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擎羊堂
    沈锋便离开了沽源酒坊的前堂,在路上绕了一圈,悄然来到了后院门口。

    一辆马车静静的停在那里,车辕上坐着一个戴着斗笠的车夫。

    沈锋从后面走进了车厢,只见掌柜已经在里面等着他了。上车之后,马车随即开动。

    不远处的街道之上,有一个平民打扮的人一直静静地注视着这辆马车,见马车起行之后,这个人的身影随即消失在街道之中。

    这辆马车在凉州城内缓缓行进,每经过一个路口,每驶上一条街道,都有一双隐秘的眼睛隐藏在路上的行人之中,密切注视着这辆马车的一举一动。

    马车外的车夫和车里的酒坊掌柜都是毫无察觉!

    没过多长时间,这辆马车便驶出了凉州城门。和这辆马车一同出城的还有几个商队,有汉人也有胡人。

    在凉州城墙之上,一个兵士目不转睛的盯着这辆马车,直到它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随即快步走下了城墙。

    出城之后沿着官道走了没有多久,那掌柜便看着沈锋说道:“还要委屈你一下了。”

    说完之后,那掌柜便递给了沈锋一个黑色的头套,沈锋知道是什么意思,自己给戴上了。

    其实对于沈锋来说,带上这黑头套对他也没有什么影响。在他心中已经大致估算出了这辆马车的行进速度,也已经记好了马车行驶的初始方位,以后马车无论是左转和右转,都会被他牢牢的记住,这么一路走下来,也会在脑中大致的形成一副路线图来。沈锋的右手轻轻的搭在左腕的脉搏上,用自己心跳的次数来大致的估算时间,等到了目的地之后,也能够大致的估算出行驶的距离来。

    对于沈锋这样一个来自于外籍军团的精英来说,所经过的特种训练数不胜数,这种不靠视觉来判断距离、方向和路线的方法只是一种不算难度很高的特殊技能。

    一个多时辰之后,这辆马车终于停了下来。掌柜的轻轻将沈锋头上的头套给拿了下来,然后领着他一起下了马车。

    下了马车之后,沈锋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来到了一个葡萄园!

    沈锋在法兰西国当兵多年来,那里也盛产葡萄,精于酿造葡萄酒,沈锋也曾经去好多的酒庄转过。可一千多年前的唐朝,这凉州城外的葡萄园,竟和法兰西国的酒庄葡萄园没有太大差别。

    周围是一排排的葡萄架,架子上缀满了一串串如同璀璨宝石一样的葡萄,一眼望不到尽头。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葡萄香气,沈锋仿佛一瞬间又穿越了回去。

    在不远处的葡萄园之内,还有一栋三层的建筑,只不过样式是唐代的楼房,这才提醒沈锋现在依然一千多年前的唐朝。

    如果所料不错,这里便是擎羊堂总堂的位置了。如此一个阴险残忍的邪教帮派,竟然选择了这处如诗如画的葡萄庄园作为总堂,反差之大令人咋舌。那沽源酒坊所售的葡萄酒,估计也是产自这里。看来这六煞堂除了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之外,对外还做着一些正当生意以掩人耳目。

    “请跟我来。”掌柜对沈锋说道,然后便领着他沿着葡萄园内的一条道路来到了那栋三层建筑门前。

    这里戒备森严,好多个魁梧壮汉手拿兵刃在巡逻戒备,这才透出这里的一丝肃杀之气来。

    一看沈锋沈锋由沽源酒坊的掌柜领着,这些擎羊堂的手下也没加阻拦和盘查,二人径直来到了二楼。

    二楼有一间宽敞的大堂。沈锋由掌柜领着进门之后,就见擎羊堂堂主施方端坐在大堂之上的一把交椅上。

    仇人见面本该是分外眼红,可沈锋心中暗暗憋了一口气,神色依旧平静如常,低着头跟着掌柜往前走,也暗暗用目光观察着大堂之内的情形。

    这大堂之内并没有其他的擎羊堂手下,在施方的交椅的侧,各摆着一排兵器架,上面挂满了各种各样的长短兵刃。

    这大堂也很是空旷,除了下面摆着几张椅子之外,便再没有其他的家具物什,大堂中间是一块宽大异常的柔软地毯,看来施方经常在这里习武练功。

    掌柜领着沈锋立于堂中,冲施方躬身一拜,毕恭毕敬的说道:“启禀堂主,凉州长史乌叱炎派人前来,说是有折冲都尉沈锋的要事相告。”

    一听这话,施方的身子立刻端坐了起来,将目光投在了沈锋的身上。

    此时沈锋已经乔装易容,再加上是低着头,大堂里的光线也不是十分明亮,施方没有认出他来。

    “你先下去吧。”施方对掌柜说了一句。

    掌柜点头领命,转身离开了大堂,从外面将门关上。

    “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施方冰冷的声音传来。

    沈锋仍旧是低着头,心中微微激动。沉默了一小会儿之后,沈锋开口说道:“启禀施堂主,在下有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不知你想先听哪一个?”

    一听到沈锋的这个声音,施方的身子立刻一颤,眼神之中顿时充满了杀气!

    施方冷冷一笑,随即神色又平静了下来,带着自信的说道:“先听坏消息吧。”

    “坏消息便是,擎羊堂总堂的位置已经暴露了,跟着在下前来的还有好几千朝廷的兵马,现在这个时间,已经将这处葡萄园给团团围住了,这里面一个人都逃不出去。”沈锋异常平静的说道。

    在这处葡萄园的外围,李延风领着龙甲骑兵还有凉州城内的巡防营几千兵勇已经将这处葡萄园给团团围住,每一名兵士都配上了劲弩。现在暂时按兵不动,可只要有擎羊堂的手下向外突围,便会立刻被劲弩所射杀!

    沈锋这次前来,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用一句现代的话来说,就是从不打无准备之仗!

    沈锋的话音刚落,就见一名擎羊堂手下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满脸慌乱:“启禀堂主,咱们被……”

    施方伸出手来打断了这名手下,然后又向外摆了摆手:“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去吧。”

    这手下一脸惊诧,却也只好退了出去。

    施方的面色依然平静,可眼神之中的杀气暴增。

    他将如剑的目光投向了还在低着头的沈锋,冷冷说道:“那好消息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