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神奇
    沈锋疲劳已极,双腿一软,一下子坐在了地上,他把身子靠在土丘之上,长长的向外吐了一口气。

    那些浓雾之中的古怪声响又传入耳中,鼻子又嗅到了腐臭之气,沈锋天性胆大,可此时心中却有些害怕起来。

    害怕是人的天性,尤其是对于未知的恐惧,就像是来源于本能一样,无法抗拒。

    即使是之前身处各种各样的危险境地,沈锋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茫然无助。既使是深处黑夜毫无亮光,可他仍然知道该往哪里走,也最终能够出来;可眼前的白雾之中虽然透着光亮,可沈锋却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也不知这白雾到底何时消散,自己能不能够走出去。

    沈锋的衣服也在这白雾之中被全部打湿了,寒意透过潮湿的衣服深入肌骨,沈锋的身子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施主须知,这无念谷进去容易,出来不易……”之前褐眉僧人的这句话,开始在沈锋的脑海之中回想起来。

    周围愈发的寒冷,沈锋似乎看到口鼻之中呼出的都是白气,身子由颤抖变成了哆嗦,牙齿也开始打颤。

    沈锋将身子紧紧蜷了起来,可身上潮湿的衣服根本抵挡不住任何寒气,体温在一点点的丧失。

    “难不成,我要冻死在这山谷之中?”沈锋的脑海之中闪过这个可怕的念头。

    一想到死,沈锋的心中除了恐惧之外,更多的是感到不甘心。

    “不能在这个时候死去,绝不能!一切都还没有真正开始,还有人在等着自己,绝不能够就这样死去!”死那个念头闪过之后,沈锋开始在心中一遍一遍的对自己说道。

    沈锋的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极为轻微的咚的一声,就如同那晚小沙弥诵念完佛经之后,轻敲木鱼的那一下。

    沈锋心头一颤,脑海中又回想起褐眉僧人对他说过的那些话来:

    “当然简单,只要心清目明,破除魔障,世间断无难事……”

    “这山谷名曰无念,无念者,并非心无一念,而是无杂念,无妄念。心专一处,则色声香味触法不染于心,目障即除,心视万物。”

    这些话在沈锋的脑海之中一遍一遍的过了起来,每过一遍便如同揭去一层纱布一样,其中蕴含的意义也慢慢变得明了起来。

    原先是禅机自己参不透,可现在却觉得是在告诉自己该怎么做。

    沈锋闭上眼睛,调整呼吸,开始一点一点摒除脑海之中的杂念。

    首先要摒除的,是对死亡的恐惧,对未知的恐惧,对于沈锋来说并不难以做到,因为心中有一股坚强无比的求生信念在支撑着他,这股信念让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活下去,也一定能够走出这个山谷。

    心专一处,沈锋把心中所有的思绪都汇聚到这个信念上来,其他的念头也慢慢的都消失了。

    心静了下来,沈锋耳边的那些怪响也慢慢的消失了,确切来说,是渐渐的听不到任何声响;鼻子嗅到的那股腐臭之气也慢慢消失了,确切来说,是渐渐的闻不到任何的气味。

    一点一点,沈锋觉得自己的身子开始温暖起来,这股温暖由内而生,扩散至外……

    暖意渐升,沈锋缓缓的站起身来。

    周围的那团白雾还在,沈锋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前有雾,心中无雾。

    在沈锋的脑海之中,已经出现了原先那片茂密的树林,再往远去,树林中那条羊肠小路也透过树林中的缝隙显现出来。

    耳边出来一声马匹的嘶鸣,马儿也轻轻的走到沈锋的身前,用头碰了碰沈锋的肩膀。

    沈锋用手牵过缰绳,迈步又走了出去……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沈锋停住了脚步。眼前出现一片朦胧的红光,耳边又传入了林中鸟儿的叫声。眼前的白雾慢慢变淡,沈锋的视野之中出现了两座高耸的山峰,低头一看,自己正站在一条小路之上。小路蜿蜒向前,夹在两个山峰之间,也最终穿了出去。

    这应该就是之前褐眉僧人跟自己说的那条通往官道的那条小路了。

    沈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抬眼看去,此时已经是黄昏时分,飞鸟归巢,夕阳斜照在山谷之中,也照在了他的脸上,带来一丝温暖。

    转头看去,无念谷中的那团白雾仍是浓的化不开,此时光线昏暗,那团白雾又变成了灰色,更显得怪异,沈锋脑海之中仍是充满了疑惑。

    沈锋摸了摸胸口,刚才摘下的那棵无忧果还在,却觉得小了不少。沈锋拿出来一看,之前是饱满新鲜的果实,现在已经完全干瘪了下来,就如同被烘干的干果一样,果皮的颜色也变成了深褐色。沈锋心中惊讶不已,这才不到一天的时间,这无忧果怎么会变成这样?

    想不出答案来。

    沈锋心中无比感激那位褐眉僧人,若不是他之那几句话,自己断然走不出这无念谷。想到之前无念谷中那一番怪异景象,再想到那庙中那一老一少师徒二人似乎早已知道自己要来的情景,沈锋心中震撼。

    这庙这谷这人,已经完全超脱了沈锋的理解范畴,他的心中此时也只能想出“神奇”二字来形容。

    停了一会儿,沈锋也觉得全身的骨头都要累的散架了,便翻身上马,自己趴在马背上,抱着马脖子,任由马匹沿路向前行而去。天色逐渐暗了下来,马匹把沈锋带到了一处山溪跟前。沈锋翻身下马,伏在溪边,和马儿一起大口啜饮着冰冷却甘甜的山溪水。

    趁着此时还有亮光,沈锋脱下鞋袜赤脚下溪。这贺兰山地处西域,昼夜温差极大,加上现在已经入冬,溪水更是冰凉刺骨。沈锋拿着弩箭在溪水里插了几条鱼上来,在岸边升起一堆篝火,一边烤鱼一边取暖。

    没过多长时间,鱼肉渐熟,脂香四溢,沈锋口内生津,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即使没有放盐,这鱼肉也是鲜美无比,沈锋大快朵颐,终于吃上了一顿饱饭。

    吃饱喝足之后,沈锋睡在了篝火旁边。山里静谧异常,耳边只传来木柴燃烧的噼啪声,沈锋很快便沉沉进入梦乡。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