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西市
    沈锋只好回了一句:“让他过来吧。”

    没过多久,一身穿着枣红色武官官服,腰佩横刀,头戴黑纱幞头的青年男子走到了沈锋身前,急忙躬身一拜。

    “属下金吾卫衙门振威校尉常自约参见沈将军!”

    沈锋抬头一看,只见这常自约年纪也就二十多岁,相貌俊朗,身姿挺拔,脸上带着一丝笑意,也带着年轻人特有的一股朝气来。

    “原来是常校尉,一早前来见本将,所为何事?”沈锋开口问道。

    常自约立刻微微一笑,开口道:“奉金吾卫李大将军命令,特来向沈将军报道。从今以后,属下就跟在您左右。长安城内的情况将军恐怕还不太熟悉,属下在金吾卫供职多年,长安城内坊里民间各项事务都很熟悉,可随时为大人提供参考。”

    沈锋点了点头,原来金吾卫的那位李将军给自己安排了一个助手,还是个十分熟悉长安城的人。

    沈锋看常自约除了有些年轻人的冲猛之气之外,其他都还好,举止也算恭敬,心中带着一丝喜欢。

    “甚好,有常校尉在,本官以后处理起各项事务来也能轻松一些。”沈锋微微一笑说道。

    “大人今日可有什么安排?”常自约问道。

    “嗯暂时没有。”

    “那属下先带大人到长安城内各处转转可好?”

    沈锋心想,自己到了这长安城之后,除了自己住的太平坊和平康坊,还真没去其他地方转过,也很是想见识一下盛唐长安的风貌。常自约的提议也甚合自己心意。

    沈锋点了点头,欣然同意。二人便离开了沈锋府邸。

    出门之后,常自约也向沈锋自我介绍了一番,原来他竟是这太平坊常坊正的家中幼子。那常坊正估计也是特意安排,让自己的孩子跟在沈锋身边,力求栽培提携。

    沈锋和常自约一起在这附近的几个街坊转了转,只觉得各处街道都是整洁异常,店铺林立,行人往来如梭,却也是有条不紊。

    走着走着,眼前出现了一个集市,只见车水马龙,贩夫走卒异域胡商各色人等都有,熙熙攘攘。

    这集市看起来占地很大,街道旁店铺林立,挂着各色条幅旗帜,也有店家在门口招揽客人,要呼声不绝。

    “这是什么集市?”沈锋问道。

    常自约微微一笑:“大人,这里就是长安城的西市!”

    一听到西市这两个字,沈锋的心头猛的颤了一下,他也曾经在历史书上看过,一条南北向的朱雀大街把长安城分为了东西两个部分,各有一个很大的集市,分别叫做东市和西市。

    长安城也是整个大唐的贸易中心,往来的异域客商众多,而东市和西市则是长安城的贸易中心,也是大唐各地异域各国的货物集散地。史书记载,这两个集市的固定商铺有四万多家,被誉为“金市”,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商贸中心。

    在这两个集市,你几乎可以买到自己想买的一切。

    从居家过日子的柴米油盐,到装饰打扮的女红胭脂,从皮布丝绸,到各色金银细软,从日常物品到奴隶婢女,从家养宠物到马匹牲畜,无所不有,无所不售。后世的“买东西”这个词,据说也是从“到长安东市和西市去买”演化而来。

    这两个市场也各有侧重。

    东市由于靠近三大内(西内太极宫、东内大明宫、南内兴庆宫)、周围坊里多皇室贵族和达官显贵第宅,故市中“四方珍奇,皆所积集”,市场经营的商品多为上等奢侈品,以满足皇室贵族和达官显贵的需要。

    而西市则距三内较远,周围多平民百姓住宅,市场经营的商品,多是衣、烛、饼、药等日常生活品。相较于东市,西市有大批来自于西域的胡商,更是一个国际化的大市场。胡姬、高丽婢女、昆仑奴、东南亚各国的艺人,在西市也非常活跃。这里有来自中亚、南亚、东南亚及高丽、百济、新罗、日本等各国各地区的商人,其中尤以中亚与波斯、大食的胡商最多,他们多侨居于西市或西市附近一些坊里。

    整个长安城最为繁华,异域风情最为显著的地方,定然是西市莫属。

    沈锋跟着常自约走入西市,身旁各色、各国人等往来如梭,摩肩接踵,映入眼帘的货物也是琳琅满目,沈锋边走边看,心中惊叹不已。

    走到集市中心,沈锋忽然听到一阵马匹嘶叫的声音,抬头一看,只见前方有一个露天的马坊,周围用木栅栏分隔开了一匹匹马,正中间有一个木制高台,上面站着几个波斯商人。

    这些马匹有的是来自异域,大宛良驹、大食宝马、波斯骏马等等都有;还有的是来自大唐各地,剑南的矮种马、西凉的烈马,河套的灰马,也都是应有尽有。

    沈锋有些感兴趣,沿着马坊的木栅栏边走边看。常自约紧跟在沈锋身后,忽然见他在一个格栅前停住。

    常自约一看,只见这格栅内拴着一匹灰色的高头大马。这马匹应该是西域某国的马种,虽然体型高大,可看起来却是十分瘦弱,身上的毛色也很是暗淡,带着一块块脏兮兮的污渍。

    这马匹的精神状态似乎也不是很好,一直低着头,牙齿不停的磨咬着。沈锋站到他身前之后,这马匹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随即眼神之中竟放出一丝光芒来,眨了几下眼睛,眼中似有泪水。

    沈锋也是静静的站着,目光和这匹马的目光交织在一起,眼眶微微发红。

    这马很瘦很虚弱,精神颓废,毛色黯淡,似乎受了不少的虐待,也没有好好吃上东西,营养不良。

    可即使这样,沈锋也一眼将它认了出来,他就是自己的那匹灰卢马,是小灰!

    之前瓜州城的时候,沈锋和岑参逃出大牢后匆匆离开瓜州,自此和灰卢马分散,也没有机会再回去找它。

    沈锋怎样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够在这长安城内的西市再次见到自己的这匹灰卢马,也没想到它竟然是现在这般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