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放冷箭
    沈锋躺在地上没多长时间,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两个身影向他这边跑了过来。

    这两个人一个人手里提着砍刀,另一个人手中拿着弓弩,从离沈锋不远的树林之中猛的钻了出来。

    “太好了,今天终于让咱们兄弟俩给逮着一个了,终于可以带份见面礼和投名状上山了!”拿弩那人兴奋说道。

    “是啊,他那马不错,身上带着的那把刀看起来也很是值钱,后面还有背囊,不知里面还装着什么值钱的东西没有,咱们这次撞大发了!”拿刀那人也很是兴奋。

    沈锋心中暗笑,原来这两个是拦路杀人劫财的强盗,暗中向自己射冷箭,还把自己给当成了一一块肥肉。

    那两人跑到沈锋跟前低头一看,就见那支弩箭正好插在沈锋的胸口位置。

    “奇怪了,怎么没有血?”拿弩那人一脸惊讶。

    话音刚落,就见沈锋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跃了起来。沈锋上前一手捏住拿刀那人的手腕,瞬间发力,另一手将他手里的砍刀夺了过来。沈锋反手一抄,紧接着在他的脖子上划了一刀。

    一阵血光喷涌,那人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上。

    沈锋一个箭步冲了过去,趁势猛的踹了一下拿弩那人的膝盖内弯,让他扑通一下子跪在了地上,紧接着将那柄砍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丝的多余,那两个人连一点反应和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沈锋将弩箭从胸口那小册子上拔了出来,扔在了地上。

    “你……你怎么会没死?这么近的距离,你莫非刀枪不入?”那人惊恐的说道。

    沈锋冷冷一笑:“没错,我就是刀枪不入!”沈锋心想自己也是命大,幸好自己穿了这件防弹衣,不然现在已经挂了。

    那人的身子开始颤抖起来,斜眼看着沈锋,开始求饶起来:“大爷饶命啊,大爷饶命啊!”

    “你是哪里的强盗,光天化日之下敢在这里杀人劫财?”沈锋厉声问道。

    “小的……小的还不是强盗?”那人诺诺的回答道。

    “什么,还不是强盗?这话是什么意思?”沈锋不解。

    “小的名叫周开,原本和我这位兄弟是想到这贺兰山苍云领上的黑云寨落草的。可落草有落草的规矩,上山之前必须拿上一份见面礼和投名状,我们兄弟俩这才在路上埋伏。等了都快两天了,没想到就遇上了大爷您……”周开一脸的颓丧。

    一听这话沈锋便明白了,《水浒传》他看过,林冲上山落草为了纳投名状和青面兽杨志对打那一段他也看过,也明白这纳投名状是什么意思。

    就是提着一个人头上山,证明自己杀过人,向强盗头领表示忠心!

    沈锋冷冷一笑,这两个想要落草为寇的人还真是倒霉,在这埋伏了两天居然遇上了自己,投名状拿不到了,还把自己的命给搭了进去。

    “这大唐盛世的,好好的日子不过,为什么要去当强盗?”沈锋问道。

    “我们俩私贩盐铁被官府通缉,好不容易逃出来了,本已没了去路,这才想落草为寇。”周开回答道。

    沈锋心想原来是两个走私犯,倒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罪徒。只不过这盐铁从汉代起都是由朝廷官营专卖,也是国库重要的财源,民间绝不允许有人私自贩卖,一旦抓到便会严加惩处。

    沈锋心头一软,说道:“给你个出路吧,要么去官府自首,要么找个远的地方隐姓埋名躲起来,好好做人过日子,别再想着落草为寇的事情了!”

    “是是,小的一定谨记大爷的话,绝不再去落草,绝不再去干坏事!”周开半泣道。

    沈锋将刀从他的脖子上拿开:“去给你那兄弟收个尸吧。”

    周开扑通在地上向沈锋磕了一个头,然后爬到了拿刀那人的尸体旁,开始哇哇哭了起来:“我说兄弟啊,你非要让我在这个地方打埋伏,结果就这么把命丢了啊!还不如前几天上山那四五个人,冒险在官道上打埋伏,结果劫了两个天仙似的女道士上山,可把寨主给高兴坏了,立马就入了伙啊!”

    周开就这么哭着,也是小声嘀咕。可却让沈锋听到了劫两个女道士上山那句话,心中立刻一紧。

    沈锋立刻跑到周开身旁,抓着他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问道:“你说什么,劫两个女道士上山?这是怎么一回事?”

    只见周开的脸上并没挂着泪,刚才那阵哭也是假哭,绝非是发自真心,多半是对那同伴有所埋怨,耽误了自己落草上山的事情。

    “不……可不是我们干的啊!是另外一伙人干的!”周开急忙摇头,一脸的惊恐!

    “快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沈锋怒道。

    “就在我们上山的前几天,也有一伙人来到了黑云寨,也想要落草为寇。这些人原本就是江洋大盗,干的都是些杀人越货的事情,也是被官府给追紧了才想到这山里来躲躲。前些日子他们下山去找投名状,居然冒险在官道上打了埋伏。结果还真有所获,让他们抓了两个美貌的女道士上山献给寨主。那两个女道士可真漂亮啊,寨主满心欢喜,一个留着做压寨夫人,一个留着做填房丫头,也立刻同意那几个江洋大盗入伙。”周开颤巍巍的回答道。

    沈锋心头一沉,瞪眼看着周开接着问道。“那两个女道士你可曾见过面?”

    周开点了点头:“我俩那时正好在岭上求寨主答应落草入伙,见到那伙人押着那两个女道士上山。可真没见过那么漂亮的两个女道士啊!”说完之后,周开暗暗咽了一下口水来。

    “那两个女道士什么打扮?可是一个穿着青衣一个穿着灰衣,穿青衣的那个年龄大一些?”沈锋心头更是沉重起来,看着周开问道。

    周开点了点头,一脸惊诧,也不知道沈锋怎么会知道那么多。

    “莫非,您……您也见过那两个女道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