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来者是客
    沈锋一怔:“师父,是谁要来?”

    “练完功好好睡觉,明天就知道啦!”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沈锋在老乞丐房内正说着话,就见房门被人推开,四五个人走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个白发老者,器宇轩昂,身披一件灰裘罩衣,正是玄极门主,身后跟着的都是玄极门的弟子,和沈锋交过手的玄辰和玄俊也在其中。

    “该来的终于来了,我说门主啊,用了三天才找到我们啊?”老乞丐笑着说道。

    玄极门主面色不变,微微一笑:“丐尊常知足是何等人物?知道大隐隐于世的道理,居然在庆州成最好的客栈包了最贵的套房住下,实在是会享受,也让我玄极门弟子们好找!”

    “丐尊常知足?”沈锋一脸惊诧的看着老乞丐。

    “师父,您的名字是常知足,是丐.丐尊?”沈锋知道这个“尊”字是什么含义,他之前就怀疑老乞丐像是洪七公一样的人物,这下印证了自己的猜想。

    “这是别人给我起的,啥尊不尊的,说到底还是一个老叫花子!”常知足神色淡然,然后又看着玄极门主哈哈一笑:“这是我这徒儿孝顺,包了这么好的房间给我住。老叫花子怎么都成,知足常乐嘛!”

    玄极门主微微一笑:“这么说来,这个叫冯慎的人是您的弟子了?”看来这位玄极门主已经向店家打探过了,却并不知道沈锋的真实身份。

    常知足点了点头:“正是我门下的弟子。”

    玄极门主微微叹气:“唉,真没想这件事情能把丐尊给牵扯进来。如此说来,这事情就复杂一些了。丐尊是想和我们玄极门结下梁子?”

    玄极门主一丝冰冷的目光投来,常知足连连摇头。

    “门主误会了,我老叫花子哪改跟贵派结下梁子?只不过身为师父,弟子的事情不能不管。他的祸闯的虽然大,却也并非恶意,还望门主能够海涵,给他一次机会。”

    “给他一次机会?”

    常知足点了点头:“我这徒儿冒犯了贵派,得罪了门主,自然是要赔礼道歉向门主赎罪。徒儿,还不过来?”

    沈锋急忙走上前来,看玄极门主也是一个白发老者,自己是晚辈,向他赔礼道歉也不算丢面子。

    “晚辈无意冒犯,得罪贵派,实在是歉意万分,特向门主赔罪!”说完之后,恭恭敬敬的躬身三拜。

    玄极门主面色冰冷,没有说话。

    沈锋站起身来,看着玄极门主的表情,感觉有些尴尬。

    常知足哈哈一笑:“小辈徒儿都已经赔礼道歉了,咱们这些老辈儿的也别都绷着了。当然了,肯定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门主,咱们都是江湖中人,我想这件事情咱们就按江湖的规矩办,您看如何?”

    江湖的规矩?沈锋一头雾水。

    到底是丐尊常知足,玄极门主也要给几分面子,听他这么一说之后,玄极门主淡淡说道:“丐尊请接着说。”

    “咱们这两个老辈儿的就不要以大欺小了。我这徒儿闯的祸自当由他来出面,还望门主指定一名弟子出来,让两人比试较量一番。若是我这徒儿败了,任由门主您处置,我老叫花子绝不插手!”

    玄极门主淡淡一笑:“若是胜了呢?”

    “自当是希望门主高抬贵手了,冤家易解不易结,放了我这徒儿一马,老叫花子我一定给您一个交代!”常知足笑呵呵说道。

    那日玄极门主见过沈锋和他门下两名弟子出手,知道他练的是外家功夫,和玄辰对战的时候,若不是常知足出手相救,沈锋已经命丧玄辰剑下。

    玄极门剑掌双绝,内家功夫也是一等一的门派,沈锋同他门下的得意弟子对战,几乎是毫无胜算。

    而且这才过了三天,即使丐尊是沈锋的师父,无论如何指点,三天之内定然不会有太大的长进。

    玄极门主思忖了一下,这样做对自己也是甚有好处:一来是可以给丐尊一份面子;二来玄极门也是按照江湖规矩办事,免得被人说成是得理不饶人;三来若是玄极门的弟子打败了丐尊的弟子,对他这个玄极门主来说也是脸上增光的事情。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

    玄极门主冷冷一笑,然后点了点头:“丐尊的面子自然是要给,那就按您说的,咱们按江湖规矩办事。”

    玄极门主转头看了看他的大弟子玄辰:“玄辰,这次还由你出战。”

    “弟子领命!”玄辰很是兴奋,脸上满是跃跃欲试的表情。

    沈锋转头看着脸上笑意盈盈的常知足,开口问道:“师父,就在这里打?”

    常知足连连摇头:“当然不能在这里打,这么好的一间天字套房打坏了太可惜了,还要陪好多钱!”

    沈锋急忙点头:“师父说的对!”

    “也不能在城里打,耳目众多,咱们这是江湖恩怨,惊动了官府也不好。”常知足接着说道。

    “那去哪里?”沈锋追问。

    “咱们出城!城西不远有一处空地,地方也算僻静,去那里再好不过了,不知门主意下如何?”

    玄极门主点了点头:“可以。”

    庆州城外,西郊。

    众人来到一处远离道路的空地,这里人烟稀少,很是僻静。

    玄辰手持长剑翩然而立,俊逸不凡。沈锋手持大食宝刀,脱下外面罩着的棉袍,里面是一身紧短打扮。沈锋荣誉感极强,既然是按江湖规矩办事,也算是生死之战,他也不想占任何便宜,悄悄的将自己的那件“宝衣”给脱了下来。

    玄极门主领着几名玄极门弟子站在玄辰身后几丈远的地方,神色凝重,默然不语。沈锋的身后只站着丐尊常知足一人,脸上是笑盈盈的。

    沈锋心中稍稍有些紧张,这将是他第一次将常知足传授给他的内功和轻功用于实战,对手还是差点要了他性命的玄极门首席大弟子玄辰。

    可有了之前常知足对自己说的一番话,沈锋心中也是有着一份信心。

    看玄辰比自己大上几岁,沈锋先拱手向他行了一礼:“这位玄辰师兄,多有得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