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线索
    “什么,他们也走了?”沈锋震惊。

    卞掌事点了点头。

    “那他们从何而来,身份呢?”

    “属下无能,实在是没有打探出来。只知道城西的那所宅院是洛阳城一个富商买下的别院,那些人都是以平民身份入的城。今早宵禁已结束,和那两名胡商几乎是同时出城,走的却是不同的城门。”卞掌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沈锋也没有责怪什么,毕竟这些人做事如此诡秘,肯定是有备而来,也定然不会留下些什么线索。

    沈锋低头思考起来,想把自己现在掌握的各种信息拼出一条完整的线索来,可这中间缺环太多,始终理不出个头绪来。

    杨感此时急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向卞掌事和杨念微微点头致意。

    沈锋微微有些惊讶,开口说道:“杨左使来了,今天上午在忙些什么?”

    杨感急忙回答道:“属下等接了阁主的命里,不敢耽搁。今天上午,属下又和这附近其他几个州府的分堂联系了一下,也刚刚获得了一些线索。”

    “哦,有什么线索,杨左使快说!”

    杨感立刻回答道:“城西宅院里那伙人的身份属下仍是没有查清,附近几个州府的分堂也暂时还没有发现他们的行踪。不过属下却得到了另外一个线索,知道了他们上一个落脚点在哪里。”

    “哦,是哪里?”

    “鄯州。”

    一听到鄯州这个地名,沈锋心头一颤,玉真公主不正是刚刚从那里回来,还查办了几个当地囤积粮草的大户?

    杨感解说说道:“鄯州分堂回报,之前没有得到消息,他们也并未留意这些人的行踪。只不过正是在这些人停留在鄯州的时间之内,城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什么事情?”沈锋目光闪动。

    “之前从兰州城来了一位督运粮草的钦差御史,在鄯州城内查办了好几个囤积粮草的大户。在朝廷赈灾和前线亟需军粮的时候,这些大户还敢囤积粮草,犯下的乃是重罪,又因为是钦差御史亲自督办,这些大户的户主原本是打算要押送长安问罪的。可就在那段时间之内,这些个户主全都离奇暴死在狱中!”

    “什么,他们全都死了?”沈锋震惊。

    杨感点了点头:“全都死了,没一个活着。有的是自杀,有的是身染急症暴毙。”

    “是那些人做的?”

    杨感摇了摇头:“不知道,也没有任何的证据线索可以指向他们,只是时间上能对的上。离开鄯州之后,这些人就来到了安康府,这才发生了接下来的事情。”

    听到了这个消息,沈锋立刻沉思起来。杨感提供的这个线索,让其他人听起来似乎没有什么价值,可对于沈锋来说,正好补齐了他心中的那几个缺环!

    这也难怪,有些事情只有沈锋经历过,其中的内情只有他才知道。

    鄯州城内那几个囤粮的大户户主,明显是被人给灭口了。

    他们原本是要被押送到长安问罪,可到了长安之后,若是他们招供出什么来,会对一个人极为不利。

    之前玉真公主已经告诉沈锋了,鄯州城里那几个囤粮的大户,和朝堂里某个举足轻重的人也有联系。

    玉真公主和那位钦差御史刚刚从鄯州城查办完他们,朝廷立刻便有人到了兰州城。她也曾经当着左骁卫左郎将杜昆的面说过一句话:“朝堂里有人做事真够快的啊!”

    自然也是指的这个人。

    还有,这个人和王忠嗣大人也是死对头。简单来说,王忠嗣支持太子李亨,可那个人支持的却是另一位皇子寿王李瑁。

    沈锋心中也是在明白,在古代,凡是涉及到皇室子嗣间的争夺权位的斗争,从来都是血雨腥风。党同伐异骨肉相残,都极为舍得下狠手。

    这次王忠嗣征讨吐蕃大获全胜,皇帝李隆基亲自下令班师凯旋回朝,自然也会大加封赏,王忠嗣手下的诸多将官也都会得以擢升。由此以来,太子一方的力量便是得到了极大的增强。

    此消彼长,那个人所支持的寿王李瑁那边,自然会有被轻视和边缘化的危险。

    所以那个人绝不希望王忠嗣顺顺利利平平安安的到长安去,荣耀加身,风光无限。

    这个人也不难想出来是谁,当然是当朝权势炙手可热的宰相李林甫了。

    这样想来,沈锋脑海之中的那条线索便明晰了很多。

    那一队人马正是李林甫所派来的,先去了鄯州一趟,帮他解决掉了那些个大户户主,使他们无法到长安去,免得牵连到自己。

    接下来他们又来到了这安康府,派出两人同那两名“突骑施商人”接上了头,告诉了他们王忠嗣大军班师的行进路线,相互易装之后还给了他们两套唐军的军服,再安排了一辆官家马车将他们送出城去。

    这些事情对于李林甫来说,都是不难办到的,大唐各州府肯定都有他的亲信。

    沈锋左思右想,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心中也更是觉得惴惴起来。

    “王忠嗣大人可能有危险!”沈锋忽然冷不丁的冒出这句话来。

    “什么?”杨感、杨念以及卞掌事都是一惊,也没想到这些线索怎么就和王忠嗣大人的安危联系在了一起。

    “阁主的意思是?这事情怎么和王忠嗣大人那边还有关系?”杨感问道。

    沈锋叹了一口气,便将刚才自己心中所想全都告诉了他们。

    听完之后,这三个人都是连连点头,也觉得沈锋思考的极有道理。

    卞掌事原本对沈锋不甚了解,可也是暗暗感慨,难怪常知足要挑选这个年轻人成为新任阁主,他心思确实够缜密,心中很是服气。

    “王忠嗣大人的大军现在行进到什么地方了?”沈锋看着三人问道。

    卞掌事立刻回答道:“前日已经过了峦川县,官府内有通传。以大军的行进速度,明日傍晚时分应该在黄河岸边的河津渡扎营。”

    沈锋点了点头:“我要到王忠嗣大人军中去一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