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夜半来客
    一听这话,沈锋也是一惊:“我躺在一个火堆旁边?”

    李延风点了点头:“没错。那火堆是一个人为生起来的篝火,似乎是给你取暖之用,兄弟你就躺在地上,已经是昏迷不醒。”

    “我周围可还有其他人?”

    “据发现你的兵士回报,在你周围再无他人。”

    沈锋心中震撼,看来那晚在地下的那番遭遇并不是自己的幻觉,确实是有人救了自己。沈锋的脑海中依稀能够记得那几句女声,似乎有些熟悉,却又一时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又听李延风接着说道:“看守兵士立刻把你送了回来,我看巡防营那里条件太简陋,便把你送到了钟家这里。有钟家大小姐在,估计兄弟也能康复的更快一些。”说完之后,李延风微微一笑。

    沈锋也是会意一笑:“大哥真是费心了。”

    “第二天我又带人前去那处葡萄庄园查探,也发现了地下的那处藏宝密室。兄弟原先就是被困在那里的?”

    沈锋点了点头,便将自己进入那栋楼房之后和擎羊堂主施方的一番遭遇全都告诉了李延风。

    听完之后,李延风也是惊叹不已:“想不到那施方竟然如此精于算计,临死都要拉上兄弟做垫背的!”

    沈锋冷冷一笑:“可惜他还是没算计成,反而成了我的垫背。要不是有他的身子做缓冲,我不是摔死也是重伤。”

    “那地下密室里除了发现了很多钱财之外,我们还发现了上百具孩童的遗骨。”李延风的声音低沉了下来。

    “上百具遗骨?”沈锋震惊,他只是在那供奉邪神的神龛上看到了八个孩童的头骨而已,那上百具遗骸又是藏在哪里?

    李延风神色哀恸,点了点头:“那密室里有个神龛,供奉的乃是六煞星中的擎羊星君,主刑杀和邪财,邪教多用人的尸骨来供奉。神龛上有八个孩童的头骨,神龛后面还有一面墙,上面镶嵌竟的全都是孩童的腿骨!我们又挖掘了地面,在密室地上的青砖之下,也埋得全都是孩童的遗骨。用孩童的尸骨来供奉擎羊星君,据说能够更讨那位邪神的欢心,能够多发邪财!”

    李延风神色激动,悲愤不已。

    沈锋这才知道地下密室里供奉的那位邪神便是六煞星之一的擎羊星君,却也没有想到六煞堂做事居然如此狠毒,竟拿孩童的尸骨来供奉!沈锋现在觉得将那施方摔死太便宜他了,应该将他千刀万剐!

    二人正说着话,钟离素提着一个餐盒走了进来。

    “李将军也在啊。”钟离素急忙行礼,也是有些不好意思。

    李延风急忙站起身子,微微一笑:“看兄弟没事我就放心啦,这几天有劳钟小姐照顾了!”

    “李将军这是说哪里的话,这是应该的。”钟离素淡淡的回答道。

    沈锋知道钟离素除了对自己,对其他人都是清冷淡然,不管那人身份如何,心中更是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李延风看了看沈锋,微微一笑:“看钟小姐带饭来了,兄弟就快吃点吧,好好补补身子!”说完之后,李延风看着钟离素微微点头,离开了房间。

    沈锋下床走到桌旁,只见钟离素已经将饭盒内的饭菜全都摆了出来。虽然只有四菜一汤,却做得精致无比,每一样都是容易消化的食材,足见用心。

    沈锋心中感动异常,情不自禁的从后面将钟离素又给抱住,轻吻她的面颊。

    钟离素的脸上又是绯红一片:“沈郎别闹了,你都饿了这么多天了,哪还有这么多力气!”

    这一顿饭吃的很慢,一来是沈锋现在脾胃虚弱,只好细嚼慢咽。二来是这二人好久未见,一边吃饭一边互诉衷肠。吃完之后,钟离素将碗碟收拾齐当,让沈锋早早休息。

    待她走了之后,沈锋心中仍是暖意荡漾,也是感慨无限。一个对别人都清冷淡漠的钟家大小姐,唯独对自己无限温存,这种独一无二的感觉让沈锋很是沉醉。

    沈锋上床睡觉,不久便进入梦乡。

    半夜时分,沈锋的卧房之内静谧异常。只听床后的窗户发出极为轻微的一阵声响,一个黑色的身影悄然撬开了窗户,毫无声息的进入了屋内。

    这个身影伏着身子转身向沈锋床边走去,还没等靠近,就觉得一个手掌压在了肩膀之上。

    正是沈锋。

    这人微微一惊,也没有还手或是反抗,而是缓缓站起身来。

    “这么晚了到我房里来,为何不走门还要走窗户?”沈锋问道。

    这人微微一笑:“从门进来不方便,还是走窗户好。”竟然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一听到这个声音,沈锋心头微微一颤!和那晚自己在地下密室中所听到的那个女声极为相似!

    “你……你是什么人?”沈锋将手掌收了回来,惊讶的问道。

    只见那人转过身来,轻轻地揭下了脸上盖着的一块黑色面纱。

    借着窗外透过来的月光,沈锋看清了这个面庞,竟然是杨念!

    “杨姑娘……你……你怎么来了?”沈锋此时也很是惊讶。自打瓜州城一别之后,沈锋也有好长时间没有见过乘烟阁杨氏兄妹二人的面了。

    “怎么了,沈都尉不欢迎?”杨念又是爽朗一笑,脸上也泛起迷人的笑容来。

    “不是不是,快快请坐!”急忙拉着杨念在桌旁坐下,他伸手拿起火折想要将桌上的油灯点燃,却被杨念一把按住。

    “沈都尉不要点灯,我这次来只是有几句话想说,很快就走了,千万不能惊动他人。”杨念很是谨慎的说道。

    沈锋点了点头,他知道乘烟阁的行事风格,便又将火折放在了桌上。

    “杨姑娘,那晚是你从擎羊堂的地下密室之中把我给救出来的?”沈锋开口问道。

    杨念呵呵一笑,看着沈锋问道:“当时我见到沈都尉的时候,你已经昏迷不醒了,怎么现在还能把我给认出来?”

    “我认出了姑娘你的声音来,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那是我临死前的幻听!”沈锋感慨而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