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庆功宴
    这名宦官在前面领路,沈锋紧跟着王忠嗣等人走在其后,很快便来到了兴庆宫的前殿兴庆殿。

    兴庆宫位于长安城东门春明门内,属于长安外郭城的隆庆坊,原系唐玄宗李隆基登基前的藩邸。

    李隆基登基后,为了避讳,将隆庆坊改称为兴庆坊。后来迁出了此地的其他居民,将兴庆坊改建成了兴庆宫,内有兴庆殿、南熏殿、大同殿、勤政务本楼,花萼相辉楼和沉香亭等等建筑。

    兴庆宫号称南内,也是李隆基的听政之所,他和那位举世闻名的杨贵妃也长期居住于此。在自己的听政寝宫设下庆功宴,也算是对王忠嗣的另一种礼遇。

    沈锋边走边看,也算领略了一番唐代的宫殿建筑风貌。

    此时的兴庆殿内,四周已经摆好了百十张小桌子。唐代的宴会可不是大家坐在一张大桌子上一起吃,而是每人一个小桌各吃各的,主人坐在主席,只有在碰杯喝酒的时候大家才会离开小桌子走动。

    每一个赴宴的官员按照身份等级都已经排好了座位,只要一入殿,立刻有内侍将其领过去。

    今日庆功宴的主席位自然是皇帝李隆基的了,王忠嗣的坐在他的左下方,也是今天的主宾。

    所有赴宴官员全都坐齐后,没过多长时间,李隆基在一众随从的簇拥下来到了兴庆殿。众臣起身相迎,李隆基在主位坐下后,众臣才纷纷坐下。

    李隆基举杯开酒,又说了一番祝酒词,庆功宴正式开始。

    有百十名内侍不停的穿插于这一百多张小桌子之间,端上一个个菜品。以牛羊和禽类肉食居多,现在经常吃的一些瓜果蔬菜,在唐朝的时候都还没有传入华夏国,比如番茄、土豆等等,沈锋想吃也吃不到。

    宴席进行到一半,李隆基酒意微醺很是高兴,开口说道:“今日乃是庆功凯旋大喜之宴,怎能没有歌舞助兴?公孙娘子今日就在兴庆宫中,让他给诸位卿家表演一段剑器舞吧。”

    一听到公孙娘子和剑器舞这两个词,沈锋心头一颤,立刻回忆起自己曾经看过的唐代历史书来。

    这公孙娘子,莫非指的是唐代那位著名的歌舞姬公孙大娘?其著名的剑器舞风靡盛唐,也留名青史,令后世之人神往。

    唐代诗人白居易曾经有过一首诗:今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盛赞的就是公孙大娘的剑舞。

    唐代著名的书法家草圣张旭,据说也是看了公孙大娘舞剑之后,顿悟书法之道,开始笔走龙蛇风云流水一般书写起草书来。

    沈锋心中激动,没想到今晚还能看到传奇一般的公孙大娘跳起那曲名垂史册的剑器舞来。

    李隆基此言一出,席上的诸位官员立刻都兴奋起来,连声叫好。

    李隆基紧接着双手举起,在空中击掌几下,立刻有十几名乐师入殿,在席坐后面站定奏乐。

    乐声响起,就见一名姿色绝然、绛唇珠袖的年轻女子飘然而入殿中,发髻高挽,手持一柄长剑,惊艳众人,正是那位青史有名的公孙大娘。

    公孙大娘将长剑背于身后,先向李隆基躬身行了一礼。

    李隆基此时也很是兴奋,连连点头,击掌示意起舞。

    公孙大娘便踏着音乐的节奏和步点,挥动起手中的长剑,翩然起舞。

    公孙大娘的身材修长苗条,身穿丝缎长裙,外面还裹着一层薄薄的红纱罩衣,手中的长剑一舞动起来,再伴着轻盈无比的身形动作,衣袂飘飘,真的是翩若惊鸿一般。

    在座的每个人包括皇帝李隆基看的都是如痴如醉,沈锋也是,他从没有见过一个娇弱柔美的女子舞动起冰冷的长剑来竟然是如此的优美惊艳。他也从没想到把一些剑招身法变成舞姿来,会是如此的优美动人。

    手中的长剑,若非用来杀人,也会是一件绝美的舞台道具。铸剑为犁,亦可化剑为舞。

    乐师们整整奏了三曲,公孙大娘也连舞了三段剑器舞,折服四座。

    令沈锋惊奇的是,公孙大娘在舞剑的时候,时不时的会把目光投向坐在大殿一角的自己,脸上带着一丝神秘莫测的笑意,转瞬即逝。

    还有,在公孙大娘舞剑的时候,她的一些身形步伐又让沈锋觉得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来之前在哪里见过。

    沈锋一边欣赏着绝美的剑器舞,心中也渐渐生出一丝疑惑来。

    公孙大娘退下后,大殿之内继续觥筹交错。李隆基由两名内侍陪着,开始走下席位同诸臣开始举杯对饮起来。

    席上众臣也纷纷离开小桌开始走动,互相把酒言欢。

    和李隆基喝完酒之后,李林甫第一个来到了王忠嗣身前。

    王忠嗣站起身来,客气说道:“李相好。”

    李林甫身居宰辅,是当朝一品,而王忠嗣身领四镇节度使,加上还有清源县公的封爵,也是当朝一品,二人在品级上不分高下,只不过一个在内朝为相,另一个则是领兵在外的封疆大吏。

    这二人,在此时都是大唐顶尖的人物。

    李林甫面带笑意,神色和蔼,急忙开口说道:“王大人客气。此次大败吐蕃,收复黄河右岸,王大人居功厥伟,实在是可喜可贺!”

    “仰仗天威,将士用命,我也只是尽了本分而已。”王忠嗣十分谦逊的说道。

    “王大人现在一人身兼四镇节度使,真可谓是古今第一人啊。我也很是佩服,来,敬王大人一杯!”

    说完之后,李林甫举起手中的酒杯来,一饮而尽。

    王忠嗣也举手行礼,喝完了杯中之酒。

    “王大人韬略过人,用兵如神,实在领我佩服,可让我稍稍觉得有些可惜的是,终于抓住了吐蕃的松都赞普,却又和他签订了铁板烙书立下盟誓,白白的放他回去了。”李林甫忽然冷不丁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王忠嗣心头一颤,他心中本已有所准备,估计李林甫以后会拿此事向他发难,没想到他竟然在今晚的庆功宴上便提了出来!

    还好,他只是在自己面前提起此事,没有当着众臣和李隆基的面说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