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拐刺
    在施方的注视之下,沈锋将手中的双拐向上一抛,紧接着握住了双拐的长柄下端。

    换句话说,沈锋握住了卜字型拐的最下端,现在是短柄向前,原先的手柄和短柄垂直。

    施方这才发现,原来这拐的短柄和手柄前端都尖的!

    这样一来,沈峰手中的双拐就变成了刺,旁边还带着一根横刺,又变成了另外一种武器。

    施方现在心里明白了,刚才那几十招白过了。他的擎羊锥里原本就藏着一根铜刺,也知道刺这种兵器的使用方法。可沈锋手中的这两根刺又和他的那根刺不一样了,向外多出了一截横刺来,所施展起来的套路也肯定会不一样,招式的变化更多。

    虽然只和自己交手了一次,而且是身受重伤,可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沈锋就伤势痊愈,带着人杀到了擎羊堂总堂,还能够在对战的时候做出如此的应对和变化来。

    施方现在觉得沈锋是一个极为可怕的对手了。

    他有些后悔了,那晚不该如此轻易就带手下撤退,给沈锋留了一命。

    外面传来了喊杀的声音,沈锋心中明白,是李延风带着军马开始杀进来了。他这边也不能耽搁了,要速战速决,之前所受到的侮辱和挑衅,这次要全部奉还回去。

    沈锋双脚发力挺身上前,将手中的双刺并在一起向施方的胸口刺来。施方双刀挥动,破开了沈锋的进攻,紧接着伸出右腿向沈锋的下盘踢去。

    沈锋知道施方会出这一招,每次在他闪避自己攻击或是破开招式的时候,总会用腿攻击自己的下盘。这也是施方厉害的地方,能够在一瞬间反守为攻,且下盘功夫极为扎实,能够单腿挺立不倒。

    沈锋在瞬间将手中的拐刺一转,手柄向下,用顶头的尖刺向施方的右腿砸了下去。施方将右腿收回,避开沈锋拐刺下落的方向,用膝盖向沈锋的胸口顶了过来。

    施方这一记顶腿用力极为刚猛,若是挨了这么一下,胸骨登时碎裂。

    沈锋冷冷一笑,身子后仰,手中的拐刺瞬间又是转了一圈,手柄尖刺向上,猛地向施方右手手腕砸来!

    施方一惊,没想到沈锋这柄拐刺使用起来竟然是如此的灵活多变,攻击的方向可以瞬间转换!以他现在的姿势,再去变招已经是不可能了,沈锋瞬间出手速度极快,拐刺正中施方的右手手腕!

    就听“当啷”一声,施方右手的短刀飞了出去落在了地上。施方向后退了几步站定了身子,脸色凝重,鲜血随着手腕缓缓滴下。

    施方现在左手持刀,眼中杀气丝毫未减。

    沈锋冷冷笑了一下,将右手的那根拐刺也仍在了地上。

    “你只有一把刀,我也只拿一把拐。”沈锋看着施方说道,对于他这样的对手,沈锋只想公平的和他对打,不占一点便宜。

    只有这样,才是男人之间的决斗,才能将之前自己受到的侮辱和打击全数奉还!

    施方微微点头,脚下步伐一动,左手挥刀又向沈锋的头部斜砍了过来。沈锋身子随即向下一收,将拐刺直接向施方的腿部抡了过来。

    只见施方的双腿瞬间发力,身子猛地在空中跃起,一瞬间之后便落在了沈锋的身后,随即挥刀上斩,向沈锋的后背袭来!

    沈锋心头一紧,也没想到施方的身法如此灵活,按照古代的话来说就是轻功极为了得。沈锋立刻将身子向前一趴,但还是稍有些晚,只听“刺啦”一声,沈锋后背的衣服被割破,皮肤上也被划开了一个口子。

    沈锋的后背有鲜血微微渗出,这一刀只是皮外伤,没有什么大碍,但带来的痛感却更加燃起了沈锋的斗志来!

    只见沈锋瞬间转身,手中的拐刺直向施方的面门点来。施方左手持刀将沈锋的拐刺档开,右臂收起,用手肘向沈锋的头部撞了过来。

    沈锋冷冷一笑,只见他瞬间低头,用自己的头顶猛地撞了一下施方的面门,紧接着整个人钻进了施方的怀中,身子猛地一转,用拐刺手柄勾住施方的左手手腕,使得他无法再向自己挥刀。

    沈锋手臂收起,用左臂手肘猛的撞击了施方的左肋几下。

    只听“咔嚓”的几声,施方左肋的肋骨已经断了几根。沈锋右手一松将手中握着的拐刺放开,紧接着左右手同时抓住了施方的左臂,身子向下一压随即后转,靠着这股扭力,硬生生的将施方的左臂也给扭脱臼!

    沈锋右腿猛地一踢施方的膝盖内弯,就见他“扑通”一下子跪了下来。

    沈锋松手,施方的左臂瞬间垂了下来,丝毫动弹不得。

    胜负已分。

    施方的两条手臂都让沈锋给废掉了,即时双腿下盘的功夫再厉害,也不能对沈锋构成任何的威胁了。

    沈锋缓缓走到施方的身前,从地上一手捡起之前他抛下的那枚擎羊堂主的令牌,另一手捡起了地上的一柄短刀来。

    “施堂主,你败了。”沈锋冷冷说道。

    施方冷冷的笑了一阵,然后缓缓的站了起来,右手捂着左肋伤处,身子不断向堂上那把交椅的方向退去。

    沈锋一步一步跟着他,没有立刻出手。

    施方终于退到了自己的那把堂主的交椅旁,只见他没有坐上去,而是坐在了地上,将那条还能动的右臂放在了交椅坐面上。

    沈锋站在了施方的面前,眼神冰冷:“施堂主,你是个男人,我敬你。可你和你的擎羊堂作恶太多,罪孽累累,我只能杀了你。”

    施方毫不在乎的笑了笑:“胜败由天。咱们早就有言在先,沈都尉动手便是。”说完之后,施方将头向后仰,把脖颈露了出来。

    “我们六煞堂,真不该和你留下过节。”施方淡淡说道,似乎带着一丝悔意。

    沈锋面色凝重,提着刀站到了施方面前。

    庄园外面的喊杀声渐渐小了下来,施方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算我食言吧,为了六煞堂,不能再留你活着了!”施方目光一冷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