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老乞丐
    第二天一早,沈锋被冻醒,身旁那堆篝火已经熄灭。

    沈锋用溪水洗漱一番,随即翻身上马,沿着这条山间小路继续前行。一个多时辰之后,眼前出现了一条宽阔大路,上面有许多车辙印,定然是官道了。

    沈锋从怀中拿出那本路线图册,从此开始上面便有路线标记了。沈锋暗暗笑了一下,自己所遭遇的一切,莫非冥冥之中早有注定?

    沿着官道走了大半日,沈锋眼前出现了高大的城墙和城门,大唐西域另一座重镇庆州到了。

    之前乘烟阁的杨念曾经跟自己提起过,这庆州城乃是六煞堂中铃星堂总堂所在地。想到自己在瓜州城的那一番遭遇,沈锋不由得小心谨慎起来,入城的时候用的是杨感给他的那个叫“冯慎”的平民身份名牒。

    大唐盛世,处处皆是繁华,这庆州也不例外。加上稍稍远离西域前线,没有战乱侵扰,庆州城内更是一片繁盛景象。

    沈锋找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客栈住了下来,吃完饭之后,看天色还早,便出门去这庆州城内转转。

    庆州城内最繁华的街道便是常云大街了,商铺林立,沿街还有好多商贩,人流车马往来如梭,好不热闹。自打离开凉州之后,一路走来大都荒凉萧肃,沈锋见到这番都市繁华景象,自然是心意荡漾,觉得眼睛都不够看的。

    谁知走着走着,天上竟飘下了雪花来,这也是庆州城内入冬来的第一场雪。沈锋心中想起了岑参的那句诗: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脑海中也臆想出了雪舞黄沙的西域雪景来,心意悠悠。

    走着走着,就见前方不远处有一个老乞丐在沿街乞讨。这老乞丐满头灰发,单薄的衣服又脏又破,头上还长着一个巨大的疥疮,几乎遮住了半张脸,看起来有些恶心。

    路上很多衣着华丽讲究之人,老乞丐拿着铜碗一靠近,这些人便立刻恶语相加起来。

    “哪来的老叫花子,快滚!”

    “又脏又臭的,熏死人了,闪一边去!”

    “别扫了爷的性,晦气晦气!”

    老乞丐挨着骂,脸上仍旧笑呵呵的,见人便点头哈腰乞讨:“这位善人,行行好吧,随便赏一点,让老叫花子有口饭吃!”神情看上去有些疯癫。

    无人打赏,稍好一些的人便是闪身不理,继续走路。

    老乞丐终于走到了沈锋身前,端着空空的铜碗,满脸堆笑。

    “这位小善人,给老叫花子赏点吧?”

    沈锋看了老叫花子一眼,虽然也闻到他身上臭气熏熏,却看他面有菜色衣衫单薄,在这雪花飞舞的大街上着实可怜。沈锋心头一软,从身后的背囊中拿起一贯钱来放到了老乞丐的铜碗里。

    沈锋拿钱的时候,不小心将自己的那个官牒带出掉在地上,老乞丐急忙弯腰从地上捡起,拿在手中仔细打了打灰,又吹了一番,自己觉得弄干净之后才交还给沈锋。

    “小善人洪福齐天,洪福齐天!老叫花子有饭吃了,有饭吃了!”老乞丐不住作揖道。

    沈锋看他的身上的衣衫又破又单薄,冻得瑟瑟发抖,心中又是一软。沈锋最看不得老人家受苦,自己外面罩了一件棉袍,估计也不值什么钱,便脱了下来给老乞丐披上,心想自己再去前面的衣装铺子买一件就是。

    老乞丐穿着沈锋的棉服,更是连连点头作揖。

    “小善人对老叫花子太好了,太好了,洪福齐天!”

    沈锋将老乞丐身子扶起来,温言说道:“老人家去买些热食吃吧,找个地方避避雪。”

    老乞丐点了点头,又向沈锋点头作揖,这才将铜碗收入胸前,将沈锋的那件棉衣紧紧裹住后转身离开

    沈锋点头致意,继续前行。老乞丐接着沿街乞讨,却无意间转头看了沈锋一眼,咧嘴笑了笑。这老乞丐虽然被疥疮遮着半张脸,可露出的那只眼睛却是目光炯炯。

    沈锋沿路直走,路旁有一个神庙,香火旺盛。沈锋向人打听了一下,原来这里竟是祆教的一处神庙。沃教又名拜火教,由波斯人琐罗亚斯德创立,也一直是波斯帝国的国教,后来随着伊斯兰教传入之后,沃教就渐渐消亡了。

    景教、摩尼教、祆教这三种宗教都在唐朝时传入,并称为三夷教。祆教传入较早,但主要在胡人之间传播,唐人较少信奉。庆州地处于大唐西域,往来胡人众多,加上此地安定繁华,故而城内有一座很大的沃教神庙。

    沈锋对这种现代已经看不到的古老的宗教有些感兴趣,便转身走入了这间祆教神庙。

    只见神庙前部是一个神殿,其中有一尊巨大的神像,乃是祆教所供奉的主神阿胡拉玛兹达。神像之下有胡人信众们跪拜祈求,虔诚祷告。神殿里还有几位祆教祭祀,面色严肃,既是主持祷告,也是维持神殿内的秩序。

    沈锋在神殿里转了转,那几名祭祀看他并非是胡人,眼神很是警惕的一直盯着他。沈锋让他们看得很不舒服,便出了神殿接着向后面走去。神庙后面有一个神塔,共有七层,高耸巍峨。沈锋跟着几名胡人信众登上了神塔。

    这神塔里每一层都摆放着不少的石刻,有的是壁画,有的是经文,都是描述和记载着主神的事迹。不少的信众在每一层驻足流连,揣摩壁画的经文。

    沈锋大概看了看,并未驻足,而是一直走到了神塔的最高层。这一层有一圈半开放的露台,立着半人多高的护栏。

    沈锋凭栏远眺,整个庆州城尽收眼底。

    大城市果真是气象万千,亭台楼阁错落有致,房屋鳞次栉比,一条条道路交错纵横延伸向远方,如同人体的血管和脉络一样。此时城内雪花飞舞,更是别有一番意境。

    天上的一块浓云闪出一条缝来,原先被遮挡住的阳光瞬间播撒了一些下来。

    恰巧此时沈锋正转头慢慢浏览城中雪景,忽然觉得眼前一阵炫目的光线射来。循着炫光方向看去,只见离此不远城北的位置有一块巨大的空地。那空地中有一块地面,竟像镜子一样反射着太阳光,刚才的那阵眩光正是由那块地面射出来的。

    沈锋用手遮住额头,再仔细辨认了一下,发现那并非是地面,而是一块冰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