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胡商
    沈锋心中咯噔一下子,心中暗道:屋里四个大男人,你们这搞的是?

    杨念微微有些脸红。

    过了一会儿,只见这四个男人只是将外衣和帽子脱了下来,互相交换了一下。那两名男子穿上了胡人的衣帽,若是再配上些络腮胡须,完全就是一个十分常见的胡商模样。

    而那两名胡人,相貌特征本来就不是很明显,和汉人也很是类似,穿上了幞头和唐袍后,又自己在腰间系上了一条黑色的宽腰带,竟完全像是一个唐军低阶军官的模样!

    这四人对换了一下衣装,其实也是对换了一下彼此的身份,沈锋心中更是惊诧了。

    换好了衣装之后,一名骑马而来的男子从怀中拿出一本小册子,交给了这两名胡人:“大军的行进路线都在这本小册子上,你们提前去做好准备,千万不要大意。”

    一听到“大军行进路线”这几个字,沈锋心中咯噔一下子。据他所知,目前在这西域境内行进的大军并无其他,只有王忠嗣率领的那一支班师凯旋去往长安的大军!

    莫非这两名胡人,对王忠嗣的那支大军有所企图?

    沈锋心头一沉,继续聚精会神的听下去,又听其中一名胡人用很是流利的汉话说道:“放心,我们已经有所准备了,东西带来了吗?”

    那两名骑马而来的男子各自将包袱放在了屋内的桌上:“都在这里面了。”

    其中一名胡人随即打开了一个包袱,但只是露出一角来向里面看了一眼,然后微微点头。

    沈锋居高临下,位置很好,即使这包袱只打开了一角,里面的东西露的不多,但沈锋还是立刻认了出来,这包袱里装的居然是一套唐军普通兵士的军服!

    沈锋这段时间来一直在前线领兵打仗,每天都和唐军兵士在打交道,绝对不会认错!他心中更是剧烈的不安起来,有了这两套军服,这两名胡人便可以混入王忠嗣的大军之中,若是意图不轨的话.

    沈锋心中一阵寒意掠过。

    “时间不早了,马车马上到后坊来接你们,今晚务必出城!”一名男子对两名胡人说道。

    二人急忙点了点头,立刻背起包袱离开了房间,而那两名骑马而来的男子则冒充着他们的身份继续住在这客栈里。

    沈锋和杨念立刻从屋顶上起身,暗中跟着这两名胡人男子。

    只见他们出了后坊,门口果然有一辆单驾马车在等着他们,从马车样式上来看也是官府制式,可以不受宵禁的约束。

    二人上车之后,马车缓缓启动,越走越快,不久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沈锋和杨念停在驿馆后坊的一间屋顶之上,沈锋眉头紧皱,默认不语。

    “阁主,以属下看,这两个人不像是六煞堂的人。”杨念轻声说道。

    沈锋点了点头:“是啊。虽然他们不像是六煞堂的人,但我心中有很不好的预感,这两个胡人和那些躲在安康府城西宅院里的那些人,正在谋划着一件很不好的事情!”

    杨念心中有些疑惑:“阁主的意思是?”

    沈锋微微叹了一口气:“咱们回去再说,立刻让人调查这两名胡人还有城西宅院里那些人的身份,若有可能的话,一直盯着这两名易装后的胡人!”

    “属下遵命!”

    二人随即跃动而起,很快便离开了这处驿馆,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第二天中午,沈锋在乘烟阁安康府的秘宅里刚刚吃完午饭,就见杨念领着一个中年男子过来拜见。

    “属下安康府分堂掌事卞振云,参见阁主!”见到沈锋之后,中年男子先是自我介绍,随即躬身一拜。

    “原来是卞掌事,不用多礼,快快起来!”沈锋急忙还了一礼,也是打量了一番,只见这卞掌事身材清瘦,一身打扮干净儒雅,头上绑着灰色发巾,脸上留着飘然长须,眉目之中带着一股读书人的清秀之气。

    沈锋有些好奇,开口问道:“卞掌事在这安康府内的身份是?”

    “属下明面上的身份是安康府官学的总教习。”卞掌事很是恭敬的回答道。

    沈锋心中暗暗惊讶,看来乘烟阁的成员真是来自于五湖四海各行各业,没想到一个官学里的文绉绉的总教习竟然是分堂的掌事,也难怪乘烟阁的情报来源如此众多。

    杨念开口说道:“启禀阁主,昨晚您安排的事情卞掌事已经全都调查清楚了,特向您来回禀。”

    沈锋微微点头,就听卞掌事说道:“属下已经调查清楚,那两名胡人是在昨天一早入住的驿馆,入住的时候登记的身份是突骑施的商人。”

    突骑施乃是西突厥的一支部落,在唐太宗时期便已经归降大唐,和大唐的关系良好,客商往来贸易众多。沈锋知道,王忠嗣大人麾下的名将哥舒翰便是突骑施人,也在唐军中获得了重用。

    “还有,这两名突骑施客商今天一大早宵禁解除之后便离开了驿馆,出城后不知所踪。属下又打探了一下,这二人住驿馆的时候展示的通关文牒显示,这二人是从长安而来。”卞掌事又接着说道。

    沈锋心中明白今早离开的已经不是原先的那两名突骑施商人了,而是那两名从城西宅院骑马而来的男子,心中也是惊诧,没想到这两个胡人居然是从长安而来,在安康府和别人易装之后,带着两套唐军的军服出了城。

    沈锋心中已经断定:这两个人绝不是一般的突骑施商人,甚至可以说商人的身份只是掩护!

    和他们易装并给他们唐军军服的那两名男子,又是何身份,为何又会出城后不知所踪?

    沈锋心中惴惴,面色凝重,沉思不语。

    过了一会儿,沈锋看着卞掌事接着问道:“那城西那所宅院里的人呢?他们又是从何而来,又是何身份?”

    卞掌事看了杨念一眼,然后又向沈锋回答道:“城西宅院里的那一队人马,今天一早也全都已经出城,然后分散开来去往各处,皆是不知所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