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醉仙酒坊
    “这个人我不认识。你给我找的那所房子,离我的那处老宅有多远?”图堂问道。

    “只隔着一条一丈多宽的小巷,门儿都是相对而开的,各走各路,平常你们也不容易碰到。”呼兰朵回答道。

    “很好。”

    “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事情,能提一点小小的要求么?”呼兰朵看着图堂问道。

    图堂一个阴冷的目光投来,不置可否。

    “我知道你想报复大唐,可你能告诉我,你究竟用什么样的方法么?”呼兰朵开口问道。

    “你果然还是问这个。之前我们不是约定好,你只是相助与我,不会过问具体的事情么?”图堂冷冷一笑说道。

    呼兰朵微微一笑:“我只是想大概了解一下,看对我的生意有没有什么影响。”

    图堂冷冷一笑:“我也觉得有些奇怪,你一个商人,在这大唐的太平盛世之中挣的都是唐人的钱。知道我要报复大唐,你却相助于我,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太平盛世有太平盛世挣钱的法子,乱世则有乱世挣钱的法子。对于我来说,太平盛世买酒,可若是乱世,我可卖的东西更多,说不定能挣到更多的钱。”呼兰朵目光阴冷,回答道。

    “你果真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最好。与你合作,我们真的是各取所需。”图堂冷冷的回答道。

    “所以你对我完全可以放心,可以把你的办法告诉我了么?”呼兰朵微微一笑。

    图堂目光闪动:“当然可以。”

    “真的?”呼兰朵一阵激动。

    “可是我告诉你之后,立刻就要杀掉你。”图堂嘿嘿的冷笑了一下。

    呼兰朵没有说话,也不再追问。

    “明天有一批香料要入城,走到是金光门。”图堂缓缓走向门口,然后回头看了呼兰朵一眼。

    “我知道,放心吧,肯定不会有问题。”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等我回来了,会再来找你。”

    “随时欢迎。”

    图堂转头离开了房间。

    呼兰朵仍旧在那里,脸上的表情带着一丝阴冷,却带着一丝微笑。

    “吱啦”的一声,房间内的一个柜子向一旁移开,一个人从柜子后面的暗格中走了出来,是一个中年胡人男子。

    “公主殿下,为何我们要一直帮他,这个图堂王子,真的靠得住吗?”中年男子冷冷说道,面色凝重。

    “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大人不要多虑了,我自有安排。他的那批香料入城之后,派人一直盯着。”呼兰朵说道。

    中年胡人男子微微低头:“属下领命!”

    三日之后,清晨时分,王忠嗣要领着大军离开长安城,李光弼,郭子仪等将官也要各赴其职。

    沈锋一直将他们送到了明德门外。

    渭水河畔的一处高地上,沈锋和王忠嗣骑马并立。

    王忠嗣抬起马鞭,指着身后的那座长安城。

    “沈将军,那是长安,也是大唐的心脏。我的心没有一天不和他在一起,你可知我心意?”王忠嗣沉沉问道。

    沈锋也将目光投向了身后那座矗立在龙首原上的长安城,晨光之下,长安城像外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红色光晕,如同朝日初升一样,充满了朝气。

    沈锋点了点头:“王大人放心,你对我所说的话,交代的事情,沈某一丝一毫一时一刻都不敢忘!”

    王忠嗣点了点头,又凝神望了长安城一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沈将军,后会有期!”王忠嗣目光闪动,看着沈锋说道。

    “后会有期!”

    沈锋一直目送着王忠嗣的大军从官道离开,直到在视野中消失不见,心中怅然。

    离开了王忠嗣,离开了自己的大哥李光弼,沈锋几乎算是孤身一人留在了长安城。

    这样一座巨大的城,沈锋觉得自己渺小得如同一粒沙子一样。

    自己这样一粒沙子,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

    长安城内若是刮起大风,会不会一瞬间就将自己这粒沙子给吹走?

    沈锋抬头看着长安城,阳光越过城墙,刺入了他的眼睛。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一粒沙子入靴,可以让人磨得走不动路。

    “我就去好好的做一粒沙子吧!”沈锋兀自一笑,纵马返回长安城。

    入城之后,沈锋也是边走边逛。顺着街道,沈锋来到了怀远坊。

    刚刚走进坊门没多久,沈锋就看见路边有一面很大的挂旗,上面写着醉仙酒坊四个字。

    沈锋忽然想到了之前在西市里和自己竞价买马的那名绿裙女子,心中一动,又看了看那面挂旗,淡淡一笑。

    “进去尝尝她的酒也好,毕竟她可让我用一颗金珠子买回了小灰。”沈锋微微一笑道。

    沈锋骑马来到酒坊门口,将马匹拴在了门口的驻马石上,抬脚走进了酒坊大门。

    酒坊前面是售酒的前堂,里面也摆着十几张桌子,供人品酒小酌之用,只供应几种下酒的小菜。

    此时还没有到中午,西市还没有开张,可酒坊的前堂之内已经坐上了几桌人,胡汉都有,都在品酒对饮,表情沉醉。

    刚一进入酒坊之中,沈锋也闻到了一股极为特殊的香气。

    这香气混杂在酒香之内,带着一丝香甜,竟又能嗅出一分辛辣来,实在奇特。这香气和酒香混合在一起,可却丝毫没有反客为主,反而是更加衬托酒香。

    沈锋有些好奇,急忙向柜台走去。

    柜台的伙计是个胡人,一看沈锋走过来,急忙开口问道:“客官来啦,您想喝些什么酒?”

    沈锋刚想说话,就见柜台后面的小门推开了,之前见过的那个名叫呼兰朵的女子款款走了进来。

    一看到沈锋站在柜台前面,呼兰朵也是微微一惊,随即投来一个甜甜的笑容来。

    “原来是公子来了,幸会幸会!”呼兰朵急忙打招呼。

    “姑娘好。沈某正好路过这里,忽然想起姑娘之前递给我的名刺来,便进店来尝尝你酒坊里的佳酿!”

    呼兰朵微微一笑:“公子来得正是时候,前几日正好开封了几桶醉仙酿,今日刚刚上柜,取来让公子尝尝?”

    “醉仙酿,好名字!先给我来上一坛!”沈锋爽快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