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逃出升天
    地下密室。

    沈锋静静地蜷缩在地面之上,周围的黑暗将他吞没,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长时间。

    将近三天水米未进,沈锋现在的身子已经是极为虚弱,他只能躺在地面之上,静止不动,蜷缩着身子保暖,最大限度的降低体能的消耗。

    此时的沈锋心中万念俱灰,像是静静地在等待死亡的到来。

    密室之内施方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发臭,除了让沈锋一阵阵恶心之外,更带来了浓烈的死亡味道。

    那个地下密室唯一的出口就在沈锋头顶上方几丈高的地方,可那距离却像是地狱和天堂之间一样。

    地下密室里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可沈锋的脑海之中却能听到嗡嗡的声音,那是幻听。

    沈锋抬头看向上方,却发现头顶的黑暗之中有一丝光亮闪了一下,他冷冷一笑,觉得那是幻觉。

    死亡现在已经离他很近了,各种各样的幻觉都开始出现。

    沈锋曾经给自己设想过无数种死法,可没有一种是像现在这样被困在地下密室中活活给饿死,实在是太窝囊了!

    然而,看到的那丝亮光并非是幻觉,他头顶上方的那个密室入口被人打开了。

    此时乃是深夜,地面之上也是漆黑一片,那丝亮光来自一个人手中提着的一个小灯笼,旁边还站着一个人。

    一条绳索从入口处垂下,一个人影提着灯笼沿着绳索降了下来。

    那人影落地之后,先是发现了地上那具施方的腐尸,明显惊了一下。

    强忍住恶心和恶臭,那人提着灯笼将施方的尸体仔细看了看。

    “还好不是。”

    那人轻声说了一句,然后便提着灯笼在地下密室里四处找了起来,终于发现了躺在地上的沈锋。

    “沈都尉……”一个温柔的女声传入沈锋耳中,带着一丝激动和欣喜。

    沈锋在恍惚之中听到了这个声音,淡淡笑了一下:自己这是死了吗?前来接自己的是阴间的使者吗?怎么竟是女人的声音?

    只见那女子伸手在沈锋的鼻下探了一下,发现他还有鼻息。

    “太好了!”那女子的声音有些激动,只见她从怀中拿出一个牛皮水囊来,将沈锋的身子轻轻从地上扶起来,然后缓缓将水灌入了他的嘴里。

    就听“咕咚”一声,沈锋将嘴里的水全都咽了下去,三天以来,这也是他喝的第一口水。

    那女子也很是心细,怕沈锋虚弱呛着,不敢让他喝得太急,只是慢慢的将水向他嘴里灌着。

    这水囊原本在那女子怀中装着,里面的水也带着一点热度,沈锋缓缓的喝下一些水之后,身体里终于有了一丝力气。

    “你……你是……”沈锋气若游丝,这地下密室里光线仍然昏暗,她看不清那女子的面庞来。

    “沈都尉不要说话,再喝些水。”那女子的声音极为温柔,也让沈锋听起来有些熟悉。

    待水囊里的水已经喝下大半之后,那女子便将其收了起来。

    沈锋仍然虚弱站不起身来,那女子便从后面抱住沈锋的胸膛,将他轻轻的拖到了从入口垂下的绳子旁边。

    女子熟练的在沈锋的胸口用绳子打了一个结,然后用力抖了抖绳子。

    在出口外面的地面上,另一个人便开始缓缓的拉起这绳索来。

    沈锋的身影在黑暗的地下密室中缓缓上升,地面上的出口越来越近。

    地下密室昏暗的光线之中,那女子的脸庞终于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来……

    等沈锋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

    此时他躺在一张舒适的暖床之上,睁眼一看,周围光线明亮。

    他的手臂动了动,嘴里喊了一句:“水……水!”

    床不远的桌旁,一个身影迅速站了起来,端着一碗水来到了沈锋的旁边。

    “太好了,太好了!沈郎你终于醒了!”沈锋随即听了出来,这是钟离素的声音,她也是喜极而泣。

    沈锋转头看去,只见钟离素坐在自己床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满含深情的看着他,眼泪在眼眶之中打转。

    钟离素伸出玉手,轻轻的将沈锋的头抬起,然后将碗边轻轻的压在了他的嘴唇之上。

    这温水之中带着一股特殊的气味,乃是用上等的人参所泡的参水。

    这几天来,沈锋一直昏迷不醒。钟离素除了每日喂沈锋流质食物外,还用参汤、参水给他续着。在她眼里,人参是续命的东西,不论多贵都要拿来用,这几天光是上等的百年野山参就用了不少支。钟离素也是日夜不离,就在这间屋子里照看着沈锋,人也消瘦了一圈。

    一弯温热的参水下肚,沈锋遍体舒畅。他缓缓的坐了起来,也是满含深情的看着钟离素。

    “沈郎,你想吃些东西么?我这就让人去弄!”钟离素有些激动的说道。

    沈锋点了点头头,自己的肚子也确实是饿了。

    “那你等着,我马上来!”钟离素身影闪动,很快便出了屋子。

    钟离素刚走没多久,就听门又被人给推开了,李延风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兄弟,你.你终于醒了,这是太好了,可把大哥我给担心死了!”李延风也是激动的说道,很是欣慰。

    沈锋也很是动容:“让大哥担心了。对了,我.我究竟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沈锋心里也很是奇怪,之前的那一番遭遇,他都是处在恍惚混沌之中,也不知道是自己的幻觉还是真的。

    李延风脸上也是一脸的惊奇,开口说道:“我领兵破了擎羊堂总堂之后,四处找不到你。葡萄庄园里那栋楼又焚毁殆尽,火势熄灭之后我命人清理废墟,仍然是没有找到你的踪迹。那时大哥的心像被人捏着一样难受啊!”

    李延风表情凝重,叹了一口气,又接着说道:“大哥仍然坚信你不会有事的,还以为你被擎羊堂的人转移到别处去了呢。我便领兵撤了回来,派人四处打探你的下落。在葡萄庄园那边,我只留下少量兵士看守。谁知就在两天前的晚上,看守的兵士发现葡萄庄园的那处废墟旁边又燃起了火光,立刻前去查看,竟然发现你就躺在一个火堆旁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