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落草
    黑云寨主眼中放光,这才露出高兴的神色来,急忙点了点头:“好刀,这真是一把好刀!”

    周开趁热打铁,急忙又将沈锋的那个包袱打开来,里面也有不少的盘缠,都是何叔给沈锋准备的。对这些东西沈锋倒并不心疼,反正早晚是要再拿回来的。

    黑云寨主哈哈大笑,将那宝刀和包袱都收了起来,看了看沈锋二人正色说道:“你们俩做的不错,行,本寨主同意你们入伙了!”

    “多谢寨主收留!”沈锋和周开一起朗声说道,又向黑云寨主躬身行了一礼。

    “好啦,以后大家都是兄弟了。这几天你们俩下山也辛苦了,抓紧下去休息一下吧,明晚还有喜事,兄弟们好好喝一顿喜酒!”黑云寨主哈哈笑了起来。

    黑云寨主所说的那件喜事,自然便是和玉真公主成亲,把她当成压寨夫人了。

    不作死就不会死,现在沈锋上山了,这位黑云寨主的好日子也快要到头了。

    “恭喜寨主!”二人齐声道贺,转身离开。

    出了大厅之后,周开转头看着沈锋,诺诺的问道:“大爷,我都按您说的做了,接下来还要小的我做些什么啊?”

    “接下来么,配合我行动,一切听我指挥就行。还有,别老叫我大爷了,免得穿帮,叫我兄弟吧。”沈锋冷冷一笑,交待道。

    “没问题,大……兄弟!”周开立刻干脆的回答道,他生怕沈锋不给他解药。

    “也不知怎的,吃了兄弟刚才你给我的那药,现在觉得浑身亢奋呢……”周开有些怪怪的说道。

    沈锋憋住笑:“那是七日断肠散的副作用,对你无害的,只要七日之内我给你解药就保你无事,回去多喝点水!”

    周开连连点头,对沈锋更是言听计从。

    沈锋又和周开一起在这黑云寨里转了一圈,寨子里的其他人都在为明晚的那场喜事忙碌着,杀畜炖肉,筛酒装坛,戒备倒也松懈了不少。沈锋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转了一圈,对黑云寨里各处人员布防、建筑布局情况了然于胸。这山寨位于苍云岭上,就地取材,所有的建筑都是木制,寨子里的空地上支起了十几个大灶,地下燃烧着木炭,锅里炖着牛羊肉,香气四溢。看着这番场景,沈锋心中自然有了一番打算。

    周开又向人打听了一下,得知被劫来的那个女道士被关在山寨后面的一栋二层木楼里,有人严加看守着日夜不离。而那个叫璟元的女道士,身手厉害性子太烈,听说打伤了好几个寨子里的山匪,也没人敢去招惹她。黑云寨主把她绑着锁在了柴房里,等先办完了和玉真公主的喜事再来收拾她。

    沈锋和周开被安排住了同一间房,这山寨里的条件很是简陋,屋里就是两张木床和一个破木柜子,再无其他的家具物什。沈锋找了一块破布,从怀里拿出从山寨里捡来的一块木炭,在上面将整个山寨的地图画了出来。

    沈锋一边思考着,一边在这幅简陋的地图上做各种标记,周开就在一旁看着,心中暗暗惊奇,却也不敢言语。

    入夜之后,周开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沈锋便悄然摸了出去。

    没费多少力气,沈锋便来到了寨子后面的那栋二层木楼,没有惊动任何人。

    那一楼有几名手下守卫着,虽然已经是大半夜,却也一个个精神抖擞,不停的巡视者,不敢有丝毫松懈。若是有什么差池误了寨主的好事,他们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那木楼的后面便是一处悬崖,只有那里无人守卫。沈锋悄悄摸了过去,熟练的攀爬着悬崖石壁,悄无声息的从后面来到了木楼的二层。

    这木楼后面全都是窗户,每个房间都亮着灯。沈锋趴在窗户边儿上逐一看了过去,终于找到了玉真公主所在的那间屋子。

    沈锋透过窗户缝向里看去,只见除了玉真公主之外,还有一个老妈子陪着她坐在屋里,果然是寸步不离有人看守着。

    看着这般严密的看守,沈锋心中一紧,这要如何才能和玉真公主联系上?

    谁知过了一会,那老妈子出去解手。趁着这极短的机会,沈锋稍稍撬开窗户一条缝,将一块绑着布条的石子扔到了玉真公主脚下。

    玉真公主一惊,急忙将石子捡了起来,将布条扯下。

    只见上面沈锋用木炭写着这么几个字:明日一切顺从,自有人搭救。沈锋和玉真公主只是在兰州长史府的大堂上打了一个照面,也没有说过话,他也不知道玉真公主有没有听说过自己,故而只能这样留言。

    玉真公主心头又惊又喜,刚想转头向窗户这边看过来,就见那个老妈子推门走了进来,一脸堆笑的看着玉真公主。玉真公主立刻变得是一脸冰冷,白了那老妈子一眼,也暗中将沈锋的那个布条给收入了袖中。

    沈锋在外面趴了一会儿,听屋内没动静,便又攀着悬崖离开了这栋木楼,找到了关着璟元的那处柴房。

    这里的看守明显就松懈多了,就一个守卫蹲在门口,此时已经斜靠在墙上打鼾入睡了。沈锋也是没费什么功夫,便从窗户悄然翻进了柴房之内。

    刚进来的时候这里面漆黑一片,连一点灯火都没有,对沈锋来说却也好隐藏身影。稍稍过了一会儿,沈锋的眼睛适应了黑暗,接着窗外透来的极为微弱的月光,就见璟元的手脚被捆的得结结实实的,身子斜靠在了柴堆旁边,嘴里还塞着一块布。

    沈锋向前走了几步,就见璟元一双眼睛圆瞪着,警觉的向沈锋这边看来。

    沈锋又向前靠近了一些,让璟元能够看清自己的脸,然后将手指压在了嘴唇上,示意她不要出声。

    只见璟元怔了一下,随即像是认出了沈锋来,微微点了点头。

    沈锋上前将璟元嘴里的那块布给拔了出来。就听璟元说道:“你是那天在兰州长史府大堂里和李延风将军一起的那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