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灌木丛
    玄极门主领着一众弟子驾着那辆四驾马车缓缓离去,沈锋和常知足一直目送他们离开,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不见。

    沈锋转头看着常知足,感慨而道:”师父大恩大德,徒儿何以为报!“

    常知足哈哈一笑:“让为师再去庆州城内那客栈的天字套房住上几天,好吃好喝的,老叫花子就心满意足啦!”

    ”弟子遵命,师父请!”沈锋也是笑着说道。

    之前和玄辰对战的时候沈锋脱下了自己的外袍,此时便又穿上了自己的衣服,那件“宝衣”也贴身穿在了里面。

    师徒二人向庆州城方向走去。沿着一条城外小路,师徒二人经过一处灌木丛,之前便是从这里路过。刚刚走到灌木丛中间,常知足面色立刻一紧。

    “不好,外面有人!”

    话音刚落,就见灌木丛外面立刻站起来十几个手拿弓弩的蒙面人来,不由分说,立刻将手中的弩箭向沈锋和常知足射了过来。

    这些弩箭也很是奇特,每一支箭杆上都绑着一个发烟的竹管,射过来的时候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道烟线。

    沈锋心中立刻一紧,他身上穿着那件宝衣,一般的弩箭伤不了他,便立刻牢牢的挡在了常知足身前,用自己的身子护住了他。

    常知足不断挥动手臂,带起劲风来,将射到身前的弩箭拨开。

    谁知这些弩箭却并不是以他们二人为目标的,只有零星的几只弩箭撞到了沈锋的上半身,也全都不是要害部位。

    这些弩箭落地之后,向外散发出一股股浓厚的白色烟雾来,这些烟雾竟带着一股诱人的异香!

    沈锋鼻子中闻到了这股香味,心中很是惊奇。

    却见常知足面色大变,惊道:“不好,这烟雾有毒!”然而此时已经晚了,只要闻到了那股异香,便已经是中毒了,常知足的身子立刻瘫软了下来。

    沈锋心中一惊,他已经算是百毒不侵之体,这阵烟雾对他都没有什么影响,只是也闻到了那股异香。沈锋以前在武侠小说中看到过一种叫做奇香软筋散的毒药,只是闻到香味便可以让人中毒,浑身筋骨瘫软,心想莫非这阵烟雾也是类似的奇毒?

    常知足的身子慢慢瘫软,随即陷入昏迷。那群蒙面人也慢慢向自己这边靠拢,沈锋大脑飞速转了一下,知道自己虽然没有中毒,可若是硬拼下去也绝然没有好结果,这些人的手中都还拿着弩箭,可以远程射杀。自己身上虽然穿着宝衣,可很多部位根本防护不住,也更加顾不上常知足了。

    既然这些人没有用弩箭将自己和常知足射杀,只是下毒,那定然是另有所图。沈锋心想干脆自己也装出中毒晕倒的样子,看看到底这些蒙面人是什么来路,又到底是何所图!

    沈锋一边抱着常知足的身子,一边自己也慢慢倒了下去,闭上眼睛,装出昏迷不醒的样子。

    那群蒙面人来到了二人身旁,用力将二人的身子分开。

    其中一个蒙面人蹲在地上仔细看了看二人的容貌,目光闪动,也带着一丝阴冷的杀气。

    “太好了,两个仇家这次都一起给捉到了,带走!”这蒙面人说道。

    其他的蒙面人便架起了沈锋和常知足的身子,走向了停在灌木丛外的一辆马车。

    一听刚才那句话,沈锋心中惊诧,要说自己现在是谁的仇家的话,那最大的可能便是六煞堂了,毕竟自己亲手杀了他们三个堂主,还将火星堂那一红一黑两本小册子交给了乘烟阁,间接的导致了六煞堂的覆灭。

    沈锋心道,莫非这些蒙面人是六煞堂的余孽?

    之前乘烟阁的杨念曾经提醒过自己,说是六煞堂的余孽尚在,而且六煞堂首堂地劫堂的堂主仍然在逃不知所踪。

    刚才说话的那个蒙面人,莫非是地劫堂的堂主?刚才他说两个仇家都抓到了。自己算是一个,可身旁的这个老乞丐怎么也成了六煞堂的仇家了?

    还有,六煞堂的人怎么会知道自己和老乞丐要从这里经过,莫非一直在暗暗跟踪?

    沈锋细思极恐,心中也是疑问重重。他和老乞丐被人放到了马车车棚之内,车里坐着两人看守,车门也被从外面锁上。

    马车缓缓开动,沈锋心中不详之感骤增。之前自己已经有几次和六煞堂交手的经历,也逃脱过几次,这些人若真是六煞堂的人,再次被他们给抓住关起来,恐怕就没那么容易逃脱了。

    这些人下的毒估计很厉害,丐尊常知足也是非凡的人物,连他这次也中招了,现在昏迷不醒。这些人便很有信心的将自己和常知足给关在这马车之中,只派两个人看守。

    这是一次机会,若是不能抓住,恐怕后面更更加凶险。

    沈锋心中拿定了主意,只见他瞬间从地上挺起身子来,运起内力来,两拳同时击出,直接打在了坐在车棚两边两名蒙面人的太阳穴上。

    若是在以前,沈锋这两拳根本不算是一个杀招。可现在他体内已经有了内力,也懂得运用之法,这两拳打出之后便不再是那么简单了。

    用现代医学的话来说,沈锋这两拳打出之后,除了颅骨碎裂之外,内力也会传导到了这两名蒙面人的颅内,使得他们脑质受损,颅内大出血,瞬间在脑血管中形成一个个血栓,使得他们立刻丧失意识命赴黄泉。

    这两名守卫的身子慢慢倒了下来,沈锋轻轻扶住将他们放下,没有发出其它的声响。

    沈锋立刻半扶起常知足的身子来,然后自己半蹲着,将内力灌注于右脚。沈锋瞬间出脚,带着一股劲气猛的踹向了马车的外门,只听“咔砰”的一声,车门外的铜锁被沈锋一脚踹断,玄铁制成的车门大开。

    沈锋立刻背起常知足的身子纵身跃下了马车车厢。

    马车后面跟着几名骑马的蒙面人人,刚才铁门被猛的从里踹开的时候他们已经是一惊,正想有所行动,就见沈锋背着常知足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沈锋立刻施展起踏云功来,极为灵巧的避开了这几个骑马的蒙面人,飞速向反方向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