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藏宝库
    一听这话,沈锋心中陡然一惊。

    只见施方的眼神瞬间变得阴冷无比,他用右手猛的按了一下交椅坐面的外角,上面有一处机关按钮。

    沈锋和施方脚下的地面瞬间陷了下去,原来是一块可以活动的地板。

    二人的身子随即下坠,这大堂位于二层,地面之下是一块倾斜的木板,二人顺着木板滑下穿过了一层,就见一层的地面上也有一块地板弹开,露出了一个洞口来,二人的身子穿过了这个洞口,接着往下坠去!

    沈锋心中一紧,也不知道这下面到底有多深,便从空中抓起了施方的身子牢牢抱住,铺在了自己身下。

    “沈都尉,和我一起长眠地下吧!哈哈哈……”施方开始歇斯底里的狂笑了起来!

    就在施方按一下交椅上按钮的一瞬间,除了地板陷下之外,大堂房顶上悬挂的几十罐火油也瞬间坠落下来,这些火油都是用陶罐装的,落地即碎,火油瞬间流满了整个二层大堂。

    与此同时,大堂墙壁上亮着的几盏油灯也随之落下,火苗瞬间将地上的火油点燃,整个二层大堂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这是施方所精心设计的一个自毁装置,只要二层大堂开始着火,几个受力的柱子被烧毁之后,整栋建筑便会垮塌下来。

    唐代的建筑都是砖木结构,只要一垮塌,大火很快便会将整栋建筑全部烧毁,连带着里面的一切,也不会给人留下追查的线索来。

    这擎羊堂主施方,除了功夫好之外,心思也确实够缜密。只可惜他没有用在正途,也最终败在了沈锋手上。

    这葡萄庄园地方够大,里面沟沟壑壑的到处都是葡萄架,确实难以让大队人马施展开来,也便于让擎羊堂的那些手下隐蔽打阻击。

    李延风领着龙甲骑和巡防营兵马,也是费了一番功夫,这才杀到了葡萄庄园中的那栋三层楼外面。

    此时大火已经将整个二层给吞没了,紧接着就听轰隆一声,整栋三层小楼一下子坍塌了下来,火焰熊熊烟尘漫天!

    ……

    等沈锋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整个人趴在了施方的身上。沈锋的头脑依然有些发晕,估计是落地的时候受到了震荡。

    刚才从一层地板上的洞口往下落的时候,沈锋紧紧抓住了施方的身子,也正是靠着施方身子的缓冲,沈锋在落地的时候只是被震晕了过去,并没有什么大碍。

    周围的光线很是灰暗,只是在不远处亮着如豆点般大小的灯光。

    沈锋低头一看,施方口鼻流血,已经摔死。

    沈锋缓缓站了起来,揉了揉脑袋,四下里看了看,这才发现自己原来摔进了一个很大的地下秘室之内。之前一层地板上的那个入口此时位于沈锋头顶几丈高的地方,四周没有任何可供攀爬之物,也没有梯子绳索,沈锋想够也够不到。

    沈锋便向前走了走,发现刚才那豆点般大小的灯光原来是前面一处神龛上的油灯。

    这神龛上供奉着一个相貌凶恶的邪神雕像,在神龛的油灯后面竟还摆着八个人的头骨。

    沈锋仔细看了看,这些头骨只比自己的拳头大上一圈,居然是一些孩童的头骨!

    这擎羊堂果然是凶残阴险,居然拿小孩子的头骨来供奉邪神!看着这些无辜被害的孩子,沈锋的心中除了痛惜不已之外,也感到一丝阴森的凉意。

    沈锋拿着这盏油灯四下里找了找,发现这间地下密室之内还放着很多的大箱子,打开一看,箱子里满满的都装的是金银和一串串的开元通宝。

    这间地下密室除了有供奉邪神的神龛之外,还是擎羊堂的一处藏宝库。

    这擎羊堂主施方还真大方,临死之前把自己给领到了这藏宝库来。只不过现在沈锋心里一点都兴奋不起来,除了头顶几丈高的那个入口之外,沈锋再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出口。这间地下密室四面都是密封的,用坚硬的青石垒成。

    困在这样一个藏宝库里,没有水也没有粮食,金银再多也不能吃。沈锋现在明白施方临死前那句和他一起长眠地下是什么意思了。

    施方拼却了自己的性命,就是想把自己困死在这间藏宝库里,最后为六煞堂除掉一个后患。

    用心缜密而阴毒。

    将手中那盏油灯的火光一直亮着,证明这间密室里还有空气,不过灯盏里的灯油已经不多了。

    一个时辰之后,油尽灯灭,整个密室又处于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

    地面之上。

    李延风领着龙甲骑和巡防营的兵士已经彻底荡平了这处擎羊堂的总堂,这葡萄庄园内的擎羊堂手下几乎全部战死,只有几个身受重伤的被李延风给捉拿下来,却也不能再进行拷问。

    大火整整烧了三个多时辰这才熄灭,余烬的温度也很高,李延风命人从葡萄庄园内各处水井打水浇灌降温,一直忙到了第二天黎明时分,人这才能够靠近废墟。

    一夜未睡,李延风的心像被人紧紧攥住一样难受,他命令手下兵士立刻清理废墟,一定要把沈锋给找出来!

    几乎是忙了整整一天,到了傍晚时分,这栋三层小楼的废墟才被大概的清理了一下,从里面翻出了十几具焦尸来,已经烧的是面目全非,变成了黑炭一样。

    看着这十几具焦尸,李延风的身子在微微发颤。

    自己的那位兄弟沈锋,一定不在这里面!

    他本领高强,足智多谋,一定能够逃出生天!

    李延风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布满血丝的眼睛四下里看着,又不断催促自己手下兵士在葡萄庄园里四处搜寻,继续清理着废墟……

    一层地板上的那个密室入口,乃是用钢板上面铺上地砖制成,封锁牢固,只能靠机关打开。那入口很小,和普通的地面没有任何的差异,也不怕火烧,现在上面盖满了黑色的碳灰余烬,也根本发现不了这是一个地下密室的入口来。

    不知不觉,快要三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