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王子
    “好好好,就一颗金珠,成交!”眼看着有一名竞价者退出,那波斯商人急忙说道,当着众人的面落锤定价。

    在波斯商人的眼中,这名绿裙女子简直就是天神赐下来圣女,在她的帮助下,一匹劣马的价格翻了千倍。

    沈锋依旧是无怨无悔,用手指将金珠弹出,射向了那名波斯商人。

    这商人反应够快,一下子便出手接住。随即走下高台,脸笑的向一朵花一样,将马匹从格栅里解开,交到了沈锋手中。

    小灰用头在沈锋的肩膀上蹭了蹭,眼中泪水涟涟。沈锋心中一阵酸楚,用手轻抚小灰的额头。

    绿裙女子看着沈锋和那匹灰马亲昵的样子,眼神中透出一丝阴冷来,随即一闪而过。

    她走到沈锋身前,微微一笑说道:“好久没有见到如此识马懂马之人了,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恭喜公子了。”

    沈锋淡淡一笑:“多谢姑娘相让。”

    常自约站在一旁,虽然花的不是自己的钱,却也觉得肉疼,鼻孔也有点热,想要冒烟。

    一颗金珠子只买了这样一匹马,整个长安城东西两市,估计这也是唯一的一单生意。

    波斯商人心中激动万分,开了这一张生意,半个多月都可以不用干了。

    绿裙女子递给了沈锋一个名刺,开口说道:“妾身就在怀远坊开个一处酒坊,公子若是以后有时间,可以去我酒坊坐坐,也算照顾一下生意。”说完之后,这女子看着沈锋又是淡淡一笑。

    沈锋打开名刺一看,只见这女子的名字叫做呼兰朵,一看便知是胡人。那酒坊名字叫做醉仙酒坊,很是诱人的样子。怀远坊也不远,就在西市旁边。

    “多谢姑娘,有时间一定去!”沈锋也是爽朗的回答道。

    常自约心中已经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在一旁哄抬价格,让自己的长官用一颗金珠子买了一匹劣马,还好意思给沈锋递名刺拉生意。

    这西市果然水太深,常自约现在深深的怀疑这女子是马坊的托儿,虽然容貌令其心动。

    沈锋和常自约牵着马离开,呼兰朵一直目送着二人的背影。

    两个胡人男子贴在了呼兰朵身后,一人开口说道:“主人,为何要去和他争这样一匹马?”

    呼兰朵目光阴冷:“那是我哥哥的马,也曾经是我们突厥的军马!”

    两名胡人男子都是一惊:“莫非那人是?”

    “我认出他是谁了,让人盯着他。”呼兰朵冷冷说道。

    “属下领命!”

    怀远坊,醉仙酒坊。

    这是一个典型的前店后坊建筑。前面是售卖酒水的店铺,后面是酿酒的作坊,占地面积不小。

    唐代的古人嗜好饮酒,所以酒水生意在那时候是个好买卖。这醉仙酒坊在长安城内开张已经有一年多了,离西市很近,人流众多,客源不愁。

    醉仙酒坊最拿手的酒叫做醉仙酿,是一种酒坊用独门秘方酿造出来的很是特殊的酒水。

    醉仙酿所采用的粮食和酒曲都是产自西域异国,在大唐境内是买不到的。酒品酿造出来之后,还要经过香料浸泡和木桶贮藏这一特殊的工艺。所用的香料和酒桶所用的木材都是产自异国。贮存过后的酒再经过层层细纱布过滤之后,得到的最终产品是透亮带着琥珀光的酒水,还有一种极为特殊的香气。

    和唐代的那些浊酒相比,醉仙酿的度数明显要高出很多,而且香气诱人。很多能饮善饮之人喝了醉仙酿之后,很快便不胜酒力,酩酊大醉,可醒来之后却是遍体舒畅。此酒因此得名醉仙酿。

    除了醉仙酿之外,醉仙酒坊还经营一些其他产自异国的酒水,如高昌的葡萄酒,大食的蜜酒,高丽的烧碚酒等等。

    在唐人中很流行异域文化,故而这醉仙酒坊的生意极好,虽然才开了一年多的时间,在长安城内已经很有名气。

    呼兰朵从西市回来之后,直接从后门来到了醉仙酒坊后坊的一栋二层小楼之内。

    在小楼最靠里的一个房间里,一个一身灰衣,面色阴沉的年轻胡人男子坐在屋内,一看呼兰朵走入屋内,急忙起身行礼。

    “见过店主。”胡人男子十分恭敬的说道。

    呼兰朵微微一笑:“王子殿下请坐。”

    那胡人男子的面部微微抽动了一下,眼神之中带着一丝痛苦。

    “店主就不要这么称呼我了,国已灭,再无王子!”胡人男子沉沉说道,眼睛微闭。

    “还是叫我图堂吧。”胡人男子冷冷说道。

    “你这名字令我有些不寒而栗啊,光这两个字,就能看出你对大唐有多么大的仇恨!”呼兰朵冷冷说道。

    “大唐背信弃义,只为一己之私利,屠我国灭我族,让我如何不恨之入骨!”图堂几乎是咬着牙说道。

    呼兰朵身子微微一颤,目光闪动,神色也变得哀戚,似有共鸣。

    随即,呼兰朵淡淡一笑,故作轻松的说道:“还好,我只是一个做生意的人,你做什么事情我不管,只要我能挣到钱就可以了。”

    图堂冷冷一笑:“我将醉仙酿的方子给了你,还给你提供酿酒原料,已经帮你挣了不少钱吧?”

    “确实,咱们各有所需。放心吧,我不是唐人,只想做生意,只要有钱赚,我绝不会出卖你。”呼兰朵笑着说道。

    “出卖?”

    图堂冷冷一笑:“我知道被人出卖的结果是什么。所以你如果敢背叛出卖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呼兰朵身子一颤,牙齿微咬。

    这位图堂王子身上充满了仇恨的力量,也充满了寒意,还有死亡一般的气息。

    可一想到他的遭遇,呼兰朵的心中也是一阵沉重。

    “你要的房子我已经给你找好了,就在太平坊。”

    “还是我的那所老宅子?”

    “我差点都忘了,你曾经以质子的身份在长安生活过将近十年。你的那所老房子还在,只不过现在已经被皇帝赏赐给了别人。”呼兰朵回答道。

    图堂一个阴冷的目光投来:“赏赐给了谁?”

    “金吾卫中郎将,沈锋。”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