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留在长安
    李光弼淡淡的吐了一口气:“我去前线领兵作战,只是想历练,不想沾父亲的光。我若是用李光弼这个名字,前线将士都会知道我是忠烈公李锴洛的儿子,自然会多有照顾,也会用另一种眼光看我,而李延风这个名字则无人知道。我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想让众人知道,我李光弼的官职和爵位是凭自己的军功得来的,是一刀一枪打出来的,不是蒙荫祖上!”

    最后一句话,李光弼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说的。

    沈锋心中震动,对李光弼更是敬佩起来,正色说道:“大哥,你做到了。”

    离开含光殿之后,太子李亨也走到了王忠嗣旁边。

    二人年纪相仿,王忠嗣自小在宫中长大,小时候和李亨也是玩伴,感情笃深。

    李亨心中也明白,自己身为东宫太子,虽然名义上是一人之下位高权重的储君,却也很是危险,日子过的也是如履薄冰一般。也难怪,唐代的皇帝似乎都对自己的皇子不太放心,毕竟李世民也是以皇子的身份发动玄武门之变,诛杀了自己的亲兄弟,逼自己的父亲李渊让位。

    李隆基的伯父李显,以太子的身份发动了神龙政变,从武则天的手中夺回了李唐天下。

    而李隆基就更不必说了,也是以皇子的身份发动了唐隆政变,先从韦后手中夺了权,登基称帝。然后又发动政变,从自己的姑姑太平公主手中夺了权,成为了真正掌权的皇帝。

    自己是这么走过来的,所以皇子政变夺权是李隆基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至高无上的皇权对人的诱惑,远远大于亲情的牵绊。对于自己的这个太子,即使是亲儿子,李隆基也是防之慎之。李亨当然明白父皇的心意,知道他尤其忌惮自己同外臣交往,故而一直深居东宫,同外臣保持一定的距离。

    有李隆基这样的父亲在,这也是一种明哲保身之法。在加上父亲身边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宰相李林甫,时刻想让别人取自己而代之,李亨也是逼不得已。

    李显和王忠嗣在含元殿外并排而立,中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也没有避开众人。

    “王大人,此次你为朝廷立下大功,父皇很是高兴,本宫也替你高兴!”李显说道,明显遮掩了自己激动的神情。

    王忠嗣又何尝看不出来,心头沉沉,急忙回答道:“多谢殿下。臣一直在外领兵,心中也很挂念太子,不知殿下一切可好?”

    王忠嗣凝目于太子,目光深邃,好多想说的话凝练在这一句简单的问候之中,言简意悠。

    李亨目光闪动,轻叹一口气:“本宫很好,王大人勿念。今晚还有庆功宴,王大人先去偏殿歇息一下吧,本宫就不多作陪了。”

    “臣遵命。”

    二人的目光又相遇在空中,皆是沉默不语,可千言万语却又在这不言之中。

    李亨有些孤寂的身影继续向前走。王忠嗣目送着太子的身影,心中有着一种酸楚的感觉。

    沈锋走到了王忠嗣身旁,看到了他的神情,也知道他和太子之间的关系,心中暗暗感慨。

    王忠嗣转头看着沈锋,稍稍恢复了神色。

    “沈将军,皇上对你的封赏可还满意?”王忠嗣微微一笑,开口问道。

    “皇上给我的封赏哪敢有什么不满意的,王大人又开我玩笑。”沈锋语气轻松了一下。

    “对了王大人,那校检金吾卫中郎将到底是个什么官职,几品啊?”沈锋又笑着问道。

    “金吾卫,掌宫中及京城日夜巡查警戒事宜。金吾卫中郎将是个从三品的官,在你之上还有金吾卫大将军和副将军。校检,就是由皇帝亲自任命!”王忠嗣也是语气稍稍轻松的回答道。

    听他这么一说,沈锋明白了,自己原来是负责京师治安巡查警戒的卫戍警察部队的三把手,而且是从三品,从自己原先的从四品折冲都尉只提升了一品。

    沈锋有些半开玩笑的说道:“王大人,我只升了一品啊,还是个三把手。”

    王忠嗣先是微微一笑,接着神色变得凝重起来,开口说道:“不瞒沈将军,你这个金吾卫中郎将的职位是我精心安排的,也亲自向圣上上书保举,颇费了一番功夫。”

    沈锋一怔:“王大人为何如此安排?”

    王忠嗣肃然道:“为了能让你留在长安。”

    “让我留在长安?”

    王忠嗣很郑重的点了点头:“我一人身领四镇节度使,很快就要离开长安返回藩镇。李光弼、郭子仪、哥舒翰等将军也都是外臣,都要去各自的驻地领兵驻守,不可能留在长安。大唐疆域广阔,也是强敌环伺,那里也需要我们。”

    沈锋点了点头,王忠嗣所说的极是,吐蕃、突厥依然窥伺中原,大唐藩镇和边境若是没有这些名将镇守,那将是另一番模样。

    王忠嗣直视着沈锋的眼睛:“之前在河津渡的时候,咱们已经发现突厥的狼卫可能已经进入长安了,甚至和李林甫有所瓜葛,这是心腹大患,我心中实在放心不下。李林甫在朝堂之上处处针对太子,阴谋诡计不断,太子为人忠厚,我也放心不下。要有人留在长安,保护皇上,保护太子,保护这座城。我想来想去,只有沈将军你最合适。”

    沈锋一怔:“我最合适?”

    王忠嗣点了点头:“我一直在观察。不论是在延州城力抗突厥,还是在黄河右岸同吐蕃人打仗的时候,你都是足智多谋,随机应变的能力极强,而且屡屡使出奇招来,既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又都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得到王忠嗣的夸赞,沈锋心中高兴,道:“王大人谬赞了。”

    又听王忠嗣接着说道:“沈将军乃是非凡人物,只有你留下来,才能在暗中查出那些突厥狼卫的行踪来,保护圣上,保护长安城;以你的足智多谋和功夫手段,也可以在暗中保护太子,使他尽可能免遭李林甫的毒手。你从外邦来,在朝中并无根基,你留下来,李林甫那边才不会有太大的反应。”

    沈锋心头颤动,若有所思道:“那王大人就安排我做了这个金吾卫中郎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