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升平馆
    一听这话,沈锋一阵惊喜,急忙开口问道:“掌事如何襄助与我?”

    公孙岚淡淡一笑,开口说道:“属下不才,在这平康坊内经营这升平馆已经有七八年了。在这长安城内,欣赏属下舞技的达官贵人众多,朝堂之上的很多官员都是我升平馆的常客,连当今圣上都是呢。只不过他不能来平康坊这样的地方,只能召我到宫里去献艺。在长安城内,属下也算有些人脉。”

    听完之后,沈锋心中暗暗感慨,公孙岚所说的不假,连史书都记载过,公孙大娘的剑器舞可是名动一时,拥趸者众多,盛唐的很多名人们都同这位公孙大娘交往颇深。

    她又在这平康坊内开了这么一个升平馆,自然来客如流,也定然会积攒下不少人脉。在长安城内,拥有公孙大娘这样一张人脉网络,确实是作用非凡。

    “阁主在这长安城内,无论是朝堂之上,还是坊里民间,属下都可以去打探各种消息。阁主若是想要去办些事情,需要去动用人脉关系的,属下都可以去联络。还有,阁主初来长安,对朝堂上下情形都还不了解。这里看似歌舞升平,却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属下等也可以在暗中保护阁主。”公孙岚接着说道。

    沈锋急忙点了点头,心中很是动容。

    “有劳公孙掌事了。”

    “这是属下应该做的。”公孙岚笑着说道,怀中拿出了一个小册子,交给了沈锋。

    “这是什么?”沈锋接过册子,很是奇怪。

    “这是李党名单。”

    “李党?”

    “李林甫的朋党,就是像杜昆那样的人。这册子上有这些人的名字和官职,阁主先看一下,心里有个数。”公孙岚解释道。

    沈锋点了点头,只看这本小册子厚度也不算薄,心中感慨,不知这里李林甫的朋党到底有多少人。

    沈锋将这本小册子收入怀中,又和公孙岚在屋内谈了一会儿话,眼看天色已晚,沈锋起身告辞。

    公孙岚面色神秘一笑:“阁主今晚还回去么?”

    沈锋一怔:“什么意思。”

    公孙岚轻轻咳嗽了一身,只听外间一阵环佩叮当,四名年轻女子掀开门帘走入了内间,站在了沈锋面前。

    “这小舍也是妾身为沈将军准备的,这几位姑娘都是我馆中的佳人儿,琴棋书画精通,沈将军今晚若觉得闷得慌,可以让她们几个人留下来陪您。”公孙岚看着沈锋,面含笑意。

    当着外人的面,她不再称呼沈锋为阁主,足见心细。

    沈锋心中咯噔一下子,明白了她的意思。

    大唐的民风确实很开放。平常的官宦人家,除了正妻之外,谁还没有几个妾室和通房丫鬟?这些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只要不娶为正妻,男子在外面怎么折腾有几个女人都没事。甚至去平康坊这样地方也是一种潮流和时尚,是男子品味的象征。

    公孙大娘这个生活在唐代的女子,受阶级和历史的局限,也以为沈锋是和其他男人一样。

    而且,他还是自己的上司,是乘烟阁的阁主,她便将升平馆内姿色最出众的四名女子全都叫来了,让他随意挑选。

    沈锋抬头看了一下,这四个女子确实是姿色气质不凡,打扮的也都不是花枝招展浓妆艳抹,而是素雅端庄,不像是一般的风尘女子,显得极有素养。

    这四名女子目光款款,一起向沈锋躬身一拜:“见过沈将军。”

    沈锋心脏微微跳动,避开了这四名女子的目光,默然不语。

    公孙大娘一脸奇怪的看着沈锋,开口问道:“怎么了沈将军,难道都不满意?”

    “不是……我府中还有要事,今晚必须回去。”沈锋开口说道。

    “有事……一定要回去么?”公孙岚很是不解。

    “一定要!”沈锋很郑重的说道。

    “既是这样,那将军随意便好。”公孙岚回答道,语气中仍是带着一丝不解。

    那四名女子的脸上露出很是失落的神色,将目光投向了公孙岚,公孙岚微微摇了摇头,这四名女子便向沈锋行了一个礼,闪身退下。

    沈锋没有让公孙岚相送,自己离开了升平馆。

    公孙岚看着沈锋离开的背影,微微叹气,眼神之中却又带着一丝敬佩的神色。

    “我们这位新任阁主,当真是不一般的人物。”公孙岚自叹道。

    平康坊内莺歌燕舞,却也留不住沈锋的脚步,只见他匆匆离开,在空旷的大街上埋头赶路。

    坊外街道上巡逻的武侯见了他,也不多加理睬,直到出了平康坊外的那条大街,才有几人上前盘查。

    沈锋出示了自己的腰牌,果然是畅行无阻。

    回到自己府邸之中的时候,玉蕴和玉晗这两名婢女也前来相迎,一看沈锋回来了,脸上也都是奇怪的神色。

    “主人,今晚没有留在升平馆那里过夜?”玉蕴开口问道。

    沈锋心中觉得有些好笑,到底是古代,自己没有留宿在那烟花之地,反倒让众人感到有些奇怪了。

    “没有,在外行军打仗习惯了,不喜欢呆在女人多的地方。”沈锋这么回了一句。

    一听这话,玉蕴和玉晗心头一颤:莫非自己的这位新主人,品好与别人不同……

    怪不得不让她们伺候着洗澡,原来……

    这姊妹俩越想心中越觉得古怪,竟有一种很失落的感觉,眼神黯淡……

    沈锋一看她们的神情,也猜出她们心中在想些什么,忍不住笑出声来。

    “好啦,别乱想!在外面哪有自己家睡觉舒服,还有你们伺候着我!”沈锋开口说道。

    “真的么?”这二人又开始欢天喜地起来,急忙伺候到了浴室。

    脱下沈锋的外衣之后,玉蕴面色微红,看着沈锋说道:“将军这几日辛苦了,今晚就让奴婢二人伺候您洗浴吧,不用亲自动手……”

    沈锋还是摇了摇头:“不用了,还是自己洗吧。天色不早了,你们俩快回去歇息吧!

    这二女又满是失落的离开,嘟囔着嘴。

    沈锋心中兀自笑了一下,自嘲道:这般守身如玉,还是原先的我么?找个机会,是该要把钟离素给接来了……

    第二天一早,沈锋吃完早饭,又有杂役前来通传,说是有客来访。

    沈锋奇怪,怎么每天早上都有人来找自己,开口问道:“来着何人?”

    “金吾卫衙门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