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走出迷谷
    沈锋躬身行礼,向褐眉僧人和小沙弥一一作别,转身走下石阶,牵马继续沿路前行。

    褐眉僧人和小沙弥站在山门之下,目送着沈锋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

    “师父,他是什么人?”小沙弥仰头问道。

    “他不是当今之人。”

    “那师父为何要帮他?”小沙弥不解。

    “来者有缘,天意使然,他却能为我们这个时代做出很多事情,善哉,善哉。”褐眉僧人悠然答道。

    小沙弥不再说话,这一老一少静静的站着,虽身处密林,却如同天地尽在眼中。

    清晨时分,林中薄雾渐起,这二人的身影渐渐淡去,而这木元禅寺也慢慢隐于雾中……

    半个时辰之后,沈锋立马停在一块巨大山石之前。这山石半埋在地下,露出一截在外面,只见这山石上刻着“无念谷”三个字,笔力苍劲,无名无款,也不知是哪位高人所留。

    沈锋心中奇怪,这山谷为何起名叫无念谷?山谷里有一颗枯荣树,上面结着无忧果,一切似乎都有禅机,褐眉僧人的话语又在耳边回响。

    沈锋牵马入谷,边走边看。这山谷地处两座山峰交界之处,地势低洼,谷内林木茂密,遮天蔽日,只有几条羊肠小道蜿蜒铺开,上面印着很多山中鸟兽的足印。

    沈锋记得之前褐眉僧人跟自己提过这山谷之中有瘴气,急忙服下了几颗木樨丹,沿着一条林中小路,一直向前行去。

    走了一个多时辰,沈锋的脚下已经没有道路,前方仍旧是密林一片,估计这里已经很久没人涉足。从林木的缝隙处还能看到天上的太阳,沈锋辨别了方位,牵马穿行于林木之中。

    沈锋的鼻子隐隐能闻出一股酸臭之气,乃是这树林之中的落叶断枝腐烂所散发出来的,地上潮气上涌,这便形成了树林之中的瘴气,若不是沈锋早早服下了木樨丹,估计现在也已经倒在这瘴气之中了。

    又走了一个多时辰,林木渐渐稀疏起来,地上踩着的是浅浅的青草地,上面开着很多不知名的花朵,花色艳丽,原先那股酸臭的腐烂气味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花草的芳香之气,沈锋的精神也为之一爽。

    眼前一座土丘拔地而起,兀然出现在草地之上。这土丘上草木稀疏,只在顶端上孤零零的生长着一棵树木。

    这树木主干有一尺多粗,估计也有百岁的树龄了。真的如同褐眉僧人所说,这树一半树干已经焦枯,可另一半树干仍是枝叶繁茂,树枝上还垂着好几个果实。这果实颜色红中带紫,有拳头般大小,沈锋也算见过不少的树木果实,可这树上所结的果实实在是叫不出名字来。

    沈锋走到土丘之下,抬头看着这棵奇树,心中暗暗感慨:这便是那棵半枯半荣的奇树了,而这树上所结的果实,定然是褐眉僧人所说的无忧果了!

    沈锋在土丘之下站了一会儿,心中亦是十分高兴,枯荣树和无忧果就在眼前,他心中虽然隐隐带着些疑惑,但仍是迈步上前走到土丘之上,伸手摘下了树上的一颗果实。

    树枝微微颤动,树叶沙沙作响。沈锋将这无忧果拿在手中,也觉得是沉甸甸的,轻轻嗅了一下,带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清香。他小心翼翼的将其装入怀中,然后走下土丘来。

    沈锋牵着马,绕过这土丘继续往前走。也不知何时,这山谷之中竟慢慢腾起一股白雾来,起初淡淡的如同薄纱一般,沈锋越往前走,这白雾就愈浓起来,渐渐的四周都变成了白茫茫一片。

    沈锋抬头看去,头顶也是白茫茫一片,已然看不到天上的太阳,周围还有着光亮,但已经不知是何时辰了。

    周围原本茂密的树木也渐渐隐没于这白雾之中,沈锋将手臂伸直看去,只能勉强的看到自己的手指,除此之外都是白茫茫一片,这白雾浓稠的如同一团白胶一样,遮住了眼前的一切。

    沈锋心中有些紧张起来,只能凭着记忆和自己脑海中的方向感勉强前行,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身旁的马匹嘶叫了一下,沈锋停了下来。

    面前一阵微风吹过,白雾渐渐淡了一些,沈锋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轮廓——那个长着枯荣树的土丘。

    沈锋心中骇然,自己在这白雾之中走了这么长时间,竟转了一个大圈子,又折返回了原处!

    沈锋记得很清楚,自己一直是沿着直线走的,路上也没有转弯,怎么就会绕了一圈又回到了这里?

    沈锋杵在那里,身子一动不动。

    白雾似乎凝结如胶,在眼前缓缓流动,在这团白雾之中,沈锋隐隐的还听到了别的声响:有的如同野兽在身边缓缓行走,鼻孔向外喷着气,咽喉发出嗡嗡的声音;有的如同飞鸟在林中跃起,翅膀拍打着空气,蹬起的树枝颤动,树叶摩挲作响;有的如同人在远处掩面哭泣,发出时断时续的呜呜哭声;还有的如同蛇类在地上盘曲前行,蛇腹的鳞片摩擦着地面,发出沙沙的声音。

    原本草木的芳香之气此时也消失了,沈锋鼻中又嗅到了原先树林中的那股酸臭的腐烂之气,虽然之前服下了木樨丹,此时却不由得感到有些恶心起来。

    沈锋不信邪,找到刚才自己踏上土丘时留下的脚印,凭此确定了一下方位,然后走下土丘绕到后面,牵着马又继续走了下去。

    仍是在这团白雾之中穿行,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沈锋只觉得双腿如同灌铅一样,脚底板也酸痛无比。

    沈锋身旁的马匹也是嘶叫了一下,摆了摆头,似乎想挣脱沈锋手中的缰绳,也不愿再往前走了。

    沈锋只好停了下来,松开了手中的缰绳。马匹低下头去,开始啃食地上的青草。

    一看到脚下的草地,沈锋猛的颤了一下,心中骇然,急忙上前走了几步,那土丘又出现在了自己眼前,刚才留下的脚印仍在上面!

    又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地!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