或是肋骨骨折,受伤不轻。

    随即这名马球手被人抬了下去,诊治伤势。

    唐代马球比赛的规则是这样,在一场比赛当中只要有人受伤离场,均不可补替,比赛还要继续进行。

    马球比赛本来就是一项危险的运动,坠马受伤都是常有的事,那名胡人马球手动作又是极为轻微隐蔽,看不出有恶意犯规的情形。

    可沈锋看在眼中,更加觉得这是故意的,而且是经过了精心的准备。那胡人骑手的马术精湛,控马能力极强,已经让人看不出他是在有意控制马匹。

    比赛仍旧继续进行。沈锋心中一沉,眼神向李亨还有其他三名马球手递了过去,提示大家要小心,尤其是那两名胡人马球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