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劈挂掌
    对于沈锋手中那柄大食宝刀来说,任何的兵刃和它对砍一下都不会有太好的结果。

    虽然折冲营的每一个兵士手中都有了一把大食宝刀,可沈锋的那把仍是有些特殊,它是来自大食的那支黑甲骑兵的领军将领所用的战刀!

    和普通黑甲骑兵的大食刀相比,沈锋的这把刀无论是纹饰的精美程度,还有刀刃的材质和冶炼工艺都要强上不少。

    换句话说,沈锋手中的这把刀乃是大食宝刀中的精品,是宝刀之中的宝刀!

    玄辰手中的那柄长剑只是以挑刺为主,一定要配合着内力和身法来使用,剑身修长,剑刃单薄。和沈锋手中的大食宝刀对砍,结果可想而知。

    沈锋自己闯了祸,心中对玄极门有所亏欠,当着玄极门主和其他弟子的面,也不想让作为大师兄的玄辰太过难堪。只见他瞬间将手中的大食宝刀平转一下,用刀背砍在了玄辰手中的长剑上。

    与其说是砍,不如说是砸。

    沈锋这一砸当然也是带着内力。玄辰只觉得手腕一阵剧烈的震颤,根本握不住手中的长剑,竟脱手飞了出去!

    沈锋见状,也急忙将自己的手松开,手中那把大食刀和玄辰手中的长剑同时飞了出去,落在了几丈远的地上。

    沈锋的身影在空中优美的画了一个弧线,然后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玄极门主眼力何等厉害,已经知道玄辰败了。沈锋也很会做人,给足了他面子。

    丐尊面带微笑,心中对沈锋更是暗暗赞许。

    “这个徒弟,我没收错!”常知足暗道。

    可那位大师兄玄辰似乎并不明白沈锋的心意,或是不甘心,或者是误以为刚才和他那一招只是打了个平手。

    只见他的身影快速移动,一掌在前一掌在后,运足全身内力,又使出那套寒云掌来。

    沈锋暗暗叹气,心中有了一份明月照沟渠之感。

    只见他瞬间转身,也运足全身内力,施展出了自己的一套掌法来。

    沈锋施展出的这套掌法名叫劈挂掌,招式大开大合,刚猛有力,远则长击,近则抽打,可收可放,可长可短,配合着内力来使用,更是威力大增。

    华夏国的武术真正发扬光大的时候是在明清之际,经过千百年来的演化发展,各种武术流派武功技法到那个时候已经是极为成熟,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招式和威力都远非唐代这个时候可比。

    劈挂掌就是这样的功夫,明代的抗倭名将戚继光,除了在军中大力推广辛酉刀法外,还曾经让戚家军兵士们勤加练习劈挂掌,在同倭寇的实战中也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对于这种适合实战的武术,沈锋都是很感兴趣,这劈挂掌他也是潜心练习多年,多次用于实战。

    此次和玄辰对战,沈锋心中已经有了以简破繁以拙化巧之意。玄极门的双绝,无论是玄极剑还是寒云掌,都是精巧细致的功夫,讲究招式和内力修为,可沈锋所施展的八卦刀和劈挂掌都是简单直接、刚猛有力的功夫,以意胜不以形胜,再加上沈锋的内力修为和轻功,威力更是大增。

    沈锋随即运足内力,在身前抵挡起玄辰的寒云掌所带来的逼人寒气,双掌拍击而出,和玄辰见招拆招起来。

    如此一来,寒云掌的威力便大大的打了折扣,在贴身近战的时候,玄辰根本占不到沈锋任何便宜。

    十几招拆过之后,玄辰已经感觉到有些吃力,他也觉得不能再和沈锋这样近身缠斗下去了。

    只见他一掌击出推开沈锋的上半身,紧接着右腿向前伸出,直冲沈锋的小腹而来。

    他这样做无非是想将沈锋的身子逼开,让他离自己远一些。

    可沈锋是一个从来不按照套路出牌的对手,你越想让我这样,我偏要那样。

    玄辰不是想让自己远离他的身子吗,沈锋偏要反其道而行之。

    只见他右手抄起玄辰的腿来,挂在手腕之上,一掌向玄辰的面门劈去。劈挂掌的精华就在于劈挂二字,挂为防守格挡,劈为破防攻击。

    玄辰只觉得一股凌厉的掌风扑面而来,急忙侧身躲开。

    然而,此时玄辰的一腿在沈锋手中,另一腿撑着地,加上这么一侧身,重心立刻有了一丝不稳。

    沈锋抓住这个机会,紧接着头一缩肩膀上前,双腿猛的用力,直向玄辰的怀中撞了过去!

    沈锋已经将内力收回,否则这一下撞击将会把玄辰的肋骨全给撞断!

    玄辰的身子猛的被沈锋这么顶撞了一下,瞬间向后倒去,沈锋则趁势一个扑倒,把他给压在了地上。

    这一招,沈锋没有使用劈挂掌,而是瞬间又换成了柔道摔跤的身法,将对手直接压在了自己身上。

    二人身子倒地,玄辰在下,沈锋在上,胜负已分。

    沈锋并不想压着玄辰太长时间,只见他立刻站起身来闪到一边,向玄辰躬身一拜,十分客气的说道:“师兄承让了!”

    玄辰有些狼狈的站起身来,脸色像一块青石板一样,又冷又难看。

    之前他手中长剑被沈锋打落那一刻就已经败了,沈锋也是给足了他面子,明面上两人的兵刃都落了地,也算打了一个平手。只不过玄辰不甘心仍不收手,这才自取其辱。

    玄辰微微躬身向沈锋还礼,一个冰冷的眼神投了过来,似乎还带着一丝恨意。

    当着自己师父和一众师弟的面,自己的兵刃被人打落,最后还被人家给压在地上,而且这还是在对方收敛内力的情况下。

    对于玄辰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和羞辱。

    他转身走到玄极门主跟前,刚想开口说话,却被玄极门主一个眼神止住。

    玄辰灰头土脸的走到了玄极门主身后,低着头,避开了所有师弟的目光,然后转身站在了玄极门主身后一侧。

    沈锋也走了回去,站在了丐尊常知足后面。缩身低头,没有一丝获胜后高兴的神色。

    常知足哈哈一笑,看着玄极门主说道:“两个小辈已经比试完了,不愧是玄极门主座下的首席弟子啊,多有谦让,功法招式也是十分精妙,不像我这个老叫花子的徒弟,只会些难看的粗浅蛮力功夫。”

    玄极门主的脸色也不好看,自己的首席大弟子被人给打飞兵刃按倒在地上,他这个当师父的脸上也有灰。

    “既然胜负已分,之前咱们有言在先,按照江湖规矩办事吧。”玄极门主开口说道,他虽然心里很不舒服,却也是讲规矩重信义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