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救人
    沈锋点了点头,看来这女道士记性不错,答道:“我是王忠嗣大人麾下折冲都尉沈锋。”

    “原来是沈都尉,你怎么会在这黑云寨里?”璟元一脸的惊讶。

    沈锋便把自己被周开放冷箭到上山这一段经历全都说给了她听。听完之后,璟元一脸的惊喜:“太好了,幸好沈都尉够机警!公主殿下现在正有危难,沈都尉一定要”

    “放心,我刚才已经和公主联系上了,我自有营救安排,到时候还需要姑娘你配合一下。”沈锋说道,他也不知道在唐代要如何称呼女道士,索性叫她姑娘。

    璟元现在的身份是一个女道士,又一直跟在玉真公主身边,地位自然仆从主贵,从来没被人称呼为姑娘。

    可不知怎的,被沈锋这么一称呼,璟元也不生气,脸颊微微有些发红。

    沈锋轻声发问:“璟元姑娘,你和公主殿下是怎么被劫到山上来的?”

    就听璟元叹了一口气,然后回答道:“公主和我以及那位御史台的何大人在鄯州查办了几个屯粮的大户,收缴了不少的粮食,也全都发往了灾区。何大人怕公主太过劳累,就请公主和他一起返回兰州,歇息一下之后再一起返回长安向圣上复命,公主也答应了。我们从官道返回,没带太多的护卫,谁知刚进入贺兰山地界就遇到一阵弓弩的突袭,紧接着一群强盗从官道旁边杀了出来,大家都猝不及防,也只有我和公主活了下来。”

    沈锋一惊:“那位御史台的何大人和其他的护卫们都死了?”

    璟元点了点头:“那一阵弩箭射的太急,大家根本来不及防备,我和公主坐在车里这才躲了过去。他们用弓弩对着我和公主,我也无法施展手段,只能被他们擒住。那伙强盗看我和公主乃是女子,便把我们劫上了山,献给了那个黑云寨主。”

    沈锋明白了她们二人的遭遇,璟元的身手也不错,若不是拿弓弩要挟,定然不会如此轻易就范。

    沈锋面色一变,有些不好意思的接着问道:“那……那公主和璟元姑娘没有受伤或是……吃亏吧?”

    璟元的脸颊微微一红,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没有。上山之后那个不知死活的黑云寨主就看上了公主,非要娶了当压寨夫人,也对我打歪主意。凡是敢靠近我的那些山匪强盗,全都让我给打伤了,有三个人估计还废了。他们这才捆住我关到柴房来。公主那边一直没有反抗,黑云寨也非要明媒正娶,明晚便要摆喜酒了,沈都尉,你可有办法搭救公主?”

    “我既然上山来了,自然有办法,明晚还要璟元姑娘你配合一下。”沈锋微笑着说道。

    璟元点了点头:“只要能够搭救公主,赴汤蹈火我在所不惜。沈都尉,就你一个人上山还是?”

    沈锋冷冷笑了一下:“就我一个人。”

    “那……”

    “璟元姑娘不信我?”

    璟元将目光投向沈锋,只见他虽然脸上带着笑,却是目光坚信,更有一种令人放心的自信来。

    不知怎的,璟元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从来未有过。

    “我信。沈都尉,要我做什么?”璟元看着沈锋说道。

    沈锋微微一笑,将一把小刀塞到了璟元被捆着的双手之中。

    “璟元姑娘今晚还要在这柴房之中委屈一阵子,明晚喜宴之后入洞房之前,定然要燃放爆竹,只要听到爆竹声响你就可以割断绳子出来啦。门口那些个守卫,对姑娘来说不成问题吧?”沈锋笑着问道。

    唐代所谓的爆竹,其实就是竹节,人们在逢年过节或是喜庆的时候往火堆里扔竹节,竹节受热后便会爆开,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后来的“烟花爆竹”这个词语也正是来源于此。

    只不过唐代的婚庆习俗是在喜宴结束后,新郎入洞房之前燃放爆竹,这些习俗也是沈锋向周开打听来的。

    璟元点了点头,眼中现出一股杀意来:“我知道了,这山寨里的狗贼,每一个都该死!”

    沈锋心头颤了一下,这杀气凛凛的话,似乎不应该是一个修道的女道士嘴里说出来的。不过也想了一下,她可能是玉真公主的贴身侍女和护卫,只是为了和玉真公主相配而打扮成女道士的样子罢了。

    “那时候我会在山寨后面的二层小楼里营救公主殿下,你在外面接应我就好。记住,只解决外面的守卫,不要惊动其他人。”沈锋再次交代道。

    璟元点了点头:“沈都尉放心。”

    沈锋又向璟元交代了一些事情,然后便离开了柴房。

    第二天一早,沈锋和周开早早起身,跟着山寨里其他喽啰们一起开始忙活起来,准备今天晚上的喜宴。沈锋一边干着活,一边趁着这机会在山寨里到处走动,又确定了几样东西的位置。

    山寨的厨房里有个大油缸子,里面装满了胡麻油,供烹饪之用。山寨里的饮水全靠从附近的山泉打水,在厨房外面摆着八个大水缸,里面全都灌满了水。

    山寨聚义堂后面有个小仓库,黑云寨主值钱的东西都锁在那里面,估计自己的那把大食宝刀和盘缠也在里面。

    沈锋也算忙活了一整天,周开也没闲着,沈锋也安排他另外去做了一些事情。

    酉时过后,迎娶压寨夫人的喜宴正式开始。那玉真公主也不知道用的什么手段,让那黑云寨主没有拉着自己拜堂,只是在洞房里等着他。

    唐代的婚庆习俗远没有后代那般复杂,对一些礼节性的东西讲究的也没有那么多。那黑云寨主得了一个天仙儿似的压寨夫人,心花怒放,自然也多加依从。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柴房之中的璟元将沈锋给她的那把小刀紧紧攥在手中,双眉紧蹙。

    忽然间,“噼里啪啦”一阵爆响从外面传来,那黑云寨主要入洞房了。

    璟元迅速的用小刀割开了自己手上的绳索,又解开了自己双脚的绳索。她稍稍活动了一下身子,拿着刀蹲在了柴房门口。

    “嗯哼!”璟元很大声的咳嗽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