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高丽婢女
    坊正看着沈锋,十分恭谦的说道:“沈将军可还满意?若有其他需要,尽管交代在下去办!”对于沈锋这样一位皇帝御赐宅院的主人,还是金吾卫的中郎将,坊正也想极力讨好。

    沈锋连连点头:“满意,很满意,有劳坊正了。”

    鸿胪寺少卿交给了沈锋一套田产文册,也让他签字画押。鸿胪寺掌管诸胡事宜,那胡商获罪被逐出大唐后,此处房产由鸿胪寺查抄扣押。

    完成了房产交接手续,沈锋正式成为了这所宅院的主人。大唐帝都,沈锋有了自己第一套私人房产,也是一处豪宅。

    这宅院中隐藏的秘密,也在等着沈锋去发现。

    送走了李光弼和鸿胪寺少卿等人,沈锋和坊正一起来到了正堂。坊正召唤来了府内所有的奴婢杂役,让沈锋看一看他们,体验一下当家大老爷的感觉。

    没过多久,十二个人全都来到了正堂。沈锋一看,杂役有四人,厨师两人,婢女六人。杂役和中有两名肤色黝黑的昆仑奴,全是来自于南洋诸岛。六名婢女都很是年轻,姿色也很是不错,其中有两人还是高丽人。在唐代,昆仑奴和高丽婢乃是达官贵人家的标准配置。昆仑奴吃苦耐劳,对主人忠诚;高丽婢温婉,善侍奉人。

    高丽、新罗来的婢女被称为高丽婢和新罗婢,唐高宗时将高丽灭国,大量的高丽婢女或是俘虏而来,或是被当成贡品进献,或是被奴隶贩子转运贩卖而来,命运亦是悲惨。

    坊正看着沈锋,笑着问道:“这些个婢女杂役是在下精心为将军大人挑选的,个个都很是堪用,尤其是那两个高丽婢,大人今晚便可以好好体验一番。”

    沈锋心中咯噔一下,转头一看坊正,只见他满脸堆笑,眼神中带着些男人都懂的意思。

    沈锋心中暗笑,看来这位坊正大人为了讨好自己还真是下了一番功夫。

    能够成为这太平坊的坊正,整天和这里住着的达官贵人们打交道,这位常坊正必须八面玲珑、懂得察言观色讨人欢喜才行。

    这两名高丽婢女身材苗条,肤色白皙面庞精致,确实是一对美人儿,沈锋看在眼中,心头微动。

    “将军大人好生歇息一番吧,有事情随时可以来找在下。”坊正看着沈锋说道。

    沈锋点头称谢,坊正离开了沈锋的这处私宅,奴婢杂役们则退下各忙其事。

    刚刚过了中午,沈锋睡过午觉之后,王忠嗣留给沈锋的折冲营的二十名兵士便前来报到。

    这些兵士也都久经沙场的老兵了,经过沈锋的训练,更是以一敌十的战术高手。原先是戍边卫国,驻扎在条件艰苦的西域边城,现在能够跟着沈锋在大唐帝国的长安城定居下来,这些人心中也很是兴奋。

    沈锋将他们分成了两个小队,由其中的蒋方、韩顺两名校尉统领。沈锋也给这两个“战术小队”起了一个名字,分别叫做长平队、安靖队,含“长安”二字,也有平安靖民之意。

    既然已经答应了王忠嗣留在长安,他所交代自己的事情沈锋一丝一毫不敢忘记。

    二十名兵士便驻扎在了沈锋这处宅院的前堂,两人一间,住的也很熟舒适。

    此处离金吾卫的一个官署也很近,内有校场,可供这二十人操习锻炼之用。到了晚上,沈锋让府内厨师和杂役们准备了几桌酒席,和这些曾经并肩浴血奋战的兄弟们好生畅饮了一番。

    夜色深沉,沈锋酒意微醺,回到了自己位于后院的卧房。

    那两名高丽婢女正在房门前等着自己,一看沈锋回来了,急忙上前搀扶。

    沈锋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开口问道:“两位姑娘叫什么名字?”

    “奴婢名叫玉蕴。”

    “奴婢名叫玉晗。”

    两名婢女各自回答道,还着高丽口音。沈锋看他们肤色白皙,确实衬得上这个“玉”字,名字起得也很是优美动人。

    “主人,洗澡水已经备好了,奴婢们这就伺候您洗浴。”玉蕴开口说道。

    “什么,伺候我洗澡?”沈锋一怔。

    玉蕴和玉晗搀扶着沈锋来到了卧房旁边的一个房间,这里面放着一个大木澡盆,里面注满了热水,向外冒出白色的蒸汽来。

    沈锋看了看这个大木澡盆,里面足以坐得下两三人一起洗浴。这二人搀扶着自己一起来到了这浴室之中,估计也有别样的意思在里面。

    沈锋转头看了看玉蕴和玉晗这两名婢女,在潮热的浴室之中,这两人的脸色白中带红,更是娇艳动人。

    沈锋觉得嗓子有些发干,急忙清了清嗓子。

    两名婢女微微一笑,走到沈锋身前,开始脱起他身上的衣服来。

    没用多长时间,沈锋的上衣就被脱掉了,露出上半身紧实健美的肌肉来,潮湿的水汽一裹,微微发亮。

    玉蕴和玉晗相视一下,微微一笑,面色更是潮红。

    在这水汽氤氲的浴室之中,沈锋带着酒意,美人在侧,更是觉得血气上涌,心中难免心猿意马起来。

    玉蕴和玉晗蹲下身子,正要褪去沈锋下身的衣服。

    沈锋的身子猛的一颤,脑海之中猛然想起钟离素来。她对自己情深意重,只身一人在凉州城等着自己。离别之时梨花带泪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沈锋的胸口像是被人猛的锤了一下,大脑也陡然清醒一下。

    还有,自己留在长安并不是为了这等享受的,在软玉温香之中,更容易磨灭了自己的斗志和警醒!

    沈锋立刻蹲下身子,身手将两名高丽婢女给扶了起来,随即披上了自己上半身的一件衣服。

    “今晚我自己洗澡,两位姑娘出去吧。”沈锋开口说道。

    玉蕴和玉晗脸色一怔,随即露出很是紧张的神色来。

    “主人可是不满意我们?奴婢们不对,以后定当改正!”这二人急忙向沈锋躬身一拜,诺诺说道。

    沈锋叹了一口气,急忙将她们二人给扶了起来,解释道:“两位姑娘千万不要误会,我是军旅中人,向来粗鄙惯了,不习惯有人侍奉着洗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