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归于灰烬
    沈锋抬头看了看杨感和杨念兄妹二人,点头致意。

    常知足的气色更加差了,呼吸急促起来。

    “乘烟阁众属下,还不见过新任阁主!”常知足全身力气,朗声说道。

    杨业和杨感立刻领着身后一众乘烟阁属下,向沈锋单膝下跪,举首而拜。

    “属下参见新任阁主!”众人齐声说道。

    沈锋一时错愕,不知该怎样才好,急忙将杨感和杨念兄妹二人扶起,又看着其他人说道:“诸位快快起身!”

    众人这才站起身来。

    只见常知足盘腿而坐,面色虽然惨白,却带着一丝欣慰的笑意。

    “徒儿,将……将紫乌令上那几个字念给为师听。”常知足看着沈锋说道。

    沈锋立刻大声念出来:“知者为善,晓达道义!”

    “谨记!”

    说完这两个字之后,常知足目光慨然,神色肃穆。他脸上带着最后一丝欣慰的笑意,将头缓缓垂下,赫然长逝。

    “师父!”

    “义父!”

    “老阁主!”

    哀恸的叫喊声和哭泣声充斥了整个树林,周围的空气像是凝固了一样压在众人的胸口,除了哭喊之外便无法喘气!

    一阵风吹过,树冠哗哗作响,树叶纷纷落下。

    常知足是随风而逝,还是天地亦为之悲,落叶遮体?

    ……

    恸哭过后,沈锋和杨氏兄妹二人都强自稳定下了情绪,止住了泪水,面带哀容。

    常知足跌迦而坐,头部微垂,即使已经离去了仍然保持身姿不倒,沈锋心中暗暗惊叹。

    “请问阁主,是谁害了老阁主?”一旁的杨感看着沈锋问道。

    “地劫堂堂主。这仇我们乘烟阁记下了,所有属下听令,一定要找到他,要给老阁主一个交待!”沈锋郑重无比的说道。

    “属下遵命!”

    一名乘烟阁属下牵过一匹马来,沈锋先是翻身上马,几名乘烟阁属下便抬起了常知足的身子,交到了沈锋的手臂上。

    沈锋便紧紧抱住常知足的遗体,纵马领着乘烟阁一众人等,缓缓向庆州城走去。

    ……

    庆州城西,乘烟阁的一处密宅。

    这是一个三进三出前廊后院的大宅子,乃是乘烟阁在庆州城的一处秘密据点。

    傍晚时分,天色暗沉了下来。秘宅的后花园之中,常知足换上了一套新衣服衣服,头发和脸庞都被梳洗得干干净净。

    他双手交叉放在身前,静静地躺在了一堆木柴之上。

    沈锋和杨感杨念兄妹二人,以及乘烟阁十几位属下,此时也都换上了素衣,在常知足的遗体前围成了一圈。

    众人神色哀戚,目含泪光,却都没有哭出声来。

    杨敢和杨念兄妹二人手中各执着一个火把,目光也落在了常知足的面庞之上。

    这兄妹二人是一对孤儿,由常知足一手抚养长大成人。既是乘烟阁的左右督查使,也是常知足最为亲近的义子和义女。

    儿女尽孝送终,天经地义。

    沈锋仰天长叹,两行热泪划过面庞。

    “送老阁主去吧!”沈锋无限哀戚的说了一句。

    杨杆和杨念的手臂微微发抖,用手中的火把一起点燃了木柴堆。

    这木柴堆上也浇过了油,极易燃烧。火焰升起,越来越旺,没过多久便吞没了常知足的遗体,一股烟雾也随着腾起。之所以选择在夜间火化,也是不想烟雾太过引人注目。

    熊熊烈火之中,一个人的身躯在慢慢消失。从何处来到何处去,女娲以泥土造人,当化为灰烬重归自然。

    杨念看着沈锋说道:“义父生前曾经说过,他死后不树坟茔不立墓碑。义父祖籍崖州,自小在海边长大,无需归葬故土,只要将他的骨殖灰烬撒入大海之中即可。”

    沈锋点了点头,这庆州城地处大唐区域,距离海岸较远。若想完成常知足生前遗愿,还需继续前行,找到临海之处才可。

    “二位放心,我一定完成师父生前所愿!”沈锋肃然道。

    第二日清晨,常知足的骨灰被装入了一个密封的铜罐之中。沈锋将骨灰罐交给了杨感,作为常知足的义子,由他保管携带也是最为妥当。

    沈锋看着杨感,诚恳说道:”杨兄,沈某无德无能,也觉得自己难以担当乘烟阁阁主这个大任。杨兄跟在师父身边多年,乘烟阁各项事务了然于胸,由你接任才最合适!师父临终前的托付我得答应,待师父丧期一过,我便把阁主的位置传让给你吧!“

    杨感神色一变,急忙躬身在沈锋面前一拜:”阁主千万不要再说此言!老阁主他眼光精准,选人一定不会错。既然他将阁主之位传给了您,定然是有十足的信心和道理。属下是老阁主的义子,定当遵从其遗愿,全力辅佐新任阁主,绝无觊觎之心!“

    杨感言之凿凿,发自肺腑。

    沈锋之前曾经和杨感打过交道,也知道他的为人,只不过自己心中确实替他觉得有些亏,若不是自己出现,这乘烟阁阁主的位子说不定就是他的。

    杨念也在一旁直接说道:”阁主放心,我们兄妹二人绝无不服之心,定当遵从义父遗命,全力辅佐阁主!“

    说实话,沈锋对这个乘烟阁阁主的位子并不感兴趣,反而是觉得肩上的担子有些重。自己正式身份是朝廷的折冲都尉,可这乘烟阁却是庙堂之外的一个隐秘组织。自己身兼二职,一明一暗,不知会不会有所冲突。

    沈锋现在想推也推不掉,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来:自己穿越到了盛唐,跟着军神王忠嗣一路领兵打仗,抗突厥打吐蕃,一直当上了朝廷的折冲都尉,现在又成了乘烟阁这个神通广大的民间情报组织的首脑。

    沈锋脑海之中想起一个人物来——《鹿鼎记》中的韦小宝,虽然是个虚构的人物,可他明里是清廷的韦爵爷,暗里是天地会青木堂的韦香主,和自己现在的情况有些类似。

    只不过韦小宝比自己更为矛盾,那天地会可是反清复明的组织,是和朝廷对着干的。可这乘烟阁不一样,至少根据自己的观察,还不是一个反唐跟朝廷对着干的组织。

    既来之则安之吧,沈锋心道。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